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中祥:為「公」而行,別擋媒體

2014/03/27

3月23日,恐怕是許多人的驚魂夜,那天,原本在立法院靜坐的反服貿群眾突然攻下了行政院。當晚,電視新聞台直播攻佔及驅離過程,許多人透過電視和網路目睹了國家暴力的本質。

那晚,臺北市政府警察局派出兩輛鎮暴水車,六度以強力水柱噴灑示威群眾,造成一百多人受傷。不過,即便鎮暴警察將群眾打到頭破血流的畫面已傳到國際,但那大多是在行政院外的片斷畫面,行政院內的驅離行動,卻像被黑布遮掩,外界無法窺視。

3月24日凌晨,警方在驅離行政院外民眾的同時,也進行內部清場。

就在場內主持人要大家緊靠在一起,人與人手勾手,雙手扣緊時,頭戴安全帽配帶警棍的警察卻將站在一旁進行採訪的記者驅離,要他們離開現場,媒體記者及群眾大表不滿,大聲喊著:給記者拍!國家要做出見不得人的事所以要驅離記者!

警察最先驅離的是媒體記者,這樣,他們才方便執行接下來的公權力。

有趣的是,警察是執行公權力,為「公」而行,為何要驅趕記者?若不是太過害羞,要不,就是有不能說的秘密。果然,在記者被趕走後,當日在行政院遭到痛打的民眾幾乎比場外還慘烈。這讓我不禁想起,有回和廣東中山大學教授,同時也是著名的影像紀錄者艾曉明一起參與座談時,她曾說:有權力的人是害怕被紀錄的。是的,警察打人是害怕被紀錄的。

警察執行公權力不願意讓記者採訪,抗議的群眾也未必對記者友善。

立法院議場外頭,TVBS及中天新聞的採訪車不但被貼滿了抗議貼紙,甚至被人塗鴉,上頭寫著,「TVBS噁心,不公正報導」、「感謝TVBS作假新聞給我爸媽看」、「朝聖中共紅天電視台」等等批評的言語。群眾聚集的現場,也有人不滿政府及媒體刻意扭曲事實,直指中天新聞將抗爭妖魔化、暴力化,他高聲喊著:「中天新聞退出現場,拒絕採訪!」

在議場內,也傳出抗爭者拒絕媒體採訪,要求媒體閉嘴,謾罵不友善媒體的情形,甚至驅趕媒體。

這樣的情形,在群眾抗爭現場經常可見,也很正常,在世界各國也是很普遍的現象。

二十多年前台灣的群眾運動,記者被打時有所聞,有些記者為了避免受到攻擊,還把電視台的LOGO遮住,或者綁上抗議者的標語;在「野百合運動」時,也有學生到華視、台視大樓前丟擲雞蛋,抗議媒體報導不公。近一點的「紅衫軍抗爭」,親綠的媒體也經常遭到攻擊,甚至幾位綠營名嘴的照片還被擺在抗爭現場,被人噴漆咒罵。

臨近的香港也有類似的情況。2009年6月4日,香港無線電視台(TVB),在維園現場直播六四二十周年燭光晚會時,有名男子就在鏡頭前舉起「無綫新聞,事事旦旦(馬馬虎虎)」的紙牌,抗議媒體不公。而在同年的香港「反高鐵運動」中,許多民眾抗議TVB立場偏向政府,於是在抗議現場有不少民眾大呼「無綫新聞,事事旦旦(馬馬虎虎)」、「 袁志偉(無線新聞的總監),去你的!」「你從不報導,拍什麼?」,並且和現場的記者發生嚴重爭執、干擾採訪。幾次偏頗的報導後,TVB也有了新的稱號:「CCTVB」,嘲諷為另一個中國中央電視台。

群眾對媒體的不滿,甚至出現謾罵、攻擊的舉動,雖然未必要同意,但應該要理解。畢竟長期以來,台灣媒體對於社會運動的報導不是忽略不提,就是以偏頗、扭曲、污名、瑣碎、嘲弄的報導方式呈現,也難怪被報導者會憤怒。即使最近幾天,有些媒體幾乎全天候報導佔領立院的行動,但大多仍是抗爭的「行動」或花絮。看完之後,仍流於表面的衝突,對於抗議主張的深究、服貿造成的社會影響的討論,依舊十分貧乏。

媒體也許可以趁著此機會思考自家報導有無問題,媒體老闆也不應該因為自己偏執的立場讓前線工作者無故受到連累。事實上,在香港「反高鐵運動」中,雖然許多第一線的記者受到攻擊,但卻讓這些主流新聞工作者史無前例地,在網上進行具名辯論,分享各自對社會運動的看法,新聞界也趁機重新思考媒體與社會運動的關係。更有原本不支持「反高鐵運動」的前線記者,利用下班時間去接觸行動者,試著參與他們,了解他們的訴求與行動。

但話說回來,抗爭者也不應該把媒體視為工具,媒體本來就是要監督公民行動,就算是同情運動的媒體,也應該要保持一定的客觀性距離,警察不該阻隔、攻擊記者,群眾在抗爭現場也不應任意命令指揮媒體。

警察是在執行公權力,群眾運動也在實踐公共參與,兩者都有一定的公共性與公義性,但既然是為「公」而作、為「公」而行,就應該要接受公共監督,受到媒體檢驗,不應干預媒體採訪,這是民主社會的基本道理。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