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獨立評論@天下。

台港《壹週刊》驚傳求售,震撼新聞圈。曾經熱鬧風光、主導設定議題的週刊之王,為何被迫斷尾求生?或許,我們正目睹「壹個時代」的消逝。

2001年,《壹週刊》來台創刊,立即橫掃書報架,高峰發行量27萬份;據AGB尼爾森的2006年閱讀率調查,該刊讀者超過141萬人。《壹週刊》成功搶灘,也為兩年後的《蘋果日報》打開登島大門,台灣媒體生態從此丕變。

無論在台灣或香港,《壹週刊》都是打前鋒的領頭羊,形同壹傳媒的「起家厝」,近年求售傳聞不斷,如今證實成真,黎智英低調回應,關鍵處含混模糊。但早在6月底,他於《蘋果日報》發表「新聞的變革」一文,字字寫出他的徬徨掙扎。

文中,黎智英將傳統媒體的新聞視為「一言堂」,已被人人身上的手機擊潰;而今,新聞之神從殿堂走下,不再戴著「知識份子的面具」,人民想看的就是新聞。然而,談起新聞媒體的未來轉型,他前後用了8個「不知」、「不知道」、「沒有人知道」,只強調靈活應變才能生存,才能重建一個「手機時代個人化傳媒的結構」。

壹傳媒的起與落

若論功過,壹傳媒對台灣的新聞媒體,曾是一場震撼教育,對內講效率、重獎懲、不認情面;此外,《蘋果日報》對照片、標題、圖表等視覺元素的重視,營造與台媒截然不同的活潑風格,曾是傳播科系學生最常閱讀的報紙。

另一方面,壹傳媒「為求報份或點閱,不擇手段」,放大煽情效果、強調犯罪細節、帶頭媒體公審,甚至不惜侵犯隱私,偷拍窺視,或以不精確的動畫重建現場,將他人的痛苦不幸「類戲劇化」,也經常引發爭議。

換言之,早在智慧手機及社交媒體主宰世界之前,壹傳媒就篤信「人民想看的就是新聞」;差異在於,當臉書或YouTube大潮來襲,壹傳媒進一步以「瑣碎化、大量複製的即時新聞」作為數位策略。黎智英在文中舉例,「一隻小狗癡情凝望女主人的影片」也是新聞,事實上,這類迎合網友口味的討巧內容,早已充斥壹傳媒網站上。

回頭來看,壹傳媒營收連年衰退,上一年度進帳萎縮23.4%,剩下約台幣70億元;虧損達15億台幣,較前一年度擴大21%。這些擋不住的赤字,背後原因顯然不只「手機為王」、「讀者決定」的淺層因素。

當然,黎智英鮮明反共,支持佔中,讓香港親中企業集體抽廣告,確是部分原因,他為政治立場不惜遭受打壓,這是可敬之處;但是,政治因素不能解釋台灣壹傳媒的同步衰退,6月底,台灣《蘋果日報》甚至釋出「鼓勵員工離職,外包承接報社業務」的爭議措施。

所以,黎智英積極脫手《壹週刊》,背後有其更重要、更幽微的趨勢意義。

眼球不再等於一切

6月12日,台灣《蘋果日報》報導財報虧損的新聞裡,強調《蘋果日報》數位版仍是港台最熱門的線上媒體,「市場滲透率逾75%,香港及台灣的每月獨立非重返用戶分別為450萬人及逾1,200萬人。」

但報導同樣提及,「壹傳媒上年度數位業務營收為6.5億港元,比前一年度減少1.5%,並由盈轉虧,虧損123萬港元。」白話文直譯,由於數位廣告市場劇烈位移,壹傳媒雖擁有高滲透率、龐大的不重覆造訪用戶,不一定能代換為現金收入。即使台港數位廣告總量持續大幅成長,壹傳媒數位營收卻由盈轉虧。

所以,壹傳媒的經營困境,代表著傳統「流量模式」失效,以聳動標題與照片吸睛,雖能創造點閱數字,換來的廣告營收,卻無法填補紙媒廣告衰退的巨大坑洞。

品牌碎裂的內部矛盾

以往,無論是《壹週刊》或《蘋果日報》,都走「調查揭弊」與「煽色窺私」的兩手路線,前者凸顯壹傳媒的公共價值,後者是維持發行量的吸睛利器,兩者交互掩護,為狗仔文化提供正當性,讓人痛恨血腥風格之餘,不得不抱持幾分敬意。

然而,社交媒體與行動閱讀拆解紙本媒體,當《壹週刊》或《蘋果日報》不再是「套裝產品」,而是臉書塗鴉牆一則又一則超連結,兩條路線的交互掩護作用減弱;加上近年人力縮減、產製成本降低,記者難為無米之炊,揭弊報導的力道明顯衰退,壹傳媒也出現內部品牌矛盾。

最明顯的是,以往《壹週刊》一上架,從電視新聞到臉書、PTT,無不跟著週刊議題搖擺;如今大多時候,反而是壹傳媒跟隨臉書爆料社團或PTT八卦版,複製貼上,博取短暫流量。

當壹傳媒失去引導議題的社會動能,失去「踢爆不公不義」的正當性保護,幾乎陷入充填餘暇、自我消費、無效話題的迴圈,不但不利於紙本發行,也不易吸引廣告刊登。

壹傳媒的掙扎代表內容產業位移,尤其是大眾媒體的式微

當數位浪潮迫使媒體產業朝向垂直化、專精化,大眾口味的報紙正遭逢世代危機。美國老牌八卦刊物《國家詢問報》從500萬份的發行高峰,近年跌至34萬份;英國報業發行量第二的小報《每日郵報》,卻擁有老化最嚴重的讀者結構,反倒是嚴肅的《衛報》及《金融時報》,吸引更高比例的40歲以下族群。

這並不令人意外,當年輕世代在網路尋求娛樂八卦,他們會去TMZ、YouTube,或台灣的PTT、卡提諾論壇、Dcard。瀏覽慣習的板塊移動,讓追逐即食題材的新聞媒體,一面被迫在臉書或YouTube等平台搶奪目光,一面必須與前述原生網站競爭年輕讀者。

時代位移,牽引媒體錯動。正如雅虎易手前,《大西洋雜誌》評論指出,從獨霸到沒落,雅虎給新聞媒體的警訊,就是「大廣告模式的危機」。

1995年,雅虎首頁上方推出五輪播的展示型廣告,萬事達卡等企業天價搶進,路透則簽約免費提供新聞,交換廣告抽成。當年,此一模式打造堅不可摧的網路霸主;曾幾何時,雅虎從446億美元身價而惜售,今日只能以44.8億美元脫手,幾乎只剩1/10。

無獨有偶,市值曾達84億港幣的壹傳媒,如今也縮水9成,同樣只能分割自保。當然,這不會只是《壹週刊》的危機,而是大眾媒體的共同挑戰,我們正目睹新聞史上,一個時代的消逝,「數大不一定美」,一味追求規模,什麼都有、什麼都賣、什麼都不奇怪的數位媒體,逆風而行的阻力也越來越大。

終究,黎智英說對一件事,新聞已不再是「一言堂」,而是眾聲嘈雜的修羅場,如何找到一群最適規模、最多共振的對話群體,不斷嘗試拆解重組,進而共同形塑一種獨特的社群意識與利害默契,或許才是新聞媒體的必修功課。

瀏覽次數:9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