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古人有云:「名正而言順,名不正而言不順,言不順則事不成。」這次年金改革中,官方的說法是:年金若不改革,政府會破產。沒錯,年金結構失衡,的確是造成政府財政惡化的主因。但若要把財政失調的原因,全部都歸咎於年金失調,未免也太過沉重,也讓目前領年金給付者憤憤不平。因此,有必要在此重新思考年金改革目的為何,並且回歸到國際上公認的退休準備模式。

從國際的角度來看,世界銀行早在20多年前,就提出「退休準備三層制」的概念。第一層是以國家為責任的基礎年金,強調國家對人民的照顧,著重於制度的衡平性。第二層是以確定提撥制為主的職業年金,著重於年金的可攜帶性。第三層則是以租稅優惠為主的商業年金,著重於政府鼓勵人民自我儲蓄。

為了達成這個國際上的退休準備模式,我認為此次年金改革應該依此提出三大改革訴求:整合、可攜及永續,並以這三個目標,來檢視國內各項退休金與社會保險制度。

▋用「社會基本安全法」進行基礎年金整合

眾所周知,台灣的年金制度,歷經長年期的失衡狀況,再加上未來大量的退休人口,財務上已經面臨相當嚴峻的狀況,這也就是改革的重要原因。

然而環顧世界各國在進行改革之初,各類年金體系均相當平衡,改革也因此可以執行相當順利。以瑞典為例,第一層社會年金整合為基礎年金,並分為以保費為重的「所得年金」及以稅收為重的「保障年金」。而第二層的職業年金則是採用確定提撥制。瑞典在此基礎下將第一層社會年金隨著人口結構與經濟發展做出相對應之調整,而建立了舉世聞名的「名義式確定提撥制」(NDC)。

反觀國內,各類制度相當繁複,而且內容差異性極大。就第一層的社會年金而言,就有以保險制為重的勞保年金、國民年金與公保養老給付,以及以福利為重的老農津貼、老年基礎保證年金,以及身障津貼等。以現階段而言,要達成國外基礎年金制度,有非常大的阻礙,最大的困難點就是整合不易。若要逐一調整各類制度的內涵,達成統一的模式,看起來曠日廢時,而且難度極大。

筆者認為,一個可能的處理方式,就是另外研擬「社會安全基本法」,找出基礎年金下「所得年金」與「保障年金」的運作方式,並提出一些基本原則。其內容可以包括地板原則、天花板原則、所得重分配原則等等,並以這些原則為基礎,重新定義保費繳納方式、保險給付公式,以及津貼認定方法,做為日後整合基礎年金的依據。

▋職業年金提撥制,搭配合理漸進調整

至於第二層的職業年金,國內現況是大部份均採用確定提撥制,包括勞工退休金及私校退休撫卹制度,只剩軍公教退休年金制度是採用確定給付。鑑於職業間的衡平性與職業年金的可攜性,未來的軍公教退休金制度可以改採確定提撥制,以促進職業流動。

然而在制度轉換之際,必須要有一些配套措施。首先,針對一些特殊工作類型的軍公教,必須要增額提撥,例如執行戰鬥勤務的軍人、長年在海外打拚的外交人員、執行危險任務的警察與消防人員等。其次,如何處理過去制度所產生的巨大財務缺口,便成為改革中最重要的任務。建議可以採用「以時間換取空間」及「多元漸進」的原則,策略包括合理調整給付內容、退休給付納入個人綜合所得稅、退休人口再就業計劃,以及政府撥補計劃等。

最後,還可以參考美國401(K)制度,鼓勵人民提早做退休規劃。同時利用自選平台機制提升基金投資報酬率,並減輕政府負擔。此外,政府也要設計良好的機制,鼓勵雇主將利潤多提撥於員工退休基金,提高員工老年安養的品質。

以上的作法除了可以達成制度整合與退休金可攜性的目標,尚具有止血的功能。如此與傳統常用的開源節流策略相結合,方能使年金制度永續經營。

瀏覽次數:99+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人生應該有趣,投資必須無聊──香港「懶人基金」的啟示

台灣的年金改革,可以從瑞典學到什麼教訓?

官版年改方案,能達成改革目標嗎?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