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工團體組成的「2016工鬥連線」說,現實的職場對勞工的傷害就像是當年的政治迫害。 圖片來源:公庫特約記者許詩愷攝影。

10月23日一早,十多位穿著橘色、黑色衣服的民眾到苗栗縣政府抗議,他們舉著大大的布條,上頭寫著:「苗栗縣府爛政無能,約聘僱代罪羔羊」。由多個勞工團體組成的「2016工鬥連線」指出,苗栗縣政府的財政危機,不該由員工承擔,也不應拿工作人員生計開刀,而參與抗議的關廠工人連線成員也說,政府對待「這些人要用就拿來用,不用,就像衛生紙給他丟掉。」

幾天後,「2016工鬥連線」前往內政部聯合辦公大樓前,戴著面具,躺在馬路,用身體排出「還年資」三個大字,高舉「職場白色恐怖」的標語,他們告訴社會大眾,現實的職場對勞工的傷害就像是當年的政治迫害,政府大量聘用「約聘僱」人員,將會使他們活在新的「白色恐怖」之中。

「2016工鬥連線」是因應明年總統大選成立的勞工聯盟,在成立宣言中指出:

台灣的勞工面臨著年金修惡、血汗長照、非典聘僱、超時過勞與勞權箝制等錯誤的政策所壓迫。但這些壓在勞工身上的重擔,並沒有隨著過去的政黨輪替而得到徹底的解決;甚至在即將到來的2016大選前夕,我們也尚未看見藍綠兩大政黨,對於上述的種種爭議提出任何具體的政策來。

「工鬥連線」的成員除了有數十個成立多年的勞工團體,還包括近幾年活躍街頭的「全國關廠工人連線」與「國道收費員自救會」,他們的遭遇也是近年來台灣勞工遭到政府及財團惡意遺棄的重要象徵,特別是國道收費因國家政策轉變而驟然失業,更是政府帶頭的錯誤示範。

雖然政府高唱精簡人力,但仍有許多必要的行政業務及公共服務需要人員執行,於是,縮減既有員額,引進大量約聘雇人員取代正職,原本作為「臨時性人力」聘用的約聘僱制度,卻逐漸成了常態性的「臨時公務人員」。

例如,這次遭到抗議的苗栗縣政府,各級機關的約聘僱及臨時人員加起來近千人,超過該縣公務人員比例的10%。而目前全國公部門大約有近三萬名包括約聘僱在內的臨時性人員,正在執行政府機關的常態性的工作。

公務機關大量起用約聘僱人員,看起來可以讓國家機關更為「精實」,但卻會讓政府運作陷入高度不穩定。不但機關首長可能依個人好惡或政治立場不再續聘這些「一年一聘」的「準」公務人員,將政府人力當作「禁臠」,作為展現權力意志或政治酬庸的工具;另一方面,約聘僱人員也會因為缺乏穩定保障,成為被迫流動的群體,以致公務經驗及工作業務難以傳承,反而讓政府效能大打折扣。這樣的公務體制,不但難以提供高品質的公共服務,政策的規劃與延續也會陷入混亂。

不過,更慘的恐怕是這些隨時都會被「用過即丟」的約聘僱人員。國道收費員就是典型的例子。

國道收費員就像其它的約聘僱人員一樣,他們在公務機關作和公務員作一樣的工作,但在現行的政府聘僱制度下,卻不具法律上的勞工身份,工作年資無法像一般勞工一樣累計,也不適用「勞工退休金條例」。不只平時同工不同酬,退休金也和一般勞工及公務員差一大截,也因為不適用「勞基法」,若被解雇,也拿不到「資遣費」。

不只國道收費員如此,各級公務機關近三萬名非典型勞工都可能有類似的命運,但,政府可以為了組織再造、「汰弱換強」,就像惡霸一樣,欺負在職場上戰戰競競、努力不懈的勞工?政府不僅在經濟政策上討好財團,在勞動政策上也不斷作出錯誤示範,間接鼓勵企業用低薪22K晉用人員,更大量聘用約聘僱人員取代正常人力,成為許多企業仿效的對象。

這樣的發展,不只勞工受害,國家的公務體系也會面臨前所未有的危機。解決之道,當然是政府必須調整政策方向,將公務體系的勞動者朝正常的公務人員系統發展,也讓現有約聘僱及臨時人員,回到該有的勞基法保障。

瀏覽次數:142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