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克襄:歲末 遇見一位少年

在二林高中,跟一群少年分享探險經驗後,我跟主辨單位表示,不用送了,自己想搭員林客運回台中。這家藍色車身的公車,在地方營運歷史悠久,我卻不曾從二林回家。想到搭乘它,穿梭於偏遠小鄉小鎮的種種可能,盡管車程長達一個半小時,還是亢奮不已。

主辨單位的陳老師總覺得歉疚,堅持陪我到老舊的車站。我們並坐在50年代的長排木椅候車,旁邊有一位瘦高的青少年轉過身,略帶驚訝地喊道,「你是劉克襄老師嗎?」

我點點頭,不敢相信在這一小鎮車站,竟有少年會認出我來。他看似高中生,我不禁探問,「你是誰,怎麼認得我?」

原來年底時,我受邀到二林附近偏遠學校,做系列勵志故事的巡迴講座。兩天前我去大城國中,他剛巧在台下聆聽。他是該校國一學生,正要搭西港線回家,今天到二林教會當志工。我和陳老師都很驚訝,也很稱許,他在應對上一點也不像國中生的生嫩,反而像高中生的坦然自若。

他叫蔡亥豪,緊接著又振奮地說,前天他聽我講故事,其中一則提到母親的背影,最讓他感動,因為很像自己家的遭遇。

我不禁好奇地追問,家庭怎麼了?

他說自己家是家扶基金會照顧的對象。爸爸罹患口腔癌,又併發糖尿病等多重疾病,必須固定洗腎,印尼籍的媽媽也患有重度憂鬱症,父母都沒能力賺錢養家,只能靠各界補助過活。

我聽了,不禁寄予同情,卻見他眼神奕奕,充滿堅毅的樂觀表情。由於要搭乘的客運已靠站,我必須上車,只能拍肩鼓勵,期許他加油了。

走進客運,隔著沾滿細雨的車窗,等候發車。望著他仍坐在木椅上,等候另一班車,心裡不免辛酸。才國一生,家庭即遭逢不幸,他未來的成長勢必比一般孩子辛苦。我有些不捨,趁著車子尚未啟動,急忙下車再跟他招呼,希望有空多聯絡。

客運再發動時,他轉過頭,跟我微笑揮手。我隱隱感覺他彷彿還欠缺什麼,自己卻又幫不了任何忙。旅行時,最害怕這種茫然無力的情緒,讓人頓時陷落於某一無邊無際的灰暗空間。在車上,我更加難以忘懷,亥豪孤單揮手道別的身影。

回家後隨即上網查詢,結果更進一步得到以下的資料。他們家是一間黑瓦白屋的老房,周遭幾乎都是農田。亥豪有位雙胞胎哥哥,以及大一歲的姐姐。亥豪常一放學回到家,缷下書包,就得忙著準備一家人的晚餐。一邊輪流做家事,還要照顧爸爸媽媽。譬如,每天幫爸爸在腹部打胰島素,有時還得幫母親捶背按摩等,做功課和讀書的時間都被緊緊壓縮。

或許,這也是他顯得比一般孩子早熟的緣故。許多出身貧窮家庭的孩子,往往自怨自艾。亥豪認命了,反而覺得自己很幸福,也很感謝父母。

前幾年,大城因國光石化而出名的。這是個只有幾條長年安靜街道的小鎮,其餘都是鄉下。學生泰半來自弱勢的貧苦家庭,個性較為單純樸實。但若無良善輔導,很容易走向偏途。亥豪更是弱勢中的弱勢,幸好他的本質不差,又努力展現最美好的一面。

他是去年家扶基金會選拔出來的自強兒童,書法作文都曾獲頒獎。當然,最重要的是他的孝順,不怨天尤人,以及不畏逆境。

文末,我不知如何表達自己的心情了。經由亥豪同意,我想節錄一段,他發表於網路的生活隨筆,希望這位少年的努力,能激勵更多同齡的孩子們一起成長:

「以前我覺得我好生氣,生氣為什麼要讓我的爸爸媽媽都生病,要上學、考試,又碰到爸爸媽媽住院,還要做家事,覺得好煩好煩,可是爸爸媽媽,我真的,從來沒有怪過您們,因為好多事,都是您們教的。

爸爸教我好多童玩,媽媽教我好聽的印尼歌謠,我好感謝您們,陪我走過快樂的童年。

記得您們生病後,有一次,同學在罵我,說我的父母不好,是殘障人士,我聽了好生氣,回到家一直哭、一直哭,當時媽媽您就安慰我,說沒關係,別人不懂我們家,只要我懂就好了,爸爸也安撫我,說不要聽別人講什麼,只要相信自己,這句話,我現在還記得,我知道,我的父母跟別人的父母,都是一樣的。

親愛的爸爸媽媽,您們也不用擔心我,家扶中心的社工員都對我很好,會到家裡來關心我,還讓我免費學習電腦,我遇到困難,很多人都會幫助我,所以我以後,也想要當一位社工員,去幫助比我還要貧窮的人……..」

