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大春/筆走天下

張大春:考前猜題或考後兩相拋棄──修辭學,你還記得它們誰是誰?
倒數一天。國中考高中的會考即將登場。重整這篇談修辭學的文章,充當送給考生的考前猜題,不,我真正能猜中的是:考生們會把修辭通通忘記。因為:修辭分類是一宗廢物。或者等考完了,我們不妨想想這些個譬喻法、感嘆法、設問法、摹寫法、轉化法、誇飾法、映襯法、借代法、倒反法、雙關法、呼告法、引用法、對偶法、排比法、層遞法、類疊法、頂真法、倒裝法、回文法、象徵法……究竟有甚麼用處?這個問題,可以轉化成兩個問題來看─... 閱讀更多
張大春:放榜日聽演講
數十年來,每當放榜日,你一定會讀到「幾家歡樂幾家愁」這句話,絕對的。今年我家有考生,我發現我在這一天果然是又歡樂、又哀愁───不過,與考試結果無關───令我歡樂令我愁的是這一天我參加了孩子的畢業典禮,而且聽了好多大人物勗勉孩子們的演講。首先,讓我跳過那一大串可敬的來賓的頭銜:「校長、董事長、國策顧問、家長會長、家長會前會長、某立法委員、某議員、某議員助理、某局長、某里長……」雖然這些頭銜在每一位上... 閱讀更多
張大春:你不寫作文,誰寫作文?
作文歸本於國文科似乎無足為奇,就像中文系出作家亦無足為奇一樣;於是,中文系畢業的教國文亦無足為奇了,作家談起寫作文,簡直就要把下一代都造就成作家了;諸如此類的推想或「感覺上像是」的說法都出籠了;連教育部的官員也都表示最近有些作家們對國中會考作文指指點點那是出於「文學」的意見,而距離「作文教育」太離題。我不禁懷疑起來:能出現腦子這麼糊的官員,恐怕都是歷年歷代的作文課真沒教好,───請讓我們回到一個簡... 閱讀更多
張大春:不會教,才要考——關於國中會考考作文的看法
中小學教學現場一直有一個說法(我忍住不用『迷思』二字):不考作文就沒辦法教寫作文。坦白說:我不相信這一點。因為這個說法無法解釋孩子在聯考時代到會考時代從來不考玩耍,可是一樣愛玩耍;不考刷手機,可是一樣愛刷手機。考作文之「理據」看起來是消極性的───也就是說:當教學手段無法激發學習興趣的時候,就乾脆不去激發興趣,而是激發學習者不學就要倒大楣的恐懼。今年會考學科之外以作文六級分為錄取門檻就是這種手段的... 閱讀更多
張大春:李白是怎樣教出來的
1. 先從李白粉絲蘇東坡說起說李白,要先說一個李白的大粉絲。蘇東坡是個有趣的人,留下了許多趣話,其中有一則與考作文有關。流傳至今近千年,可以說是家喻戶曉了。那是北宋仁宗嘉祐二年(1057)的事,蘇軾應禮部試的文題是〈刑賞忠厚之至論〉,主考官歐陽修極賞識此作,以為脫盡五代宋初以來的「浮靡艱澀」的時風:「讀軾書不覺汗出,快哉!老夫當避,放此人出一頭地。」──「出人頭地」典語即此。這篇文章裡提到:「當堯... 閱讀更多
張大春:給管中閔的一首詩和一席話
〈致管中閔〉爺們兒戲說分明,腐鼠鴉懷任自驚。為問梧棲幾枝足?須知醴飲一時傾。牖中窺日何容易?野外稱仙總不爭。三徑留荒歸屐早,猶原一介老書生。管中閔說了句「爺們兒」之後,我在臉書上發表了這首詩,隨即有位臉友「在飛」留言提醒:「棄官,多爽快多簡單的事啊!但為這些立院宵小的嘲諷而棄官,不就輸了?值不值啊?沒有人代表知識份子出來對抗這些下三流,是因為清高?」當時我簡言答覆,未曾申說。又覺在自家門內,與來客... 閱讀更多
張大春:你也不公義
將欲走闖「獨立評論@天下」新網站,編輯檯下達的指令是寫寫「當前台灣最不公義的三件事」,我要是真能寫出來,恐怕對於台灣排名第四、一直到排名第N的那些欠缺公義的事,都是很不公義的。對我而言,不公義很難排名,也不容易有嚴重性上的等差,不公義就是不公義。不符合公義的事件屢經報導,令傳媒受眾怵目而驚心之餘,總可以暴露出社會的結構缺陷──反過來看,也可以透露出理解某個社會的端倪。通常,發現社會之不公義,也端賴...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