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網路中立性」是近來美國媒體及網民熱烈爭辯的大事件,什麼是網路中立性?很難懂嗎?為何它可能徹底改變網路的面貌?與上萬公里外的台灣又有什麼關係?

想像一下,你的網路公司有天寄來DM,歡欣鼓舞宣稱,如果你喜歡上網看Netflix或YouTube,現在可以加購「影音套餐」,立即享受更流暢的視聽經驗。

或者,你經常看新聞,他們有「新聞快遞方案」,可以順暢瀏覽特定新聞網站。此外,還有「社群媒體全家餐」,可以加快在臉書或Instagram打卡、上傳照片及影片的速度。

當然,這些都是「加值型服務」,除了原本的網路費率,必須另外付費。如果你不想額外破鈔,連上這些網站可能必須等等等等……。

當你出聲抗議,他們會說,「這一切,都是為了提供消費者多元體驗」。你也可以選擇「0元方案」,上網完全免費,這是不是太銷魂了?不過,你只能收信、查天氣、上政府官網,以及連上少數特定網站,因為,你的上網費是由這些網站贊助,而且一上網,你就會看到「贊助網站」的廣告;若想上其他網站或app,可以,但連線費率就會暴增。

這些聽來既陌生、又熟悉的行銷話術,正是美國媒體圈及網路圈的喧騰大事網路服務商是否有權將網站分類或群組化,然後將傳輸速度差異化,藉此向用戶及網站收取更高的費用?

更深層的疑慮是:我們是否即將面對一個「網路3.0」的時代,上網主動權不再掌握在個人指尖,而是由控制資訊閘道的網路電信商決定?

他們曾努力讓網路成為人人公平可得的媒介

這一切,要從「網路中立性(Net Neutrality)」談起。無論美國或台灣,截至目前,都認為不管固網或行動上網,網路服務商扮演類似高速公路的中立傳輸角色,不得設置「快速通道」,讓特定網站、app擁有警車開道或路肩飆車的免塞車特權,這是網路中立性的基本精神。

更寬廣的定義是,簡稱ISP的網路服務商「對待傳輸內容應一律平等,不得有差別待遇」。

美國的聯邦通訊傳播委員會(FCC)一度將網路服務商與電話公司分開,後者比照水電、瓦斯,具有強烈的「公共事業」性質,管制較嚴格;劃歸另一類的網路服務商,法令監管較為寬鬆。

直到10年前,美國政府擔心幾家寬頻網路巨頭威訊(Verizon)、康卡斯特(Comcast),已擁有太大的資訊壟斷權力,開始收緊管制,並於2010年發布一份名為「開放網路準則」(Open Internet Rules)的文件,要求網路服務商遵守「透明」、「不得阻礙上站」、「不得差別待遇」三原則。

直到最近,資本家的手開始入侵……

2年前,在歐巴馬政府任內, FCC通過支持「網路中立性」的規範,將寬頻網路服務商重新歸類定義,視同一種公共事業,不得因己身利益而阻擋用戶上網,也不得獨厚特定網站或網路服務。當時的FCC主委強調,此舉將可保障言論自由、產業創新不受商業操作干擾。

然而,資本雄厚的威訊、康卡斯特及AT&T大表不滿,他們一直希望如同有線頻道商,握有內容組合排播的掌控權力(康卡斯特本身也經營有線電視),他們不斷進行遊說、法律訴訟。終於,川普上任後,任命曾是威訊法務副主管的Ajit Pai出任FCC主委。

11月下旬,FCC主委宣布,將提案廢止上述的「網路中立性」法令。他與網路服務商的共同說法是,「網路中立性」阻礙產業投資、商業創新及消費者體驗,讓網路公司無法推出更多元、更有創意的應用方案。

然而,媒體輿論、網路產業、網民幾乎一致反對,因為依現有規則,網路服務商有權推出不同網速的費率方案,但不能針對特定網站控制速率;一旦失去網路中立性的保護,有幾個立即且明顯的威脅:

1.不公平競爭

未來,網路服務商可與特定網站結盟,或收取「過路費」,刻意提升它們的連網速度,甚至打壓對手網站。而且,康卡斯特旗下就有NBC、MSNBC、環球影業等內容生產者;威訊手上更有雅虎、赫芬頓郵報、TechCrunch等重要網站,他們若能操控網速,將造成不公平競爭。

2011年,威訊就與另一家電信商T-Mobile,刻意抵制Google推出的電子錢包Wallet,藉此扶持自家的行動支付app,此舉無視用戶的選擇權益,當時曾引發眾怒。