很感謝亥豪願意跟我結緣,在這趟鄉野之旅的路上,讓我看到一個偏遠鄉下孩子的努力,讓我看到這個濱海小村的地平線,一顆孤星努力地高懸,正在發光。

*本文來自「獨立評論@天下」網站http://opinion.cw.com.tw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回應

25

在混亂的世事當中,更需要這類傳遞溫暖的文章啊! 謝謝劉老師分享:)

真的很感人~但也透露著些許無奈!為何這樣一位好孩子卻受到 這種磨難,希望他能順利讀書長大,他家人能早些健康起來! 分享到一篇好文章,才知道自己所擁有有多豐碩;新的一年, 期許自己讓心胸更開闊、多擁抱家人、行有餘力更能去幫助到 社會上弱小者,減少物欲追求,多看些書,豐富自己心靈。

感動, 非常感動

謝謝劉老師分享

劉老師不但是位自然生態作家 對社會生態更是觀察入微 這個社會太冷了 需要呈現更多溫暖的一面... ^^

認同

我的父親也是籍貫大城鄉,9個兄弟姊妹,不包括因為缺乏醫療所以盲腸炎早逝的大哥. 小時候的父親趕過鴨子幫助家計, 國小畢業後身上帶著家裡好不容易湊出來的15元到台中學藝, 但27歲時就創立了自己的工廠,安家立業. 只想跟亥豪說, 你是好孩子, 請保持這份純真奮發, 未來其實有無限可能, 就像我的父親. 加油!

謝謝雅萍網友的留言,我的眼眶都溼熱了。 認識亥豪一個月後,有次到竹塘國中講演,那兒離大城不遠。我最後舉亥豪的例子,告訴在場數百位國一的孩子,沒有權利放棄自已。他在這麼艱苦的環境,受到多重打擊,仍不氣餒,長大後更想回饋社會,我們更沒理由自怨自艾。 我說,我的背包裡還放了一本自已書寫十五歲旅行的書,待會兒路過鎮上的郵局,說不定就要寄給他,向他致意。 結果,講演結束時,一位同學跑過來找我。他來自大城,小學時聽過我講演酷斯拉,印象很深刻。他說亥豪是他幼稚園同學,我講到亥豪正是他認識的,他可以幫我把書帶去給亥豪。 三天後,亥豪在我的臉書留言,謝謝我的書。希望他喜歡。

劉老師,謝謝您的回信,我讀您文章時才真的是熱淚盈眶.感謝您一直默默付出到小鄉小鎮演講,鼓勵了那麼那麼多的鄉下小孩 - 我的父親也曾經是一無所有的鄉下小孩,他不是富賈天下的實業家,但我希望能用父親的例子,分享給更多在相對貧瘠的土壤上掙扎成長的小樹苗, 只要努力,將來小樹還是有可能成就自己的風景. 再次謝謝您美好的文章與對台灣這塊土地的付出,也希望我這盞微緲的燭光能增添一點溫暖. 祝福您, 祝福亥豪.

這是中天電視昨日播報的新聞。有記者跑去採訪蔡亥豪,希望這則新聞會是正面的力量。新聞內容詳見: 遇見「劉克襄」! 農村子樂觀的讓人不捨|生活.消費|中天電視-CtiTV ... www.ctitv.com.tw/news_video_c16v111879.html

環境造就這個孩子樂觀知命,讓他學會感恩,學會要回饋,將來他的成就絕對是我們想不到的。 環境讓他早熟,環境讓他懂事,環境讓他懂得孝順,父母給他的是正面的教育,我們該向這對父母學習,更該向這幾個懂事的孩子學習處事與做人知道。

如何取得他的連繫資料 我跟幾個朋友 想盡一點心意

謝謝您們的關心。 個人以為透過大城國中了解最為適合,孩子才國一,面對社會還不盡然有能力處理。一般偏遠學校都有相關輔導單位,而且特別加強協詢,他們應該會有較好的建議,或者在地家扶基金單位 。

很溫暖且透露著愛的文章。 但其實我常常在看到這些憐憫的同時,反過來用思考這樣的角度是否太過中產階級?孩子一定要在被父母拱起來拜的環境下,在這種不用做家事、不用負擔生計、不用思考生存的環境下長大才是幸福的?雖然我自己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下長大的孩子,但認識了許多自立更生長大的同伴後,我並沒有覺得自己擁有的比他們多,我感謝我的父母給我幸福的生活,但也認為這樣的生活缺乏磨練和生存能力的培養,現在的孩子對於生存(或者我們也可以稱之為生活)的概念其實很薄弱,腦海中只有「我只要唸好書找份好工作就可以快快樂樂的活下來」這樣天真的想法,但生存真的那麼容易?只有讀書才能生存,這樣的想法卻又太過中產階級了。 我親身接觸也服務過許多這樣的孩子,我深信上天賜予他們苦難的同時也給予了他們一份禮物。 我認為給予他一些幫助是應該的,但台灣有個陋習讓我十分擔憂,就是一旦有弱勢的事件公開在媒體上,社會就會塞給他一堆資源,但如果是塞給他一堆資源,那我認為那是剝奪了上天給予他的,上天藉由環境讓他知道人必須努力和靠自己才能活下來,但如果讓這孩子在這樣的時候過度的曝光並且得到大量的資源,那他學到的將是:我只要善用「受害者」(弱勢)的身分就可以獲取,不勞而獲,那這樣或許就不是幫助了。 「個人以為透過大城國中了解最為適合,孩子才國一,面對社會還不盡然有能力處理。一般偏遠學校都有相關輔導單位,而且特別加強協詢,他們應該會有較好的建議,或者在地家扶基金單位 。」 讓孩子得到他應該擁有的,我認為這是最正確的選擇。

