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佳映娛樂提供。

中國導演賈樟柯的最新劇情片《天注定》,經由台灣片商的努力,終以賈樟柯影展的接力形式,突破現行的陸片配額制,在三月初與台灣觀眾見面。相對於台灣片商與觀眾的積極支持,《天注定》卻在中國本地遲遲無法上映,甚至已在網路上有盜版流竄。賈樟柯近日在微博表示:「大陸市場盡失,在此對投資夥伴表示最深的歉意。……近十個月都在為《天注定》國內發行奔走,這是值得努力的事情,努力不會停止。」

為何賈樟柯《天注定》深獲影展好評,卻無法通過中國當局的審查?或許以《韓非子》五蠹篇中的概念:「儒以文亂法,俠以武犯禁。」可作為賈樟柯《天注定》仍舊在中國無法上映的註腳。

若以此再推進一步,我們思考導演張藝謀在2002年拍攝的電影《英雄》,內容尊崇天下一統的秦始皇為英雄,及其背後「大國崛起」的文化潛意識,早已內化在中國電影產業市場時,《天注定》顯然與此類思想「格格不入」,更顯珍貴,因此表現「突出」於各國影展。

● 關注個體暴力的四個層面

《天注定》以中國四個真實的新聞事件為底,探究底層人民為何選擇以個體施展暴力的四個層面:一、科層社會的貪污腐化。二、城鄉發展不均與貧富差距顯著。三、勞動個體的工作尊嚴。四、物質世界之下,個體精神的荒蕪感。

賈樟柯作為真正的電影工作者,改編中國社會新聞事件的真實性後,呈現出當代中國的浮世繪,盡可能地不簡化暴力成因,嘗試解釋:所謂「暴力偶然性」勢必來自個人在日常生活中,遭受各種壓力,進而導致「暴力必然性」。

這無疑是對於「中國崛起」盛世之下的一大警鐘。賈樟柯堅持他的勇氣,面對中國社會現有的問題,並且提出他的困惑與解釋。在片末,觀眾可以看見唱戲的戲子在台上提問:「誰無罪?」是啊。誰能置身於這個世界之外,說我無罪呢?

● 台灣不能置身事外

《天注定》第四段暴力敘事,以內陸往沿海城市尋求工作機會的小夥子,最後愛情、事業兩相不得意,生存空間日益壓縮,最後選擇跳樓終結自身的生命,本段真實事件取自於富士康跳樓事件為基底。其中有一場戲,賈樟柯扮演酒店顧客,著實引起觀眾會心一笑。然而,台灣觀眾或許笑不太出來,因為在電影之中,光顧酒店的客人裡,不少是所謂的「台巴子」。

是啊。誰能置身於這個世界之外,說我無罪呢?《天注定》中,男、女角色來自大江南北,以多重流動性表現當代中國社會問題的遍地開花,甚至「台巴子」亦被納入討論。透過賈樟柯的視界,照映出的不只是中國問題,擴大而言,只要是有貧富差距顯著不均、個人尊嚴不受外界重視時,身體潛藏的暴力因子,便無所不在、無處不顯。

● 誰注定賈樟柯的《天注定》?

去年原本預定出席金馬影展大師講堂的賈樟柯,後來因故無法出席,對此外界議論紛紛是否與中國當局有關。同時間,導演婁燁出席金馬大師講堂時,有觀眾提問中國電影審查制度。婁燁回答:「如果電影檢查制度依然存在,就不可能迴避這個問題,這感覺是個自由問題,其實也是影響電影製作和語言的問題。對於電影工作者來說,任何預先考慮、預設,都是非常危險的事情。......如果《天注定》不能上映,下一位可能是另一個導演,我也希望《天注定》沒阻礙,在這邊呼籲這件事。」

然而至今,仍未傳出《天注定》在中國公映的消息。幸好,台灣有如此積極的片商聲援賈樟柯,甚至一連展映《小武》、《任逍遙》、《世界》、《三峽好人》等片。但是,我們要問的是:如果沒有片商的支持,台灣要如何才能看到《天注定》這種世界級的佳片?政府相關當局應該檢討的是:榮獲六項金馬獎提名,並得到金馬獎最佳原創電影音樂、最佳剪輯的《天注定》,為何不能納入陸片配額制度的優先名單呢?

如果得到金馬獎的認可,卻無法納入陸片配額制度的優先考量。那麼,即使《天注定》順利在台以影展方式上映,台灣依舊難保不會有下一個優秀的中國電影,因陸片配額制而讓影迷們深受其「害」。這樣的陸片配額制度,到底是保護了誰?苦了誰呢?

(作者為台大台灣文學研究所碩士生)

編按:

1. 《天注定》講述了四個來源於社會新聞的故事,分別是「胡文海事件」、「周克強事件」、「鄧玉嬌事件」和「富士康事件」。

2. 台灣在六月簽訂的「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中,承諾將陸片每年在台灣商業發行映演之配額放寬至15部,惟該協議刻正由立法院辦理公聽會及實質審查作業中,尚未正式生效。因此103年度大陸電影片配額抽籤仍暫以10部為限,倘兩岸服務貿易協議於103年中生效,新增5部配額將按照本次抽籤決定之順序續進行核發許可作業。

3. 大陸地區電影片進入臺灣地區發行、映演之申請方式

▲文中劇照為「佳映娛樂」授權使用

瀏覽次數:9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