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蔚昀:坐月子Połóg──「妳在哺乳,怎麼可以喝有加酒的麻油雞?」

2017/03/18

天下資料,黃建賓攝。

小兒子在台灣出生的頭一個月,我和老公有一次帶他出去接大兒子放學。學校老師看到在躺在嬰兒車裡的小兒子,都圍過來說:「哇!好可愛!他多大了?」當我們回答他還不到一個月的時候,老師們大驚失色,後退一步,說:「他可以出來嗎?」旁邊一個來接孫女放學的阿嬤插嘴說:「還沒滿月,妳怎麼能帶他出來啦!」

這件事讓我想起更早以前,我去幫兩個兒子買衣服,店員們看到我微凸的肚子,問:「媽咪妳剛生完喔?」我說對啊,我兩個禮拜前才生。她們露出驚訝的表情,說:「妳可以出來喔?!坐月子不是不能出門嗎?」接下來,就對我提出一連串關心:「妳洗手用什麼水?跟妳說,千萬不能用冷水。」「妳不要吹到風喔,要保暖。」「妳不要拿重的,不要太累。什麼?妳出院那天還打掃?不行啦,還是要多休息。」「妳有沒有洗頭?啊!妳洗頭了?不要洗太多次頭,妳看起來好虛弱。」「誰幫妳做月子?妳有喝月子水嗎?」……

因為第一胎在波蘭生,所以這些五花八門的禁忌,我都沒遇到過。相反的,波蘭的助產師還告訴我們,要多帶新生兒出門:「10天就可以出去了,下雪也沒關係,不要颳風就好。」如果天氣真的太差不能出門,也要把臥室的窗戶打開,讓嬰兒吹吹風(台灣的老人家聽到這句話,應該會嚇到下巴都掉下來吧!),不然整天關在有暖氣的屋子裡會太悶。

「可是這樣子……他不會冷嗎?」我忍不住問。「不會啊,妳就給他穿毛衣、戴帽子、蓋毛毯,就像是帶出去散步一樣。」助產師說。

雖然我一開始也曾經懷疑:「這樣給嬰兒吹風真的好嗎?」但是吹過幾次後,他好像也沒有怎麼樣,依然頭好壯壯,於是我也就接受了波蘭的「硬漢式」育兒法。

▋波蘭女婿與台灣家庭的月子風暴

想當然耳,在波蘭這種連嬰兒都要很堅強的地方,是不會有坐月子或是對產婦呵護備至的文化的。我在醫院生完第二天,就自己去洗頭洗澡了。當我因為剖腹疼痛而走路直不起腰,醫生還對我說:「真的有這麼痛嗎?挺起腰來!」我實在不想在這樣的醫院待太久,所以拚了命要好起來,後來果真3天就順利出院回家了(波蘭的自然產和剖腹產都是住3天)。

根據波蘭的習俗,產婦在生完後也沒有特別的飲食禁忌,或者要吃某某食物進補的概念。我父母那時候剛好要來波蘭探望我和新生兒,我於是拜託他們幫我坐月子。愛護女兒的他們從台灣帶來了生化湯、米酒和中藥材,幫我煮了各種月子餐(麻油雞、麻油腰花、花生豬腳……)。但沒想到,這次坐月子竟然差點坐出家庭風暴。

風暴的導火線是一瓶媽媽幫我煮來補身子的藥酒。我放在冰箱,老公看到問那是什麼?我說是藥酒。他一聽就激動而且難以置信地說:「妳在哺乳,竟然還喝酒精?妳不怕這會損傷嬰兒的大腦嗎?」不管我再怎麼解釋,說酒精只是拿來活血,發揮藥效,這都煮過了,酒精成分都蒸發了……他都聽不進去。我們於是大吵了一架,吵的過程中我發現他不只對藥酒不滿,對麻油雞也很不滿(「那裡面也有酒!你們一點科學精神都沒有!」),甚至對我父母每天來我們家幫我煮菜也很不滿(沒辦法,空間太小,難免有磨擦)。最後,我只好把藥酒倒進水槽,結束這場爭執。雖然父母還是幫我把月子坐完了,但是我經常要處理父母、老公和我自己的情緒,整個月子的過程中都覺得很累。

▋你想要接受照顧,還是要獨立生活?

有上次的殷鑑,這次坐月子前,我特地先和老公溝通,告訴他我不會喝藥酒,不會吃太多麻油雞(而且一定會煮到酒精蒸發),我父母不會天天來,只會兩三天來一次,你不想吃他們煮的就不要吃,這只會持續一個月……他滿口好好好,當然當然妳父母可以照顧妳,妳需要父母幫妳煮菜,要多休息,沒問題……但是坐了半個月的月子,我們還是吵架了。

和上次不一樣,這次我當機立斷做出決定:與其坐得那麼辛苦、委曲求全(讓所有人都開心,但自己不開心),那還不如不要坐。我打電話告訴父母,不用來給我做飯了,如果真的忙不過來需要幫忙,我會再和他們說。

當然,我一開始會覺得不滿(我只是想好好坐個月子,把握難得的機會給父母照顧一下有這麼難嗎?),也會覺得老公無理取鬧、不懂得體貼我。但是換個角度仔細想想:如果今天我們互換立場,他看起來好手好腳能吃能睡(生完孩子的我,在他眼中應該就是如此吧,畢竟波蘭人不會像台灣人一樣覺得生孩子是傷元氣),他父母卻一天到晚跑到我們家來給他做飯,要「照顧」他,我大概也會覺得自己的空間被侵犯、自己的生活被打擾而情緒爆發。我可以要求並且接受我父母的好意,但這不代表我老公就需要這樣的好意。有時候,為了保持家庭的完整和獨立,來自原生家庭的好意是必須忍痛割捨的。

後半個月的月子,我過得和平常沒兩樣,沒有特別吃進補食物(除了好友幫我做的滴雞精),和老公兩人分擔煮菜、育兒等家事。雖然有時候會因為忙亂而沒吃飯,因為疲累而生氣、難過、覺得孤單……但總體來說,心情很平靜。

或許,這樣有點孤單、疲累但安靜、不必擔心別人看法的尋常日子,對我來說才是真正的休息吧。

     

延伸閱讀:

瑞典的「爸爸學」

我的歐洲家庭給我的震撼教育

做一個勇敢的女生,櫻花妹行不行?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