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上週末在一場台東區的國小足球賽事上,我為一群多半來自中產階級的國小學生加油打氣,他們對上的是台東偏鄉的一處常勝軍小校。有著黝黑膚色的高壯對手們果然不同凡響,他們稚嫩的外表與認真的神情,讓人想起曾是「翻滾男孩」的李智凱。

李智凱在今年暑假的世大運上拿下金牌,為林育賢導演的「翻滾三部曲」劃下完美的句點,台灣的民眾再次被運動員的熱情與毅力所感動,台灣體育發展也瞬間引起熱議。然而比賽已經過了3個月,熱潮不意外地再次消退,台灣的運動環境有沒有機會改變,至今仍是未知數。

李智凱得到金牌的記者會上,可以清楚看到一旁林育信教練,一路上的知遇之恩功不可沒。然而,究竟有多少位運動小健將,得以在家人或國家資源的支持下,一路追隨教練到國家級的場地,最終得到眾人的肯定呢?這個問題反映了台灣運動教育長久以來的問題。

偏鄉缺的到底是什麼?

球場上英姿煥發的男孩,穿著體育署補助、已明顯過小且洗滌太多次而變薄的球衣,並沒有影響他們的表現。一位男孩瞬間快速閃身成功、射門得分!

以偌大的台東縣來看,首善之區的台東市僅有一座夏天才開放2個月的游泳池,其他時間,縣民只能選擇門票高達250元、長度僅25公尺的台東女中民營化游泳池。所以,偏鄉缺的就是看得見的硬體建設或是球衣嗎?不見得。

當那位偏鄉小選手再度得分時,把兩隊比數拉開至10分。然而,他們的帳篷休息區仍是一片安靜。除了沒上場的幾位預備球員外,只有一位教練在他們身旁冷靜地站著。反觀一旁有母親、爺爺、奶奶拿著陽傘、毛巾與運動飲料,有老師大聲喝采、加油,還有父親拿著大鏡頭捕捉畫面的市區孩子,就像是兩個世界的平行線。

在經濟發展極度不均的台灣,缺乏工作機會的偏鄉,家長唯一的選擇往往就是到異地打拚,許多孩子都在隔代教養下成長。連學校教師都有大半是外地來的約聘職,要這些老師在資訊缺乏、交通不便的環境下做長遠人生規劃,說實話也是不公平的。正因如此,難得拿到交通補助來市區比賽的台東偏鄉孩子,只有一位兼任教練的老師陪同,也就再正常不過了。

我們都曾年輕過,無論遇到升學、失戀或各式各樣成長的煩惱,家長、教師都是同儕之外支持我們的底線。但偏鄉的孩子卻遭遇父母長期缺席、教師流動率高的情況,缺乏「陪伴」間接成為他們在迷惘時放棄或走偏的主因。因此偏鄉更根本的問題,其實正是要設法讓那些大人得以「留下」,無論工作機會與職涯發展都是。這與整個國家長期重北輕南、重西輕東的政策脫不了關係。

究竟是「真平等」還是「假平等」?

台灣高中公民教科書上,敘述我國的憲法具有「實質平等」時,以「原住民考試加分」為例。這種「平等」概念所設計出的資源投入,與美國中等教育政策的邏輯有些雷同。

先進國家的教育當局都知道,教育發展不均將會導致國家發展的問題。以美國為例,他們每年投入大筆經費在找回中輟生、做補救教學,可是多年來成效並不好。反觀被公認為教育資優生的「芬蘭」,在教育資源的投入上卻有截然不同的策略。

芬蘭將大筆經費投入孩童7歲以下的親職教育、幼兒園教育等,再搭配慷慨的育嬰津貼、育嬰假,讓國家內多半孩童都能在雙親的陪同下長大,間接讓北歐國家少有如南韓、台灣等過勞國家所遭遇的少子化問題。

一直以來,台灣政府從政策制定、資源投入,都習慣押寶在「較看得到直接成效」的高等教育上。先姑且不論這個邏輯是否正確,我們卻可以清晰看見偏鄉孩童在這場教學資源的爭奪戰上,一開始就因缺乏陪伴、導致學習狀況不佳而被判出局。即便後來升學時有加分政策,但能受益的多半是擁有原住民血統卻與漢人生活無異的「都市原住民」,真正來自偏鄉的孩子其實鳳毛麟角。而一直被批評為漢人本位主義的「加分政策」,此時更像是宣示意味濃厚或彌補虧欠心態的「假平等」證據。

再用同樣的思維回顧體育場上,幾位世界知名的台灣網球好手,幾乎不意外地來自網球世家。那些足球小將如果也能有政府資源的規劃與投入,能夠在更健全、溫暖的童年成長,遠比等到青少年階段才有的體育中學奧援、或在得獎時帶著重賞意味的「國光獎金」來得有意義。

小時了了、大未必佳的台灣運動員

許多人都發現,台灣青少年從足球、田徑到棒球的國際賽事表現,常常都是名列前茅,可是贏在起跑點的台灣孩子,卻總輸在終點線上。這透露出台灣訓練小小運動員的急促與短視問題。

以偏鄉小校發展足球運動來看,校方在缺乏教育資源的困境下,因為毫無選擇,只能讓孩子們賭上「體育」這條路。在中產階級小孩廣泛接觸不同領域的事物時,他們沒有選擇地拚命練球,投入時數的差別也在各大比賽中看到成果。這些小小卻甜美的果實,卻讓大人小孩如同上癮般,不斷地往更大的榮耀前進,而忽略了需要同時精進的課業與品德教育。

大部份小選手們因為過小開始練習,只有少數能像李智凱那樣撐過撞牆期,在乏味且痛苦的訓練過程持續前進,最後幸運地站上舞台。在體育教育上缺乏規模的台灣,運動員短暫的黃金生涯過後,只有屈指可數的教練缺,更多人又因為沒有其他技能而陷入另一個困境,國際知名的紅葉少棒選手即為一例。

台灣目前推動的教改,從課綱爭議到學習方式,都已獲得各方關注,然而這些教改方向卻仍未關注到其他四育的均衡發展。多數天份不在「國、英、數、社、自」上的孩子權益,再度遭到菁英份子們的忽視。在台灣遇到產業發展瓶頸的時刻,也許正是我們改變傳統思維、拋棄過去菁英思想模式的時候,取法成功的國家,認真讓教育的根本得以平等。否則偏鄉足球小將們的風光的背後,將永遠帶著濃濃的哀愁。

瀏覽次數:153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