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樂恩/社會(偽)科學報告

黃樂恩:遷徙世代──兩個大學生的「理想」,道出台灣的兩難
前幾天我滑著PTT時,看見一則連署更改台灣時區的貼文,網友轉貼熱議,使我不禁想問問I的見解。他竟多看一眼連署動機都沒有,抬頭、俐落地拋出一個問題:日本開市時間是什麼時候?我轉了轉眼睛,嘴上回答「Ok, Google.」心裡想的卻是:他為何是這樣想事情?每一次和I的深夜對話,都是這樣子。I主修生物,準備將來考學士後醫學院,和多數人提起他,十之八九有所耳聞。對台灣政治、國際關係有興趣的他,漸漸成為我在... 閱讀更多
黃樂恩:一場校園槍擊之後──政治和校園,真的可以分割?
上個星期六晚上接近午夜,我端著美國史期中考的厚厚一疊資料,去宿舍旁的食堂讀書。食堂已經不供餐了,但是燈還亮著、還有許多人。我獨自一人坐在二樓的陽台埋首苦讀。期間,聽到至少兩個人在爭吵的聲音。一開始是很模糊的喊叫聲,我正準備起身拿耳機時,聽見一連串、激烈的「把刀放下!把刀放下!(put down the knife)」我立刻從清教徒(Puritans)的世界回到現實。我知道大事不妙了。心跳不止漏了好... 閱讀更多
黃樂恩:在美國念大學,我反而被台灣文化「Cultural Shock」!
我的室友經常擅自幫我決定:我來美國會受到文化衝擊(Cultrual shock)。其實我都沒有。就是學校食物難吃了一些,遇到人的時候要大微笑或「What's up!?」,認識人的時候要趕緊把手伸出去握一握。或許在美國的第三個禮拜,遇見另一個台灣,才是我受到最多衝擊,也是讓我最開眼界的一件事。
▍來自台灣的「另一種人」我跟Sam就住樓上樓下,同年新鮮人。我們都是土長台灣人到美國讀大學,不用幾個小時就...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