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政治大學擬定下學年調漲學費的新聞,再度開啟學費爭議的話題。學費的調漲自上個世紀九十年代開始,便是大學教育發展過程中多方不斷討論的議題,而過去政府多次調漲學費的態度,往往遭到政治和民意否決。筆者希望透過幾點面向的討論,探究我國大學教育定位,以及與個人和社會之關係,進而思考學費調漲的相關機制及其意涵。

● 教育多樣性和大學教育定位

教育改革帶來了大學的自由化,大專院校數目逐年增加,若不是教育機關透過一定標準的設限,目前大學錄取率肯定出現供過於求的情況。然而在「人人都能上大學」的表象中,我們不能忘記大學教育在我國並非義務教育。從這角度來看,意謂著國家沒有責任也沒有義務要求民眾接受大學教育,而是否接受大學教育,完全取自於個人的選擇。因此,我們不能忘記,不是每個人都想或是可以接受大學教育。所以,大學生們,特別是公立學校的大學生,要思考學費背後更多的故事。政府幫每位公立大學生支付約三分之二的就學成本,如果沒有政府補助的話,公立大學學生應該要多付兩倍的學費,這不是理所當然的,也不能視為理所當然。

其次,如從學習階層來看,除了大學教育外,其餘階段可分為幼托教育、義務教育、成人教育和終身教育;如從教育性質來看,更可分成歷史教育、美學教育和科學教育等種類。在教育資源和經費有限的情況下,單從政府角度勢必要決定各種教育與民眾的關係,以及對民眾的優先性和影響性,進而決定教育資源的配置。當義務教育正往十二年國教的方向推動時,而大學教育既非義務教育,且標的人口也屬相對少數時,高等教育資源不應占較大的比例。

● 教育資源與大學自主

大學自由化是教育改革過程的最佳註腳,除了在學術和教學的自由上,也講求營運和發展的自主。財務是一個組織運作的關鍵要素之一,如果財務來源非自己所能主導,其自主性必然難以維持,如果一所大學的經費來源多來自於政府或是企業的話,那麼要如何維持其自主性?再者,政府的預算並非單純的金錢補助,由於其來自民眾的納稅錢,運作和用途需經過行政和政治上的檢視,自然涉及補助者的建議和指導,難保不會影響大學的自主,抑或為了資源的爭奪而捨本逐末。既然來自政府的資源都有背後制度之檢視和考核,那麼來自企業的金錢援助會更為單純嗎?或者換個角度想,企業願意投資一個他們認為不符合用人需求的應徵者來源嗎?還是說讓大學成為企業集團的職前訓練所?

在教育資源有限而各方需求逐年增加的情況下,教育部在大學自主的原則下,逐年減少對國立大學的補助,維持學校營運和發展的經費該從何而來?直接地說,學校的主體─學生,自然是學校獲取經費來源的重要考量。目前多數學校經費來源多以學費占多數比例,在其他來源比例逐漸減少或是不穩定的情況下,學費應該透過何種機制來收取,這是最為困難的問題。

● 個人及社會中的大學教育

儘管大學教育既非國家的義務教育,但不可否認地,是否接受高等教育,對於我國來說很大程度受到社會價值觀的影響。社會傳統觀念抱持著「讀書才能帶來好工作」的假定,對於高等教育往往多透過金錢性或利益性的眼光所檢視,認為接受高等教育後,隨之帶來的是未來的就業順利或金錢財富,然而當這些條件未成就時,「念太多書沒有用」的指責又會隨之出現。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選校不選系、選公立不選私立」的原則一直多是高中生和大學生升學的參考原則,而這些考量後面,也意謂著個人希望透過相對少的資源投入以獲取相對多的利益和價值。此種個人決定所形成的集體選擇行為,潛在地帶來高教資源的可能浪費,而社會要為更多的「學非所用」投入成本和代價。

教育不應只帶來上述表面上的利益,更重要的是促使個人知識和思想的累積,以及個人價值的確立。因此,個人在接受更高程度的教育時,應該思考這階段教育與自身的關係和帶來之影響,進而為自己的選擇負責任。透過學費調漲的機制,讓更多人對自己的選擇負責,也避免高等教育與社會資源產生不適當的供給和運用。

● 未來的大學自主和高等教育

當然,不是只有單純地調漲學費並非是高等教育發展的萬靈丹。學生在獲得教育權益的當下,應該透過學費機制來為自己的選擇負責;學校在獲得學費收益的當下,則不應只想享受利益,而不調整學校運作機制和學生的角色。當學校的從學生中獲得越來越多經費來源時,應該思考何種措施對學生有利,以及擴大學生對於學校事務的參與,藉此使學校以成員為主體,形成自主的有機體。更重要的是,學費調漲機制最重要之配套在於對弱勢的補助,不能因為個人和家庭資源的不足而影響其求學機會,透過補助機制的建立藉此形成正向回饋,讓受益者能夠安心求學,而其學業表現可彰顯教育資源運用的合理性,以及對於個人未來發展及社會貢獻的期待。

當學校計畫調漲學費的同時,應該先思考自身有無調整只想單方從學生獲取資源的「過客」心態,以及在制度上有無相對應配套的擬訂。學生並非是學校的過客,學校對於學生的重視,多少會轉化成未來學生對於學校的向心力與行動,才能為高等教育累積更多發展的能量。因此,反對學費調漲的抗爭者們,應該去要求學校在弱勢補助或是優秀獎勵機制的擴大,使這系統有正向回饋。如果只把高等教育視為公共財,身為利害關係人卻沒有「公共」的思考,更多是著眼於自身的利害,「草原的悲劇」將不遠矣。

(作者為國立政治大學公共行政學系碩士)

photo credit:naosuke ii (CC BY 2.0)

瀏覽次數:9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