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何則文:兄弟鬩牆:基督徒與穆斯林的千年糾葛

2015/12/15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伊斯蘭教跟基督教的關係很複雜,他們都是沙漠一神教的成員。從歷史的角度上,伊斯蘭教的確受到基督教跟猶太教的影響。傳統基督教的先知,比如亞伯拉罕、雅各、摩西到以利亞等等,古蘭經都有記載。所以基本上基督教跟伊斯蘭教是信仰同一個神。

有人說不對啊,基督教信耶和華,穆斯林信阿拉。其實阿拉這個詞的意思就是神,「阿」(Al)是阿拉伯語的冠詞,類似英文的”The”,「拉」(ilah)的意思則是「神」,所以很多阿拉伯世界的基督徒,也會用阿拉稱呼上帝,他們根本上就視同一個神。最大教義的不同,在於對耶穌的看法。

猶太教認為耶穌只是個神棍,甚至在猶太經典中有過一個《耶穌的一生》記載一個瑪利亞的兒子耶穌•本•潘得拉(Yeshu Ben Pandera)行巫術最後被處死,可以看到猶太經典中對耶穌的認識。基督教則是如同普遍所了解的,認為耶穌是上帝差遣的獨生子,來解救世人,透過三位一體的教義表示耶穌就是上帝。

伊斯蘭教不像猶太教這麼排斥耶穌,他們承認耶穌的先知地位,叫他爾撒,認為他也是真主派來的使者,帶來了引支勒,也就是新約聖經。但是穆斯林認為引支勒已經被後世的人所竄改,不是原本的面目。但是仍然尊敬耶穌的先知地位,所以早期的伊斯蘭世界對猶太教跟基督教都是很包容的。

早期的穆斯林,反而比中古時期的基督教寬容,這就是為什麼在埃及或敘利亞都存在很多上千年的基督教社群。中古的伊斯蘭世界認為猶太教跟基督教也都是受神啟示的同胞,只是沒有接受到封印至聖的最後啟示,也就是穆罕默德帶來的可蘭經,所以基本還是尊重的。只要繳交人頭稅,同樣信仰一神的異教徒都能生活得很好。

反而是早期的基督教對異端不能包容,有很嚴厲的迫害,就算同屬基督教也是,因為早期教會是中央集權式的管理,唯教皇是從,就算是東方的東正教,也有東羅馬帝國負責統一的宗教管理,相反的中世紀的伊斯蘭教則抱持比較開放的態度。異教徒能自由生活,遷徙,也不會強迫改宗。

初期的伊斯蘭世界是把基督教當兄弟的,聖經記載,亞伯拉罕有兩個兒子,長子是以實瑪利,就是阿拉伯人的祖先;而次子以撒,則是猶太人的祖先。穆罕默德剛創建伊斯蘭時,當時的阿拉伯部落主要都是多神信仰,所以很大一批的伊斯蘭初信者都是阿拉伯的基督徒跟猶太教徒。

伊斯蘭相信希伯來聖經,也就是舊約聖經,也是神的真理,叫他做討拉特,但是因為時間的關係已非原貌,所以穆斯林只會相信最後封印至聖完整而沒有遭到篡改的最終啟示,就是古蘭經。在古蘭經中有許多跟聖經相似的內容。比如不能吃豬肉的戒律,其實最早是出自聖經舊約的利未記。阿拉伯世界為人詬病的石刑,也是出自聖經。所以耶穌對包圍通姦婦女的群眾說過:「你們當中誰沒有罪的,就可以第一個拿石頭打她。」

如果對照古蘭經跟聖經,其風格之類似,舉個例子,請看以下文字:

奉仁慈的上主的名,一切讚美歸於我主,萬物的神。慈愛的主,審判日的主。我們只敬拜你,我們渴慕你的幫助,求你指引我們到正道。你的道路,不是受天譴的路,也不是迷惘的路。

這句話任何一個基督徒看到,都不會陌生,因為用字遣詞跟表現風格都非常像基督教,但這其實是古蘭經的第一句話。

當年啟示穆罕默德的天使在古蘭經被稱作「吉卜利里」,就是基督教像瑪利亞預告耶穌誕生的大天使加百列。在伊斯蘭史學中,傳說穆罕默德年輕時,遇到一個基督教僧侶巴希拉,預言穆罕默德將成為神的使者。從這些故事就可以看到基督教跟伊斯蘭教緊密的連結。

為什麼這樣的兄弟宗教最後會反目成仇?遠期要從十字軍東征開始講起。但是那太遙遠,來講講近代。很多人好奇為什麼基地在敘利亞伊斯蘭國的恐怖份子要攻擊巴黎,有一部分原因是敘利亞曾經被法國殖民。其實過去的伊斯蘭世界很大一部份是像中國一樣有統一的政權。敘利亞、約旦、黎巴嫩到埃及這些環地中海的阿拉伯國家,歷史上很大一部份都同屬一個國家。

隨著伊斯蘭世界最後一個強盛的統一王國鄂圖曼土耳其帝國的衰弱,這些阿拉伯人的土地也被英法列強瓜分,許多地方硬生生被支解成不同國家,這就是今天恐怖主義的遠因。加上中東有重要的戰略地位,冷戰時期也變成美俄爭取的對象,美國曾經扶植過很多親美政權,像早期的阿富汗、伊朗、埃及都是美國扶植的。

受美國扶植的政權傾向西方,如果現在看到70年前的伊朗跟阿富汗照片,會讓人不敢相信,街上女性穿洋裝,也不必戴頭巾。當時當權的政府極力提倡政教分離,試圖消彌伊斯蘭傳統的影響,卻引起反彈,當地人民把親美政權當成是叛國的行為,伊朗因此引發伊斯蘭革命,驅逐親美的國王,建立政教合一的政權。

而恐怖主義的始祖基地組織,起始的時候原本是穆斯林組織起來要對抗俄國入侵阿富汗,最後變成反對整個西方世界。伊斯蘭國的誕生也是因為美國消滅海珊政權後留下權力真空,卻不關心伊拉克國內的派系糾紛,只想扶持反抗軍擊垮親俄的敘利亞阿賽德政權,種種作為造就了伊斯蘭國。

恐怖主義的根本就在於西方世界為了自己的利益而對伊斯蘭世界上下其手,造成動盪,可以說是西方世界作為的反彈跟報應。很多人對伊斯蘭法的嚴刑峻罰感到不可思議,但是歷史上,伊斯蘭國家一向治安良好,人民好善樂施,舉個例子,非洲是愛滋氾濫的嚴重地區,但北非的愛滋病罹患率卻是世界最低的,就是因為伊斯蘭教的關係。

用炸彈跟武力消滅不了恐怖主義,恐怖主義就是因為這些而誕生,以戰絕對不能止戰,美國瓦解基地組織,又生出伊斯蘭國,就算哪天全世界合作消滅了伊斯蘭國,絕對還會有新的恐怖組織出現。西方先進國家對伊斯蘭世界的剝削還有侵略才是種子,人們對伊斯蘭文化的歧視,對穆斯林的偏見,逼得許多只想好好生活的穆斯林轉向極端。

仇恨不能用仇恨止息,只有真正了解彼此,包容跟尊重,才有機會打開對話空間。西方世界想強加自己所謂的普世價值於全世界,卻沒有尊重當地人的信仰跟文化,反倒不如中世紀的阿拉伯帝國,那個時代,只有阿拉伯帝國跟唐朝,每個人有信仰宗教的自由。只有了解,可以化解仇恨,只有包容,可以彌平紛爭。

(作者畢業於國立中興大學歷史學系,現於經濟部國貿局國際企業經營班培訓)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