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邱劍英攝。

學測放榜之際,身為一個即將進入大學的青年,在紛擾的社會世代中,我漸漸的體會了某種「青年的意識」,便是我必須在「出走台灣」、「台灣失去前途」這種強加在新世代的失落感中脫離。離開台灣,以及對這塊土地的不信任,並不是一個青年該有的想法與作為。

為什麼我突然有如此強烈的青年意識出現,我想導因於這次的學測,以及近來社會大力關注的學運。很多人考慮香港的大學、到美國留學等升學管道;留學並沒有不好,但卻有家長是以「台灣正在衰頹」為由,鼓勵孩子出國討生活,甚至移民外國,放棄台灣。社會上的輿論也開始對台灣充滿了不信任,忘卻了台灣人的文化與社會資本,強調了政府讓台灣人痛不欲生,更數落了青年的勇氣與前途。

然而我的意識和信念告訴我,這片美麗的土地,怎可以任由缺乏效能與能力的政府而磨蝕了最純真的價值,怎可以任由無止境的恐懼充斥在新時代的青年心中?我深刻地認為,儘管出國留學,最終的目的仍是走回自己的國家;儘管對時代缺乏信心,也不該把失敗放在未來最有可能的第一順位。在「自己的土地」上以「台灣人的身分」發光發熱,這不是遙不可及的夢想,而是該有的青年意識。

尚未進入職場的高中學生,就我觀察的同學裡面,沒有人本來就認為自己是一個失敗者,然而社會輿論和網路留言,這些學生們認知的主流意見,卻不斷地訴說著一次又一次失敗和痛苦的經驗,訴說著生活有多麼令人恐懼。如果有人在網路上說「生活沒有你想像的那麼糟,台灣有很多美好」,就會遭到一陣網友狂襲,告訴你:「台灣糟透了,是鬼島,你是天龍人,是你無知。」這些意見,讓很多高中生漸漸害怕自己成為下一個失敗者。我反思,未來的台灣真是如此嗎?真的沒有改變的理由嗎?經過我的思考,我並不認為台灣是一個注定失敗的國度。

我知道像我這種純真的青年意識,甚至被整個大環境所打壓,造就多數人被強注了只想往外國跑或是找個安穩的職業定下的觀念。但這也不妨礙到我想要在這個聽說是艱難環境中突破的本質,因為沒有顧忌地尋找自己的道路,才是青年的特質。然而上一個世代對我們這些青年的教育,卻沒有「勇於突破」這一項,我相信沒有一個人認為「環保」這回事是沒有意義的,做了「不環保」的事情,會遭到譴責,但卻有人認為「勇於突破」是沒有意義的,做了「不勇於突破」這件事情,卻可能讓家長老師放心,這不就是教育觀念的失敗嗎?

我覺得青年不能再以「台灣沒有前途」的理由,縮減自己立志或是在這片土地上成就的心態,這個奇怪的觀念是別人告訴你的,但前途卻是自己創造的。一味到外國吃別人的飯,當一名稱職可以過活的台籍高級業務員或是技術員,簡單說是台勞,令人開心嗎?我認為青年應該是利用外國的資源和不同的思維,學習他們並在台灣實踐。環境根本不是困難,心態才是關鍵。走向「青年創業」一途,合作或是加入「青年所創立的企業」之中,走向自己開疆拓土的領域,不論是從台灣走向世界或是從世界走回台灣,都是可行的方法。我的字典裡,從來沒有離開台灣這個令人作嘔的選項。

這是我的意識,我覺得跟我同年齡的人,也有這種能力可以突破困境。大人說現在產業不振,大人又說現在各行各業競爭激烈,也說全球景氣不好,可是又說世界都在和你競爭,這般相互矛盾的言論只是讓青年變得「現實而缺乏自信」,我不以為然。或許我太理想,或許我沒有社會經驗,但我的本心告訴我,當一個高級員工在外國拿50萬元,並不一定比深耕台灣,自己打拼自己的事業而得到成就來得快樂。

現在的青年不像一些罔顧食安的黑心老闆,純粹功利主義者幾乎看不見,而很多人的社會責任觀念深植,這是青年有別於上一代企業家的特色。我擁有我的創業夢,而且我始終把「企業責任」擺在心中最重要的位置,以社會為依歸,我絕對不願意像某些上一世代的企業家,只把「社會責任」當作是企業形象的一種工具,因為那愧對我自己的良心,而我的同學們,多數也把這樣的責任深植他們的心中。

因此,我看到的是台灣未來新興企業的光明,汰舊換新的時代,就應該需要這些青年來做改變。英國在工業革命後廠房老舊的蕭條,卻也可以促成下一次的產業崛起,而這般循環的過程,從想法開始改造,我認為並沒有失敗的道理。

害怕失敗可以有上萬種藉口,而成功的方法只有一個,就是實做。未來的台灣,是誰在預測會衰頹呢?尚未發生的未來,便是可以修正的未來。為什麼不能根留台灣,做一個真正愛鄉愛土的人?為什麼不能以在地豐富的文化和那創新的思維,重新振起台灣中小企業的光輝,而卻要以失落,為自己的未來寫下註解?

純真的青年意識,或許真的很純真,但這不就是青年的特色,成功的動力來源嗎?

(作者為建國中學高三學生)

瀏覽次數:9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