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書】瓦歷斯‧諾幹:臥軌與乘火車

2013/02/24

深夜了,你在台北火車站正要趕最後一班列車,有一群不知好歹的青少年正在玩臥軌的把戲,警方來驅趕,搞了半小時,你真的很不爽(簡直是憤怒),延誤了返家的時間。 

夜深了,你在台北火車站正要趕最後一班列車,不知怎麼回事,一個毫無目標的婦人跳入車軌,你驚呼連連或者甚麼也不幹,不論如何還是不爽,想找死也不必來到火車軌道上,延誤你返家的時間。

夜已深,你在台北火車站正要趕最後一班列車,一群人(或者是演員、化裝晚會、死老百姓……)披著布條上陣,口中嚷嚷著要癱瘓火車站,你很幹,總是碰到鳥事,警方也來啦,大家拉拉扯扯,你聽不清楚那些叫囂,搞了一兩小時,抗議的人群被架走,你呼聲叫好,但延誤了返家的時間而幹聲連連。

不論如何,幾次的延誤都不知向誰討回公道,你的「自由」被剝奪,你的「權益」受到損害,問題是「自由」與「權益」從何而來?你的「自由」與「權益」和我的、他的「自由」與「權益」毫無關係嗎?

回過頭來看看那一群蹩腳的演員吧,16年前他們被惡性關廠,為了爭取「權益」,他們組成「全國關廠工人連線」進行堅持抗爭,才逼使政府正視勞工的權益,一點一滴地完備勞動法令。(你、我、他……等等今日還能安穩地在勞動場所工作,不受雇主惡意辭掉、擁有安全的勞動條件……正是他們的功勞哩)

好啦,後來呢,勞委會前主委許介圭,為解決關廠雇主惡性積欠勞工工資、資遣費、退休金等問題,就動用政府就業安定基金,以政府代償方式代墊10億元(勞委會2011年勞動節出版的《工運春秋:工會法制80年》第90頁內容提到,「以政府代償方式,先拿出10億元代墊,再由政府向『資方』求償。」書上明白寫著政府追討對象為資方,不是勞工。)

勞委會給了這些失業勞工了嗎?當然沒有,如果是你,要不要追討呢?(別忘了你的「自由」與「權益」!)

後來呢?「全國關廠工人連線」因勞委會回頭追討16年前的支付費用,去年(2012年)6月重啟抗爭至今,苦苦等不到勞委會的正面回應。

說錯了,勞委會還是有回應,而且是積極的回應,但卻是負面回應。勞委會先是聘請80位律師向工人提告,此次制訂「切割」(勞委會提出的「三層」「切割」方案,是要勞工依年紀與經濟收入不同比例、打折償還欠款。但如果這筆錢是政府以貸款形式墊付的「代位求償」,勞工的退休金豈可打折?如果是政府借給勞工的「貸款」,勞委會又怎麼有權給勞工打折?)方案的過程,也完全不與勞工協商,連做出決策後也不告訴勞工,而是通知記者、再由記者轉告勞工。

換句話說,這是徹徹底底的「官逼民反」,而你的「自由」與「權益」就是在這一小撮國家高官手中握著。

後來的事情你就知道啦,佔領台北火車站、激情臥軌、乘客嗆抗爭者、抗爭者被抬離現場,以至於延誤你返家的時間……等等,我不願意再說下去了,剩下的就請你摸摸所謂的「自由」與「權益」這兩顆保命丸,我也不會對任何事情幹聲連連,因為我的名字早對不公不義的國家作出了預言,我父親給我的名字是「瓦歷斯‧諾幹」。

(作者為瓦歷斯.諾幹為作家,個人部落格「瓦歷斯挖故事」:http://blog.chinatimes.com/walis/)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