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奇/若有似無時差一小時

路奇:說一個台灣鬼的故事──《紅衣小女孩2》的敘事嘗試和母愛陷阱
太熟悉那些鬼片裡幢幢的影子了。眼角餘光瞥到的青綠色的光裡都像蹲了恐怖的鬼物,觀眾在真正被嚇到以前就用想像力嚇了自己不只一次,又在被嚇到以後帶著殘影回家,上廁所的時候,照鏡子的時候,搭電梯的時候,看窗外的時候,腳伸出棉被外面的時候,腦中記憶體裡存著的恐怖像不請自來的鬼魅。鬼片的後座力很強,因為人人都自帶心魔行走人世,色不是空,受想行識俱是恐怖。《紅衣小女孩2》的導演程偉豪是廣告系出身,操弄影像的技巧... 閱讀更多
路奇:大地藝術祭,新型態的「拯救偏鄉大作戰」?
朋友甲的IG上傳了在直島與草間彌生大南瓜合拍的照片,圖說是:「今年不是瀨戶內海藝術祭的展期,觀光客不多,當地人更少,跟草間南瓜照相不用排隊!」我想起前陣子另一個朋友在千葉的市原鄉間照的地景藝術很特別,他附註:「第一次到日本的『鄉下』,原來日本鄉下這麼鄉下,但連鄉下都很藝術啊。」嘿,朋友,日本的鄉下,可是比台灣的鄉下更加荒僻人煙更加稀少的。▋北川富朗之「愛的風土大盤點」說起來,現在台灣熟知的這波藝術...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