2.言論控制

網路服務商能藉由提升或降低網速,籠絡或懲罰新聞機構、倡議團體。威訊曾拒絕發送女權團體「支持墮胎選擇」的活動簡訊,聲稱爭議太高;同理,政治立場可能介入網路言論審查。在網路頻寬競爭下,缺乏保護的機構或個人,連線速度可能遭受壓縮,小型新聞網站、社運團體或個人網誌受害最深

3.壓抑創新

此一遊戲規則,將有利於口袋裝滿現金的大型網路公司,小型商家及剛起步的網路服務,若無額外資源提升網速,在講求速度的數位競爭中,更難挑戰既有的擂台霸主。

一個例子是,曾大聲疾呼「網路中立性」的Netflix,如今態度閃爍,執行長公開宣稱,他們已經「壯大到足以與ISP交易」,協商有利方案。他直言,未來輪到那些剛萌芽的競爭者,必須承受苦果。

相反的,Google仍舊強烈支持「網路中立性」,官網強調:「網路是一個平等領域,讓新進者與業界大咖擁有相同立足點,可以觸及網路用戶。如果網路供應商能阻礙特定服務,讓某些網站內容優先,將威脅網路的創新」。

事實上,包括Google、Twitter、亞馬遜等8萬多個網站,都加入支持網路中立性的抗議行列。網民在Twitter發起標籤串連、在推文網站Reddit洗版、網路人權團體號召群眾前往威訊門市抗議、FCC網站收到數以萬計的反對意見,希望能擋下FCC主委的提案。

美國會成為首先破壞網路中立的國家?

即使如此,情勢並不樂觀,FCC將於12月14日投票,除了主委Ajit Pai,其他4位委員中,2名共和黨籍委員大多與主委立場一致,投票過半的機率很高;一旦通過,磨刀霍霍的網路供應商,勢必推出各種增加營收的連線方案。

未來,缺乏網路中立性保護的消費者,只能向不具主動管轄權的FTC(聯邦貿易委員會,類似台灣公平會)提出申訴。人權團體認為此舉獨厚財團,損害公民權益,已預告將提起法律訴訟。

過去幾年,臉書等社交平台的例子,證明「當中介傳播者擁有守門權力」,基於自身利益操縱資訊優先排序,對新聞媒體與公共領域將造成巨大傷害。公用事業性格更強的網路服務商一旦加入混戰,將使得網路世界的強弱更明顯、資訊貧富差距更大;不同費率方案也會樹立隱形壁壘,讓我們的網路公共空間益發破碎、零亂,公眾溝通更加困難。

台灣可能跟進嗎?

然後,此事為何與我們息息相關?

首先,從健保資料庫等爭議可看出,台灣的政策制定者,對個人權益的保護往往較為被動。其次,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成立之初,大量借鏡美國FCC;NCC 委員去年底拜會FCC時,交流對象即是現任共和黨委員,新聞稿強調「美國為因應全球產業匯流發展趨勢,採取促進市場競爭、降低不必要管制(light touch)的思維,可做為我國大幅調整匯流法規的參考。」

其中,「低度管制(light touch)」正是Ajit Pai廢除網路中立性的關鍵論點。公平地說,上述拜會活動是由華府邀請單位安排,不見得是我方主動選擇。而且,台灣的網路服務商尚未主張擁有內容操控的權力;然而,從組織、法規到商業模式,經常以美國為參照指標的台灣,會不會在美國網路巨頭取得發球權之後,同樣允許本地網路電信公司以「創新」為名,插手操縱網站速度?(希望不會。)

這正是我們當前面臨的重大危機,網際網路的「平等、開放」精神,可能進一步遭受市場力量破壞;或如一名網路中立性倡議者的形容:「當看不見的手,變成拳頭」,重擊民主機制、言論空間及新聞自由,同時加劇數位落差,因為,經濟弱勢者更難平等取用網路資訊。

如今,網路已是人類文明發表、交流、思辨、生活的民生工具,也是商業活動與政治交鋒的戰場,「網路中立性」是其中一場重要戰役。但願自由、開放、平等的精神,不受外力干預打壓,持續流動於光纖纜線與Wi-Fi電波的血管脈搏裡。

看更多:

如果,你想進一步理解「網路中立性」的沿革與關鍵點,《紐約時報》科技記者這篇評論〈The Internet Is Dying. Repealing Net Neutrality Hastens That Death〉,作了很好的分析。他強調,由於臉書、蘋果及Google等科技巨頭的崛起,網路的創新性與多樣性正在明顯衰退;如果「網路中立性」也遭廢除,將會加速網路生態的死亡。

此外,HBO脫口秀主持人John Oliver做過幾集節目,談「網路中立性」對於資訊自由的重要,這是今年5月的一集,同樣笑中噴淚。

瀏覽次數:2067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