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火星人大舉入侵!」二次大戰前夕,美國民眾正籠罩在戰爭陰影下,有天,哥倫比亞廣播公司忽然插播一則新聞快報,宣稱外星飛行物降落在新澤西州農場,火星人以雷射光發動攻擊,造成多人傷亡……。

節目末了,旁白說明這是一齣廣播劇,根據威爾斯(H. G. Wells)的科幻小說改編,但外星人侵略地球的傳言迅速擴散,警察局電話被打爆、有些民眾離家逃難,即使多數人根本沒聽到廣播,卻相信耳語流言是事實。廣播及報紙只好輪番放送號外,強調一切都是虛構。

最終,恐懼漸趨平復,此事成為研究「傳播效果、謠言與恐慌」的經典案例;那位年僅25歲的廣播劇製作人奧森.威爾斯,3年後拍出電影《大國民》,名列影史最偉大導演之一。

如今,就在火星人廣播劇剛屆滿79年之際,另一種流言恐慌正襲擊美國社會,這次的「入侵者」是俄羅斯,且不再藉由廣播電波,而是透過臉書、推特等社交媒體。

顛覆美國選舉的俄羅斯假新聞

隨著臉書承認,去年大選期間,曾接受俄羅斯政府外圍組織的假帳號委託,針對政治議題前後投放3,000次廣告,價值約10萬美元,「克里姆林宮涉嫌以謠言或假訊息,介入美國總統選舉」的意圖,迅速在政壇與媒體丟下燃燒彈。

雖然臉書官方淡化這些廣告的衝擊與影響,然而,根據哥倫比亞大學數位新聞中心(Tow Center for Digital Journalism at Columbia University)的研究,這些付費訊息加上網友轉貼,觸及人次高達數億,甚至數十億,遠超過臉書宣稱的1,000萬人次。

更壞的消息是,不只臉書,Google與推特也有份。Google不肯透露金額,推特估計超過27萬美元。這些假造的政治訊息,大多由俄羅斯機構「網路研究局(Internet Research Agency)」及兩家親克里姆林宮的媒體,透過大量假帳號,向美國網路公司購買別具用心的廣告。

問題來了,川普與希拉蕊在大選期間,合計投入68億美元的選舉預算,光是購買臉書與Google廣告就花了8億美金。俄羅斯機構不過數十萬美元的假新聞廣告,如何顛覆美國選舉?

超強大的網軍農場

首先,以俄國聖彼得堡的「網路研究局(Internet Research Agency)」為例,這是一家具有官方色彩的機構,專門用來組織網路滲透行動、培養網路行動份子,俗稱「網軍農場(troll farm)」。據俄羅斯獨立媒體的調查,過去2年,他們針對美國大選策劃一樁另類「競選活動」,其中的網路策略很簡單,但極有效:

1.分身假帳號:據統計,他們至少成立118個假帳號,總計超過800萬名訂閱者,再藉由小額廣告增加傳播效果,單週最高創造7,000萬瀏覽人次;

2.針對性打擊:他們在社交媒體及《紐約時報》等媒體網站留言板上,集中打擊希拉蕊,假意營造支持川普與桑德斯的聲浪,甚至利用機器人自動留言或回罵,藉此在網路上「帶風向」;

3.挑撥性議題:專挑美國民意的敏感矛盾下手,例如非裔美國人人權、伊斯蘭移民、LGBT性別平權等等,以偏激言詞挑撥雙方論戰,甚至假冒非裔美人及穆斯林團體的臉書專頁,散播謠言與仇恨言論;

4.地域性投放:臉書的廣告投放機制,不只容許俄羅斯網軍針對政治傾向、特定宗教或族群投放廣告,也利於他們縮小地域範圍,針對幾個關鍵搖擺州甚至城鎮,加強假訊息曝光,最終目的是造成社會分化與混亂,將選情影響力極大化。

由於臉書的高黏度、高滲透率,加上個資的充分淘洗應用,讓這種「以小搏大」的精準打擊策略極為有效。

10月底,一名臉書廣告行銷業者公開實際演練,展示社交媒體如何有利於謠言傳播。他製作一個假網站頁面,放上顛倒後的CNN Logo,然後貼了一則明顯的假新聞,再以假名創建臉書專頁,分享這則假新聞,前後只花一小時。

最後,他利用臉書廣告機制,針對「政治傾向保守派」的臉友,投放50美元廣告。即使他刻意讓Logo與假新聞極易被識破,臉書還是接受他買廣告。14小時內,就觸及4,600人、獲得44個讚、27次轉分享、20則留言,而且,留言者都一派嚴肅認真,沒人看出是假新聞。

