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政暉:性平教育退出校園?別怕!

2017/06/02

本文圖片皆為作者提供。

大法官釋憲第748號,在2017年的5月24日,扎扎實實地為台灣人權寫下新的一頁,也象徵著台灣又再往先進國家邁出了歷史性的一大步。

正當挺人權的國人歡欣鼓舞之際,「反同團體」仍持續動作頻頻,除了在媒體上繼續發表言論、計劃推動「專法」,而更讓大家擔憂的,是台灣政府於十多年前擬定並推動的「性平教育」,可能會因反同團體策動政客,而不得不退出校園。

多年前遭到歧視身亡的玫瑰少年葉永鋕,他的母親在兒子過世後以勇氣和大愛,間接促使台灣政府推動性平教育。這絕非反對者說的是在推廣「性愛雜交」等無稽之談,而強調的是要學生了解自己、進而尊重異質性與他人的選擇。如果最終性平教育仍不幸無法繼續在學校中存在,該怎麼辦?筆者在此大膽提出「性平教育退出校園,也不需要擔心」的幾個理由:

▋令人驕傲的台灣學生

當人們對於「性平教育退出校園」感到憂慮時,抱持的態度,正是認為「教師」是學生學習唯一的來源,如果老師不教,學生就無從得到知識。但在資訊發達的今天,這些擔心,是有些過度了。換個角度思考,從小到大,我們的教科書中總告訴學生要成為一個堂堂正正的好國民,那為何投機取巧或貪小便宜仍成為許多人共通的特性?這是否證明了,教科書與教師並無法全面對學生造成影響呢?而這趨勢在「翻轉教育」蔚為流行的當下更是如此。

在5月24日當天,反同團體聚在司法院前抗議,在大法官釋憲結果公布後,這群人變得更激動,與隔條馬路的校園內冷靜舉著彩虹旗的北一女學生,形成強烈的對比。這群還不到20歲、尚無投票權的年輕人,正以自己的理性行動,說明了自己遠比對面那群可以投票的「成年人」,更知道尊重人權的可貴。

筆者服務學校的校慶,是由學生會的成員們設計與執行。在台東的這群學生對於「婚姻平權」的支持並不亞於北部學校。當得知「國際特赦組織」提供一系列的挺同資源後,他們與對方聯繫,並收到了可愛的挺同婚紙牌與自製手環,在釋憲案通過之後,學生們還準備了一個小黑板,將這些資訊通通寫上去,以便參與闖關活動的國中、高中生,有機會對於這個議題更加了解。

在加拿大、法國相繼選出30多歲的國家領袖時,台灣政界、商界與學界卻是一片老態龍鍾,兩者的強烈對比也彷彿說明了國家發展動能的現況。要改變這個狀況,正應該從教育界開始。當教師們真心相信這群年輕學子們,並放手讓他們自己去學、去冒險、去改變,台灣的未來將會更好的。

▋民間組織齊聲援

歷史悠久的國際特赦組織除了長期不遺餘力的聲援台灣與世界各地人權,近兩年他們推出的「寫信馬拉松」活動,更已讓台灣幾萬名師生與世界同步,用「一枝筆」敦促各地欺壓人權政府單位進行改變。今日的「教育」再也不是教師們的專利了。

同時,許多國內年輕的政治人物、新創政黨、社會企業等,也結合新時代的媒體,為許多熱門的公民議題,提供思路清晰、好懂且客觀的文章與影片。八股的教科書,正與過時的考試制度一同面臨極大挑戰。

今年5月,由台灣吧、貝殼放大、圖文不符合作推出的「溫柔革命:屬於每一個人的性別書」計畫,此時正透過募資平台向大眾集資,他們盼用業界標準的美編、說故事技巧,以及不受僵化制度綑綁的思想,為小朋友、年輕人與長輩,打造三冊不同觀點、不同重點的「性別書」,他們在意的,早已不是困在校園內的「性平教育」,而是與每個人息息相關的「公民教育」。

這些源源不絕的民間力量,我們看到的正是台灣的年輕希望。

▋教師們,我們可以做得更多!

試想,一位反同的教師,他/她會將課本內容中的尊重多元內容忠實傳達給學生的機率有多高?那麼,支持性別平權的教師,即使沒有性平教材,不也能用自己的方式,把這些觀念帶給學子們嗎?

中學的性平教材,除了輔導課之外,主要就是出現在公民課中。一旦性平教育的章節被迫刪去,公民教師們最簡單的做法,正是延續前一節的「美國種族歧視」內容,將此一退出校園事件,直接轉為最鮮明的「負面教材」;下一步談論台灣政府政策制定的章節時,也能將葉永鋕母親如何推動「性平法案」的過程,配合既有課程內容向學生介紹。

教師是個擁有高度自主的工作,當每個人都在擔心被AI人工智慧取代之時,一個有獨立思考能力、與時俱進並給予學子們鼓勵與機會的「陪伴者」,卻是無可取代的。所以,當性平教育退出台灣校園的危機四起時,別怕!因為這也是我們「翻轉」這個社會的最好時刻。

     

延伸閱讀:

小心,別掉進「山寨版」的性別平等教育!

高中生需要怎樣的性平教育?

房思琪的悲劇──淺談厭女文化下的階級暴力與循環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