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秀芷/45度角的天空

余秀芷:噢可惜「礙」不是坐上輪椅眼睛矇住,這樣的話或許有點殘酷……
校園演講,老師帶我進入校門,走往一旁的斜坡進穿堂,接著我眼前的畫面,讓我以為進入一個障礙王國。校內正進行「障礙者一日體驗」活動。體驗上肢受傷的同學,手上的繃帶半滑落、隨風飄蕩;矇上眼睛的同學,依著擔任協助者的同學往前走;戴上耳塞、口罩的同學,在老師的解說下才明白是體驗聽障者;輪椅在走廊上奔馳,十分熱鬧。這類的體驗活動在校園或在各機關單位都十分常見,但我對這方式一直存有疑慮。障礙者的狀態多樣貌,即使... 閱讀更多
余秀芷:別讓「傑出身障獎」淪為環境障礙賽的拚搏
那一年,信箱收到了一份通知,我與母親分別獲得「傑出身障者」、「傑出身障者家屬」獎項,這天外飛來的獎勵,讓我與母親都很驚喜。獲得傑出身障者,需要填寫許多表單,還要寫出自己的傑出事蹟,光處理這些資料,就耗費很多時間與精力。表單裡的基本資料是容易的,我卡關在優良事蹟這一項目,絞盡腦汁、抓破頭皮地想著,我既沒有鋪橋造路,也不是捨身救人的大英雄,哪裡優秀?哪一點值得被表揚?而所謂的「傑出」,其準則到底在哪裡... 閱讀更多
余秀芷:誰跟你殘而不廢?──請看見障礙者的體育專業,別再只看見他「勵志」
在日本新春特別節目《紅白藝能大賞》當中,每年都會將對國家社會有所貢獻的人物,在每段節目中穿插進行介紹。這些人未必是名人,有時是守護電塔的工人,或者如311地震時堅守崗位的人們,而今年在體育這項目中,節目每個階段都介紹一位奧運奪牌國手,包括「帕運」的得獎者。所謂的「帕運」(帕拉林匹克運動會),過去在台灣被稱之為「殘障奧運」,2004年經障礙者反映,正名為帕運。大多的台灣民眾不清楚什麼是帕運,因為台灣...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