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則文:「翁山媽媽正在努力對抗恐怖份子!」國際譴責下緬甸人對羅興亞衝突的不同看法

2017/09/09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羅興亞人被迫害的議題,在翁山蘇姬執政前就有新聞傳出。從去年緬甸被聯合國指責反人類罪,到今天前諾貝爾獎得主馬拉拉公開呼籲翁山蘇姬可以出面解決,這場令人心痛的悲劇仍沒有止息的信號出現。

到底為什麼曾經是民主鬥士的翁山蘇姬,今天卻成為國際社會撻伐的對象?她為什麼甘願冒著失去多年累積政治資本的風險,也要站在國際輿論的對立面呢?或許,另一種層面來說,是因為掌握著話語權的都是同一批人,就是西方的勢力。

▍這從來不是一個宗教紛爭

當有人用「佛教恐怖主義」形容在緬甸若開邦的衝突,指責信仰佛教的緬甸居民「迫害」穆斯林時,我們可以知道一件事情,這個人絕對沒去過仰光,不然他一定會知道在仰光就有為數眾多的清真寺,以及來自其他鄰近國家的穆斯林移民聚落。如果這能簡單的被歸類為所謂的宗教衝突,為什麼在第一大城仰光的穆斯林跟佛教徒,都能相安無事呢?

這絕對不是一場宗教衝突,而是一個族群衝突,只是剛好衝突的雙方信仰的宗教不同而已。在緬甸有其他各種種族衝突,只是因為雙方都是佛教徒,而沒被世界關注。在這場維持多年的衝突中,西方媒體總是將衝突的起因簡單地歸納為宗教問題,並且把羅興亞人塑造成悲情的受害者與難民,而恰恰就是這一點,讓緬甸人愈加痛恨羅興亞人。

當西方國家將羅興亞人議題擺在檯面上,用所謂「人權」跟「正義」的高姿態批判緬甸政府時,這樣的情況反而就是讓衝突越演越烈的因素之一。很少有西方媒體去訪問緬甸人的看法,而實際上,這場衝突恰恰就是西方殖民者遺留下來的歷史共業。

▍殖民統治埋下的衝突種子

原本為獨立王國的緬甸,在19世紀末不敵西方船堅砲利,最後成為英國的殖民地。在緬甸西方靠海的若開邦,有許多未開發的土地,為了彌補勞動力的不足,英國開始從英屬印度,也就是今天的孟加拉引進大量移民。

英國殖民者對於這些穆斯林移民特別有好感,將大片的西部沿海地區租借給他們,不斷湧入的移民反而開始與當地的佛教原住民產生衝突,許多若開人只好被迫向東遷移,離開自己的家園。

二戰時,在英屬緬甸抵禦日軍的,就是這群穆斯林組成的英國軍隊。相對於日本與翁山將軍結盟,用「從西方殖民者中解放緬甸」為號召,這群抵抗日軍、維護英國統治的穆斯林移民軍隊,反而成為了緬甸獨立運動歷史中的「外來反動派」。二戰結束後,這些英印部隊甚至希望將自己駐紮的緬甸東部地區併入東巴基斯坦,也就是孟加拉,不過被英國拒絕。而英國離開所造成的權力真空,也讓衝突不斷滋長。

▍衝突早在70年前就展開

這些孟加拉穆斯林組成了聖戰組織,開始為自己的「獨立、自由」而戰。緬甸剛獨立時,政府曾經承認羅興亞人的地位,但是羅興亞領袖仗恃著自己的武裝實力,要求建立穆斯林自治邦,遭到政府拒絕,雙方因此展開數次武裝衝突。

隨著歷史走到印巴分裂,獨立後的孟加拉經濟也陷入困難,孟加拉難民如潮水般湧入緬甸。當時仍未控制全國的緬甸中央政府也無力拒絕這些難民,因此100年來幾波的大移民潮,讓緬甸的羅興亞人有百萬之多。這幾十年來的衝突,讓許多佛教徒村莊曾經遭到穆斯林滅村,數千甚至上萬人被屠殺,這樣外來者侵略的記憶深深烙印在緬甸人心中,也就是為什麼緬甸人這麼痛恨羅興亞人的原因。

雙方的衝突,從來不是這幾年才有的事情。緬甸中央政府一直以來都只能控制約6成的土地,其他地區則由各民族的武裝勢力控制。直到今天,翁山蘇姬的政府仍不能控制緬甸全境,這其中也有許多佛教徒與佛教徒的衝突,在歷史的大脈絡下,羅興亞的問題只是緬甸內部諸多矛盾的其中之一。這可以說是個結構性問題,因族群衝突而受害的,絕對不只有羅興亞人。

緬甸社群中所流傳的照片,據稱,圖中母親的兒子被羅興亞武裝份子所殺。圖片來源:臉書

▍單方面指責緬甸 讓人民憤慨不已

西方的指責,某種程度上使局勢更加惡化,對緬甸人來說,西方人的「偏心與抹黑」,讓他們對這群「非法移民」的恨更加強烈。衝突中明明也有許多的緬甸人被殺害,佛教徒村落被焚毀,但是國際社會卻對這些視而不見,儘管緬甸人聲嘶力竭,在網路上登出許多另一方也受害家園被夷為平地、流離失所的真實照片,西方媒體卻很少做這種「平衡報導」。

「翁山媽媽正在努力的對抗恐怖份子」,這是許多緬甸人現在的真實心聲。羅興亞救世軍(ARSA)身為衝突的其中一個主角,常常被西方媒體用一個「官逼民反」的概略性描述帶過,卻沒有人探討過他們的宗旨是消滅緬甸政府,在若開建立一個伊斯蘭國家。對緬甸人來說,這樣的一個「恐怖組織」竟然被西方國家同情,自然是憤慨不已,這也是為什麼翁山蘇姬會悍然拒絕聯合國介入。

▍翁山蘇姬的困境

這件事情不能簡單地指責翁山蘇姬領導的政府,如果對緬甸政局有些許了解,就知道緬甸中央政府目前仍沒有完全控制緬甸全境,加上翁山蘇姬所領導的不是一個只有羅興亞衝突問題的國家,而是有著各民族、政府與軍隊舊勢力競合,盤根錯節利益糾葛的複雜有機體,即便她想處理羅興亞問題,也可能是鞭長莫及,力有未逮。

而同時,國際社會在西方媒體引導下一面倒的批評浪潮,更讓翁山蘇姬認為外國勢力不可靠,因此堅持拒絕聯合國介入這起事件。對緬甸人來說,這些孟加拉人之所以能在過去如潮水般蜂擁至若開,就是因為英國的殖民,讓原本是兩個有明確國界線的國家的孟加拉跟緬甸,變成了彼此的「內地」。

若開衝突下,所有的受害者都值得同情。這篇文章試著用緬甸人的角度出發,給大家不一樣的觀點。因為到今天,沒有太多報導去認真探究背後的歷史成因,以及緬甸政局困境下翁山蘇姬能有的選擇。如果我們只是一味用西方的觀點跟著指責,只會讓局勢更加惡化,再度創造出更多動盪而已。

(註)緬甸人民愛戴翁山蘇姬,故以媽媽稱呼。在緬甸語中直譯為「媽媽蘇」。為方便讀者理解,本文以中文慣用語序習慣,稱為翁山媽媽。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