謝謝分享這麼溫暖的文章 也感謝擁有社工背景的網友提出另一番思考建議 如果這篇文章觸動到大家內心的某個點 不妨在日後多多關注相關社福團體 讓資源透過專業單位發揮更好的整合運用 確實,感動是一時的 後續行動才是需要持續的 放下對立謾罵推諉 我們一起做著個人能做的"小事" 這片土地一定會越來越美好 因為,我們有彼此!

克襄老師真謙卑.文章中感謝亥豪願意跟你結緣.關懷付出給這孩子.還要說謝謝.讓道明學到好多.謝謝克襄老師.真令人感動

看到劉老師文章的場景正是我目前工作的小鎮-二林,放假也搭員林客運回台中家,目前帶一群我暱稱"皮蛋"的中輟生,她們多數也是弱勢家庭,這篇文章再次鼓勵我陪伴她們的日子是值得的!

值得敬佩的孩子,社會上需要的就是這種努力向上,堅持不洩的勵志故事!謝謝劉老師的分享!

看完以上的評論和劉老師的文章,我也是眼眶都濕了, 會很想協助這些孩子,不管是物質、精神上的支持, 這些孩子的努力向上真的很動人,一個小小的年輕的身體,卻有著比其他成人更為強大的態度和心智,就覺得慚愧,這些堅強的孩子值得更好的生活,祈禱他們平安順利長大!

員林客運 我國中通車三年 王功到二林 為什麼我沒念當地國中 因當地國中沒人考上彰女 讀彰女住校 周六才回家 同學們早歸心似箭 中午飯不吃就跑了 我總讀到下午為趕鹿港回王功的末班車才回家 因為回到家做不完的家事:煮飯提水準備柴火.. 讀了大學留台北工作結婚生子 有了髙鐵 周六早我一人(因為先生要去安養院看公公)搭髙鐵到烏日転火車到彰化転彰客到鹿港趕接上10:25的員客 這班沒搭上 下班12:20會來不及為老媽煮頓午飯 陪媽媽吃午餐下午4:40的員客再回鹿港 現在員客有接受政府補助有準時 以前有時兩班併一班開 雖然很多人有車 但需公共交通工具的人仍很多

我們的社會看似安靜平和的外表之下,其實暗藏了許多波濤洶湧及感人肺腑的故事,有的人小小年紀,就懂得把悲憤化為動力,以正向的想法往前邁進。我們不能改變已然事實的過去,卻能創造還尚未出現的未來,亥豪的故事給我們的一個啟示,只有以正面積極的態度向前看,不輕易向命運低頭,冥冥之中總會有些許即使微弱的光線指引著我們,走向正確的方向,走向幸福的彼端,命運縱然有再多的坎坷與不平,別忘了生命正因為有勇氣而偉大!

唯有在艱苦中生長的孩子才懂得什麼才叫做真正的幸福,才會去珍惜身邊的人、事、物,而不是像現今的社會為了不讓孩子吃苦,或著因為生活比較富足了,有能力給孩子更好的生活環境,養成了孩子怕吃苦,不懂得珍惜的習慣.....!!!!!

我就在二林和大城的隔壁..我們這理有許許多多這樣的家庭和環境。...........員林客運真的很老舊,,常只有1小時1班車,,卻是我們的倚靠......真的很高興有人會寫我們的事,,寫我們的堅強.........

從小面臨困頓環境的孩子更需要愛的養分讓他們能正向成長。亥豪的家或許有經濟及生活上的不足,但是父母所給予的愛卻是滿滿的溫暖。 很感恩這樣的故事在我們的生活中出現,提醒著我們珍惜自己的幸福,並且在可以做到的地方,把自己的溫暖也傳遞出去。 謝謝劉老師和亥豪!

謝謝劉克襄老師寫出這樣一篇動人的文章,讓我們看到亥豪的故事。 我是一個國中老師,在這網站刊出您這篇文章的隔天,就把文章印給班上的孩子讀(國二生)。總覺得要找到適合國中孩子讀的好文章其實不容易,要真實、不說教、不濫情,要能引起孩子共鳴,這篇文章裡的亥豪和他們年紀相仿,正是最適合的文章。 我很同意前面有位讀者留言說,不該把中產階級那種衣食無虞的生活簡單歸類為幸福,亥豪的家庭是不幸。事實上,我的學生也不少人寫道,他們認為亥豪有關心、支持他的父母,這樣其實才是幸福。 學生們能去思考這些,我覺得是非常重要的事,很感謝劉老師寫出這篇文章。

發表新回應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