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博物館正舉行《伊斯蘭﹕文化及生活特展》,有台灣朋友參觀過後在網上分享照片,讓我想起這十多年來我在加拿大遇上的伊斯蘭人士。

台灣的伊斯蘭文化展其中一展品是所羅門的封印,所羅門王是伊斯蘭教二十五位使者的其中一個,很巧合我有一位學生就叫所羅門﹐他四年前和父母、兩弟和兩妹從沙特阿拉伯移民到加拿大,初來本應升讀第九班,但不懂英語,必須全年專攻,由ABC學起,其他科目只得擱置一年,到了第二年開始追回,唯有數學他卻一下跳上第十班,基礎打得不好,所以他爸就來找我了。(註一)

所羅門回憶移民第一年很迷失,連自己的名字也不懂得用英文字母拼寫,在學校經常摸不著頭腦﹐現在英文已經講得很流利,可以應付我的奇怪問題,例如我聽人說,沙特仍然實行酷刑,偷竊被定罪是要斬手的,我向他求證,他解釋穆斯林律例並非如此單薄,會衡量犯罪者的背景等因素,比如是否因三餐不繼才要偷竊,通常是打劫銀行這類大案才會如此重判。(註二)

我在他們家一般是在晚飯前,有時做數學題做到中途,一股香氣瀰漫全屋,以為自己身在清真寺,後來熟稔了,就問所羅門是否正在燒香,他說,燒的是一種液體香薰。我除了感受氣味,還有聲音……每接近六點,一段阿拉伯吟詠自動響起。最初我以為是電話鈴聲﹐後來想起兩年前認識的巴基斯坦裔家庭,也是每逢這時間就聽到吟詠。

所羅門每次一響起都立刻跑去關掉,回來繼續唸數學。

「這是提醒全家﹐下一個祈禱時段開始了﹐只要在這時段內完成禱告就行。」

「那這不就好像學校鈴聲一樣原理?」

「是的﹐我每天必定祈禱五次,如果因上課漏掉一次,就要在下個時段連續禱告兩次補回。」

 對很多人來說,財務應該是數學題中最貼近生活的,一次我和所羅門練習利息、存款計算,我跟他說﹕

 「對了,我聽說穆斯林世界不容許收取利息?」

 他點點頭,我之所以有深刻印象,是因十年前在某學院教一個小班,班裡有伊朗和奧曼人(Oman),一次教到利息計算,弄得一頭霧水,才知道原來他們沒有利息的概念,賭博、投機,借貸等賺錢方式都是回教教條所禁止的,金錢應該靠勞動賺取。與此同時也認識到伊朗有不少非穆斯林,我有幸在大學遇上一位由德黑蘭移民來的同學,信的是拜火教(中國原名為祆教/Zoroastrianism),是波斯最古老的宗教,我仍保存著她十年前的結婚請帖。

學生時代我曾集郵,由於想找些越南郵票作參考,所以拿郵票冊出來重溫,越南郵票一枚也沒有收藏,倒是發現當中兩頁套滿了中東郵票,二十多年前在香港有人交給我的,有十多張沒有歐洲字母,辨不出國家,剛好這天是我最後一次見所羅門﹐得把握機會請他解解畫!

 這些全都是他出生前沙特通行的郵票,他也沒見過,幾乎每一張的右上角都顯示沙特國徽,兩柄交叉的彎刀上立著一棵棕櫚樹。

「這都是我國的郵票。」很快他就合資格申請成為加國公民了,對故國的歸屬感和思念,不經意流露,我也是移民,能理解他的這份情意結。其中一張是所羅門父親以前住過的一個市鎮,還有一張是麥地那(Medina)的先知清真寺,是伊斯蘭的第二大聖地﹐緊隨麥加。

「這是很有名的。」在基督教學校成長的我,只知道麥加。

郵票果然能拉近距離﹐記得以前做分類的時候,多少有些獵奇心態,這些一串串,像針線穿成的曲線文字,代表的是一個神秘的國度,藉著所羅門一家的聯繫,這些郵票不再神秘,多了一份親切感。

然而後天就是考試,必須做回正事,這刻才交流完,那刻我就督促所羅門再練習複利息,無形中灌輸一套全然矛盾的價值觀。

有時下課後他們兩父子會給我開支票,開一張50元支票,往往會填成50$,從小習慣由右至左橫寫,一時要改說易行難,就好像習慣了右手拿筷子,突然要改成左手,記得第一次我看見就當成數學錯誤一樣矯正,後來我反省,可以指出不同之處,但不應該一口咬定是錯的,最諷刺的是,現今通行的數目字,都被籠統稱為阿拉伯數字,本來就是阿拉伯人從印度傳入西方的,現在阿拉伯人寫數目字,我居然說他錯,這不是很諷刺嗎?。

所羅門介紹的麥地那先知清真寺,上網看其真貌,當即被它的雄偉和聖潔懾住,先知寺除了是回教第二聖地外,也是穆罕默德的安葬之處,不過只限遠觀……一來非穆斯林不許進入,再者我是慣了自由活動的女性,真的要置身於一個奉行絕對皇權、嚴厲教條、以及禁止女性駕駛的的地方,心理上必須作出很大調整。

先知寺的映象震撼了我好幾天,然而,一千年前中國和阿拉伯、波斯世界交流的繁盛景象,就只能靠想像了,海上香料之路和陸上絲綢之路﹐讓這些東方文明一度在歷史的舞台上擔綱主演,為什麼現在的中東世界,對我來說全然陌生?就如日本歷史學者杉山正明所言,我們已經淹沒在歐西的是非對立史觀和中華的王朝史觀裡。

記得一個西人朋友在臉書貼了一張中東人的照片,有人留言說他像恐怖份子,我清楚他只想說笑,但還是感到很不是味兒,持有這種刻板又可怕的偏見的,不會只有他一個。

近代輸出文化的多是西方國家,日韓後來也積極趕上,透過流行文化等消費品讓普羅大眾窺看他們的生活面貌,伊斯蘭文化展是個好的開始,期待伊斯蘭世界能更積極向外展示它的文化寶藏。華人和中東人即使移民外國,也是少有交集,沙特給我的印象,不應只是沙漠、石油、駱駝,最近的呼吸道傳染病和賓拉登的出生地吧?而究竟今天的華人和中華文化,給他們什麼印象呢?要脫掉有色眼鏡,有賴雙方打開懷抱,日後有機會,應該好好發掘。

【備註】

註一﹕所羅門另一漢譯為蘇萊曼,Saudi Arabia另一譯為沙烏地阿拉伯

註二﹕根據維基百科,偷竊案積犯可被判截除右手。

(作者為加拿大教育工作者)

photo credit :Rizwan Sagar 03458650886 (CC BY 2.0)

瀏覽次數:9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