他強調,目前並非選舉期間,就能輕易讓一個無名網頁,由零開始創造如此人氣;若是去年選戰的緊繃高潮,效果一定倍增。更離譜的是,臉書針對廣告投放有一評分機制,臉友互動程度越高,評分就越高,演算法就會給予更多曝光,形同廣告成本更低;結果,滿分10分,臉書給他的假新聞貼文7分。

「只不過是一個Bug」

從俄羅斯「網路研究局」到上述假新聞實驗,說明有心人如何以低成本、短時間,創造類似「選舉黑函」的不負責任訊息,攻擊特定對手或族群,激化社會群體的猜忌與仇視。

也因如此,《大西洋雜誌》的科技記者馬垂戈(Alexis C. Madrigal)最近寫了一篇長文,分析社交媒體如何改變了美國政治,而且,去年的總統大選正是分水嶺。以往,談到國家之間的「資訊戰爭」,大多鎖定駭客入侵、分散式阻斷服務、電磁脈衝、病毒癱瘓等等;如今,臉書等社群網站形同打開一道方便大門,讓敵國得以利用低廉成本,打一場隱形的心理戰,介入並操弄他國政治。

馬垂戈引用一名哈佛法學教授的用語「資訊信託(information fiduciary)」,意即臉書等社交媒體一方面掌控用戶的資訊渠道,操縱訊息曝光的優先排序;另方面主宰用戶的個人資料,包括政黨傾向與議題偏好,供廣告主篩選媒合,兩者相乘,形同信任臉書作為資訊代理人,扮演舉足輕重的意識形態角色。

問題是,對於這類網路廣告委刊,目前屬於法律三不管地帶,完全依賴科技公司內部管控。然而,就連臉書自身,每次都等到爭議爆發,才聲明「感到意外且抱歉」,並試圖亡羊補牢。

但臉書官方的補救方式,往往是以最快方法堵住小洞,而非檢視漏洞背後的真正成因。一年前,調查新聞網站「ProPublica」就發現,臉書廣告投放機制可能助長種族歧視,例如,容許售屋者限定某些族裔才能看見廣告,而這已違反了美國的住屋公平法。

當臉書看似解決此一爭議,最近,「ProPublica」又報導,臉書廣告主仍能設定「如何燒死猶太人」等仇恨字眼,作為曝光媒合條件,直到媒體告知,臉書才迅速移除這些選項。

再加上,臉書官方回應「俄羅斯廣告可能觸及數十億人次」的手段,就是擋住哥倫比亞大學等外部單位的研究程式,因為他們宣稱那是一項「程式錯誤(Bug)」,才讓研究單位得以抓到臉書的內部資料。這些社交網站因而屢遭批評「面對企業倫理造成的社會損害,都只把它當作一個Bug」。

臉書創造出的「科學怪人」

當然,上述問題根源來自美國深層的社會矛盾,但是,一則「穆斯林遭歧視」的貼文由克里姆林宮外圍團體具名分享,或被冒名伊斯蘭人權組織的專頁張貼,自然擁有截然不同的擴散效果。俄羅斯機構利用社交媒體廣告查核鬆散的漏洞,假借諸如「愛國者」、「邊境維安」為名的臉書專頁,不斷擴大收割美國社會內部的衝突。

因此,美國國會最近傳喚臉書、Google、Twitter等網路巨頭作證,調查俄羅斯以廣告干擾總統大選的內情;在此同時,共和民主兩黨的議員正聯手提案,要求線上廣告必須揭露幕後出資者,檯面下,將上演一場激烈的政策遊說攻防戰

9月底,《紐約時報》專欄作者魯斯(Kevin Roose)作了一個膾炙人口的比喻,他形容臉書創造出一個「科學怪人」,即使是馬克.祖格伯都無法駕馭這個龐然、強大、滲透到社會神經末梢的社群巨怪,無法預知他可能在哪些特定時刻,造成哪些傷害,只能事後貼上OK繃止血。

科學怪人是無辜的,他是人心的創造物;然而,俄羅斯網軍躲在螢幕後方機巧展示,如何利用西方世界自傲的科技與民主,輕易反將一軍,暴露美國社會的危險罩門。從「火星人」到「科學怪人」,謠言、恐慌與不信任感,從來不曾遠離。

瀏覽次數:9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