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聲喧嘩.讀者投書

Tony Q:我大概是有史以來,學歷最低的政委幕僚!
我因為政府機關一直想要延攬我的關係,這幾年最常被關心的就是「學歷」問題。2015 年蔡玉玲找我去政院,本希望我接機要缺,但後來一直卡在我的最高學歷只有高中,元智資管肄業,不符該職等的機要人員進用辦法。最後我以別的途徑進去了,應該是有史以來學歷最低的政委幕僚。▍該學的東西我都學到了,為什麼一定要「補學歷」?大概有超過10個人問過我要不要「補學歷」。我有幾個選擇:一個是找個不嚴格的大學唸一唸,一個是找... 閱讀更多
【投書】易俊宏:高雄市議員的選擇題──你願意當「吉士」、「俗吏」或「賊臣」?
國祚近300年的明朝,曾有永樂盛世、仁宣之治等時期;後因東林黨爭帶來的政治混亂而走向滅亡之途,但早在萬曆年間,皇帝20多年不上朝,衰象就已出現。萬曆怠政起因於明神宗跟朝臣在立儲上沒有共識:朝臣希望按照「傳統」立皇長子為儲,但明神宗另有屬意;爭論十餘年之後,神宗受迫立了皇長子,但為了表達不滿、幾十年不上朝。如此荒廢朝政,明朝焉有不亡之理?筆者以史為鏡,在此提出兩點:首先,縱容執政者的任性妄為,是全民... 閱讀更多
【投書】吳文炎:他們拚命練球,只為成就大人的虛榮心
今天看到陳金鋒的〈關於棒球與讀書,我有話要說〉一文,令我非常感慨與難過!每隔一段時間,台灣島上的我們都會被棒球運動賽況感染情緒,每當球場上表現不錯,就一再強化棒球帶來的光環與榮耀。多年來,陳金鋒可能是第一個親自把光環榮耀背後代價告訴大家的人。雖然之前也有很多教授專家批評過台灣的棒球運動,但是都比不上親身經歷的陳金鋒說得擲地有聲。▍練球占據了他們的整個童年,但誰為他們想過「不打球」以後的生活?我必須... 閱讀更多
【投書】陳怡茹:我出租我的人生!陪伴陌生人一起走過生命風景
「我出租我自己的人生,意思就是你可以租我做任何事情。」但前提是,要我願意做、我喜歡做、而我做得到的。租我不一定要是錢,我接受換「ㄨˋ」(食物、勞務、物品),有人請我吃飯、喝酒、看我想看的書、電影、舞台劇、聽我想聽的演唱會、給我我需要的東西。用錢付我也很樂意,因為我還是得在資本主義社會下生存,但我差別取價。如果你覺得你能付你可以負擔的錢,多少我也收。我也讓人隨意定價來租我的人生,因為我覺得每個人可以... 閱讀更多
【投書】李瑞珠:失根的透明者──緬甸、泰國,何處才是他們的故鄉?
泰國是東南亞區域中,政治情勢及經濟環境相對較穩定的國家,吸引了大量來自週邊國家討生活的外籍移工們。根據國際移民組織(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 for Migration)估計,在泰國境內約有300萬名緬甸移工,合法及不合法的都有。這些人許多來自於偏遠貧困農村,有的是舉家從緬甸境內遷來、有的是來到泰國後組成家庭,由於沒有緬甸護照,或無力負擔工作證的高額費用,缺乏身分而衍生... 閱讀更多
【投書】梁瀞文:我在柏克萊,看見世界百大的真相
自今年7月赴美求學,不知不覺間也到了秋季學期的尾聲。經歷將近一學期的疲勞轟炸,總算在期中考過後迎來老兵節(Veteran's Day)的小連假。上週和室友興奮的討論這個難能可貴的假期要如何安排,隨口一句「不如去史丹佛大學看看所謂的菁英貴族學校長什麼樣子?」就定下了當天的行程。放假前夕的下午,我預約了教授的Office Hour,中途她接了一通電話,提及週五早上要去史丹佛大學找她的兒子。待她結束通話... 閱讀更多
【投書】黃靖庭:繼續侵害山林20年!亞泥展限,這4個單位都有過失
「反亞泥還我土地運動」持續超過30年,泰半的原耕作權人都已離世,抗爭運動也延續至第二代。今年10月中旬,因受卡努颱風外圍環流影響,花蓮經歷了一場為期三天的超級豪大雨,累積雨量破千毫米。當下,筆者與居住在亞泥礦區正下方的富世族人聯繫,族人表示:「每天都活在恐懼中」,隨時擔心土石流、山崩的生活,外人難以想像。1973年,亞洲水泥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亞泥)以詐欺手段,偽造族人的土地所有權拋棄同意書,聯... 閱讀更多
【投書】呂友友:十九大前後的上海校園──新世紀的「中國夢」
想像一下,早晨7點多,你正在前往教學樓上課的路上,路旁各學院的門口,全都掛上「喜迎十九大」的標語;沿途經過運動場,黨的宣傳紅布條早被穩穩地綁在鐵絲網上。課堂之間,經過圖書館前的毛澤東像廣場,往校門口的方向,就是一面3公尺長,超大型紅色橫幅布條,旁邊矗立著一面兩層樓高的大型電視牆,配合揚聲器,盡忠職守的播報典禮現場。下午,你可能被告知,最近策畫的社團活動必須符合十九大期間的安全與內容規範……晚間,或... 閱讀更多
【投書】林書帆:被失蹤的李明哲,消失的總統承諾──台灣人,你還是「自由、民主」人嗎?
人權工作者李明哲,從「被失蹤」到「被認罪」,到即將到來的「被判刑」,如同一場荒謬的鬧劇,赤裸裸刺破中國自詡「法制國家」的偽善,也嗤笑著蔡政府的懦弱與無能。那個被李明哲搶著承認的「意圖顛覆國家政權」罪,顛覆的「國家」到底是哪一國?中國?中華民國?還是我出生、成長的台灣?或許在修改憲法之前,國在哪,只有政客們嘴炮的自娛自樂,而承受著舊有憲法的我們,誰也說不清「國家」的疆土邊界該到何處為止,而我也無力代... 閱讀更多
【投書】劉世雄:放寬實驗教育校數名額?教育部沒想到的那些事
近日新聞,教育部與立法委員提案修法放寬實驗教育,將各縣市申請校數上限,從現行的10%提高到1/3,另外推動「實驗大學」等加入行列。面對這樣的政策思維,我們得先想想:實驗教育的目的是什麼?▍擴大實驗教育可能帶來的衝擊如果實驗教育的目的是在藉由教育實驗,發展適合其他學校的教育模式,這當然可行。但在進行教育實驗時,就必須要考慮其成果推廣到其他一般學校情境的可行性,包含課程、教學、學生活動以及相關配套措施... 閱讀更多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