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書】林珮芸:城鄉差異是M型社會的答案

2013/02/24

在美國,有兩億四千三百萬人,擁擠地住在占全美面積百分之三的城市裡。在日本,有三千六百萬人生活在東京這座全世界生產力最高的大都會地區。在印度,有一千兩百萬人居住在孟買市中心;上海是中國的商業、經濟中心以及國際航運和國際會展中心,據2010年統計,常住人口逾2300萬人。在開發中世界,每個月有五百多萬人湧進城市,到了二○一一年,全球將有一半以上的人口居住在城市裡。以上數據摘自美國哈佛經濟學教授愛德華.格雷瑟(Edward Glaeser)於2011年2月所出版之著作《城市的勝利》(Triumph of the City: How Our Greatest Invention Makes Us Richer, Smarter, Greener, Healthier, and Happier)。

印象中閱讀工商時報洪瑞浩先生的文章「城市是區域發展的答案」,先不論此標題是否源自於哈佛學者的書題,但筆者看到台灣在缺乏遠見及規劃之下,將都市做為觀光及商業的籌碼,投入大量的金錢卻看不到永續的未來。近來的文林苑都更案爭議,不就是小市民對抗大鯨魚的戰爭。位於都市轉型過渡期,短暫的陣痛不可避免,然而大多數人以為都市更新後迎接的是美好的未來,殊不知自己卻在無知中被捲進都市巨獸的陷阱。

哈佛經濟學教授愛德華認為,都市帶來人才聚集、創新與經濟實力;然而筆者認為,大量湧進的外來人口縱使創造出多元的工作機會,然而在高物價高度競爭的環境下,人們只能繼續投入時間賺取不符經濟效益的薪資;此外,以台北市北投為例,透過便捷的捷運系統,近年來成為國內外觀光客慕名之地,然而當地周邊配套服務不足,餐飲店質量不足,導致用餐時間大排長龍,不只讓觀光客消費品質降低,也影響本地居民生活品質,更嚴重地影響當地物價造成M型社會。商業區與住宅區混合一直是台灣特有的現象,又以新竹為例,因為科學園區帶來大量的就業人口,上下班時段交通擁擠與混亂,讓老外不禁感嘆在台灣生存大不易。

《城市的勝利》書中提到都市大眾運輸工具便利,對於節能減碳有正面的助益,然而筆者認為,正因為交通便利,人跟人之間距離變的疏離,家的功能也漸漸消失,大部分的人已將多數時間花費在工作,假期更捨不得浪費,絕不待在屋裡無所事事,快速的移動性造成外食娛樂消費提升,更多的浪費於是產生。

台灣規模屬小,在外國人眼中台灣其實沒有一個地方是鄉村,然而在這些安靜的城鎮,卻享有更好的生活品質、在地農產品以及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不管城鄉之間如何被定義,或許我們應該重新以「社區」(community)概念來定義,《在地的幸福經濟》(Deep Economy)一書中提到,現代建築師和規劃師認為,社區密度大到能創辦學校和商店,但又小到能讓一切設施位於適當的步行距離之內。越大的都市中個人被賦予的責任越小,因為忙碌的生活讓人們的感情退化,因為緊湊的腳步讓我們無法幫助他人,如此就算有高經濟成長率也不會快樂。

近來漸漸盛行的農夫市集、二手物交換活動、簡單生活節等,也許是大家感受到超過金錢以外的價值,都市的永續發展需要居民的努力付出而非消費透支,如同高漲的油價輕易地讓都市人恐慌不安,因為我們依賴都市太深,早已失去自給自足的能力。《在地的幸福經濟》提醒我們,寧願用3%~5%的經濟成長率,換取永續但緩慢的成長,也不要因為15%而壓榨環境,人們可以在那些一段距離以外、看不到結果的地方做壓榨的事,但要在家附近做這樣的事就很困難了。

(作者林珮芸從事媒體業)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