台灣的父母可曾想像您孩子的未來,尤其是千禧年後出生的孩子,在房價遠高於年所得數十倍的台灣都會區,要如何安身立命?

80年代前英美的所得、遺產及贈與稅極高,最高級距達到90%甚至98%。隨冷戰結束、中國改革開放,英美兩國新自由主義崛起,美國雷根與英國柴契爾政府大幅降低最高級距的所得稅率至40%,認為獎勵高收入者可以激勵其發揮天份,帶動社會發展。但同時期的歐陸國家保持最高稅率在70-80%間。經過30多年,法國經濟學者皮凱提以嚴謹研究指出,1980至2010年,英美兩國的實質經濟成長率並未高於德國、法國、日本、丹麥、瑞典。即使考慮人口紅利和國民生產毛額差異,結果依然。換言之,過去三十年美國出現許多超級富豪、明星創業者及富二代,不少中東與印度大亨移民英國。儘管這些超富階級引領英美社會風潮,但多數國民並未生活得更好,反而更多人在貧窮線下度日,年輕人失業率高,英國健保如今也岌岌可危。

台灣最高所得稅率遠低於其他已開發國家,許多人認為是基於不相信政府,擔心濫用稅收。但是這幾年中央與地方政府持續舉債,將公共土地與建設出售或包裝BOT;很明顯的,即使低稅賦,某些官員仍會設法浪費公款與圖利財團,對自身公務員退休福利改革的延宕也是一證。此外,政府於2009年將遺產贈與稅自50%降至10%,並大幅拉高免稅額度,此舉更炒高台灣房地產與奢侈品市場。加上未實現實價課稅,讓更多中產階級投入房產泡沫。

21世紀資本論》一書作者皮凱提已經證明,偏低的財產轉移稅和最高所得稅率經過世代累積,貧富差距將極為驚人,讓99%國民實質所得下滑:目前年輕人買第一間房子就是背負數十年債務。眾多基礎產業為大財團把持,但許多公司營收和股價亮麗卻無法實質回饋給多數基層員工。弱勢社福團體僅靠冰桶掙得數日關心,政府理應主導的長期照護與健康保險卻找不到財源人力,遲遲不敢將外籍看護工或醫師納入勞基法。

當一個國家整體富裕時,我們對領導產業的企業家與有榮焉。但是,皮凱提告訴全世界,錯誤的降稅無法還富於民,國家經濟也不會因此成長,所以建議已開發國家針對高資產階級課徵更高的資本稅,減少世襲權貴的影響力。而我們何時能夠看到台灣國會、政黨展開對稅制公平的辯論?(作者為精神科醫師、台大健康政策與管理碩士)

【編輯推薦延伸】

夏鑄九:巢運──無殼蝸牛,捲土重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讀者投書/李應元:處理海外避稅,刻不容緩

photo credit:Megan(CC BY-ND 2.0)

瀏覽次數:9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