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除夕,有人很焦慮。

1月21日,農曆年的前一週,屏東唯一的一家工科學院──永達科技學院,以及高鳳數位媒體學院共數十位教職員,搭著夜行巴士,在高教工會的陪同下,從屏東北上前往教育部抗議。這兩所學校的老師遭到校方長期欠薪,教職員大量流失,許多學生面臨無課可上的窘境。

去年九月,永達師生曾到教育部抗議,學校已經九個月沒發薪水,教育部沒有具體作為,放任學校惡搞。抗議當天,教育部承諾「一周內成立專案輔導小組,一個月內解決減薪問題,校方若未還欠薪,三個月內依法聲請解散董事會」,不過,五個月後教育部的承諾幾乎全數跳票,學校欠的薪水只還了3,000萬元,至今已累積1億元。校方還透過校務會議裁併了六個科系,學生人心惶惶,老師工作權不保,學生的受教權也大受影響。

高鳳數位內容學院的處境恐怕更慘,高鳳學院在2004年成立,十年來換過八位校長,財務狀況並不佳,校方從2009年起積欠教師薪資,已累積4,500萬元,而從去年5月開始,教職員的月薪只剩下一萬元,連法定的基本工資都不到。

一位高鳳的老師在教育部前說,他們的小孩唸幼稚園每個月就要花上7,500元,老師想去銀行貸款,但行員一聽到是高鳳的老師,就表示因為高鳳的財務狀況而不願提供貸款,讓大家不知道該怎麼過年。

永達和高鳳不是個案,許多大學都面臨到類似的處境,而教育部明知少子化衝擊大學校園,卻提不出任何解決方法,也想不到如何藉此重整高教體質,給教師有較佳的工作保障,讓學生有更好的教育環境的作法,反而放任私校董事會侵害教師權益,恣意裁併科系,導致教職員大量流失,危害學生接受教育的權利。

就在永達及高鳳老師抗議後的兩天,一群大學兼任教師到行政院前,高舉「兼任鐘點是我飯碗,同工同酬天經地義」、「我要調薪」的春聯,要求調高16年未調的鐘點費。

十幾年前,我還在念博士班,有機會在大學擔任兼任講師,那時,每小時的薪水是575元,現在大學的兼任講師每小時一樣也是575元,16年來物價不斷上漲,但大學兼任教師的薪資並沒有任何調整。

雖然國內許多大學普遍存在專任教師聘不滿的狀況,但仍然大量聘用兼任教師,並且越來越嚴重。依據高教工會的統計,以鐘點費為主要收入的「純」兼任教師,全台超過8千名,教育部也表示,過去11年,大專院校兼任教師成長速度是專任教師的4倍。而審計部「101年度總決算審核報告」也指出,53所國立大學中,21所學校兼任教師比例超過5成。顯然兼任教師已成為許多學校的「教學主力」,但薪資等勞動條件卻遠不如專任教師。

會有這麼多的兼任教師一部分是因為有些科系需要實務界的師資,但更大的原因是各大學為了節省成本,以兼任教師來替代專任。例如,一名專任助理教授的薪水大約六萬多,一般要教九到十二堂課,而兼任助理教授的時薪是630元,若上十二學分的課,每個月總計7,560元,寒暑假還可以不用給薪,但兼任教師在教學工作的份量並不亞於專任老師,備課、改作業、課後輔導,一樣都少不了。而校方覺得這個老師不適任,或不喜歡還可以隨時讓他走路,實在是情何以堪。

不論是高鳳、永達的抗議,或者兼任教師的薪資都只是高教問題的冰山一角。過去幾年教育商品化、市場化的政策已把台灣高等教育搞得滿目瘡痍,大學教育也不該放任市場化恣意惡行,更何況,如果大學教師沒有合理的勞動保障,終日擔憂下一餐的下落,又如何能認真教學?最後受傷害的是每學期必須繳高額學費的家長與學生,教育品質因此低落,受害將會是整個國家。然而,教育部除了放任市場,強逼退場外,並沒有提出任何的解決方案。

事實上,高教工會早就指出,少子化是提升教育品質的契機,如果藉此改善生師比,回到1990年代18.5:1的水準,台灣高教根本還不會遭遇任何退場危機。而許多面臨遭遇招生困難的學校,並不是因為學校本身教學品質差不佳,更多是因位於地處偏遠,招生不易,反而是區域不平衡的結果。因此,政府應該投入更多教育資源,協助長年深耕地方偏鄉的學校度過困境,讓大學融入在地,讓學生有更多選擇,而非落井下石,放任市場惡搞,否則高教體制崩壞,全民將受害。

瀏覽次數:9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