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英傑:雅加達選舉大冷門?印尼民主不是倒退,而是創造歷史

2017/05/10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2017年的雅加達省長選舉雖然早在4月19號結束,至今卻仍然餘波蕩漾。官方正式公佈選舉結果,尋求連任的華人省長鍾萬學以42%的得票率落選;而他之前沸沸揚揚的污衊宗教案,也在近日正式被判刑2年,沒有緩刑而且當庭收押。

這次雅加達省長的選舉,不只是媒體預測錯誤,就連所有傳統和網路民調也出現極大的誤差。各國媒體分析鍾萬學落選的原因和法律訴訟的結果,往往總結為宗教和種族因素。大批群眾聚集在監獄外面不肯離去,用唱歌、禱告、咒罵或靜默不語來支持在裡面的鍾萬學;而全國各地,也每天都有人到雅加達去看那成千上萬的鼓勵花牌(現在要改送到監獄外面了)。

對我來說,很多事情都有更深層的原因。這段時間中有越來越多證據和報導慢慢浮現出來,讓我看到除了宗教和種族因素之外的其他面向,而鍾萬學的落選,某程度上,似乎反而代表了印尼的進步。

▋這次雅加達選舉,到底發生了什麼?

我認為,這次雅加達選舉就是多數和少數穆斯林的資源爭奪戰。華人,尤其是鍾萬學,只是被夾在中間當犧牲品。佔大多數的溫和穆斯林並不認同極端團體的教義和暴力行為,甚至提出不認同印尼多元文化的極端份子應該搬到其他國家居住;可是他們也擔心如果鍾萬學當選,98年的暴力事件會再次發生,而影響到現有的工作和生活。加上錯綜複雜的心理因素,還有多數貧窮人口的非理性因素(Emotional and non-rational factor),讓這次選舉符合了大家常說的:選舉最終的結果,通常不見得是最理性思考的結果;選出來的通常也是選民最喜歡的人,而不見得是最好的人。

雅加達首長選舉大概就跟台北市長選舉一樣,都是各黨派的兵家必爭之地。不只是因為這裡是首都和中央政府的所在地,更是印尼最重要的經濟中心,加上首都特區的編制和預算比照省級單位,2017年大約有1,500億台幣左右的中央預算撥放下來,還有本身政府下面各個公司的營運收入。同時,現任總統佐科威就是擔任了雅加達省長而直接選上總統,更讓這個位置充滿了想像力和吸引力,也讓很多人認為雅加達選舉就是總統的前哨戰。在這樣的特殊政經地位下,雅加達彷彿整個印尼的縮影,代表了印尼各方的勢力和實力。

鍾萬學集華人、基督徒和外島客家人三重弱勢身分於一身,在原本的雅加達省長佐科威當選總統之後以副手的位置真除,並於2014年正式成為省長。他上任後雷厲風行的推行改革和掃除貪污,市容和官僚主義的改善有目共睹,70%的市民肯定他施政的成果,卻也讓很多人想要除之而後快。他的落選讓極端宗教團體及支持者認為是一項大勝利,媒體也紛紛做出類似解讀。然而,這一切真的只是因為宗教和種族嗎?

▋宗教與種族,並不是政治上真正令人在意的事

我們來看看幾個例子,就知道實際的原因並不全是這樣。

首先,這次選舉中主要被反抗的對象,其實不是鍾萬學,而是總統佐科威。這個目的在2016年11月4日第一次抗議活動中就表現了出來,遊行本是抗議鍾萬學「污衊」古蘭經,最後卻演變成要求總統下台。總統是道道地地的爪哇人,也是血統純正的穆斯林,在宗教上和種族上,和抗議民眾是完全一樣的。

第二個例子,就是鍾萬學的得票率是42%,依據2010年的全國人口普查,印尼華人只佔1.2%,穆斯林則有87.2%,若不是非華人的穆斯林支持,鍾萬學不會有42%的得票率。而對比於鍾萬學的,就是競選對手阿拉伯裔的阿尼斯(Anies Baswedan),印尼阿拉伯裔人口比例大約是2%,而他的得票率是58%。

第三個例子,若宗教和種族真的是最重要的因素,那為何在選舉期間,不讓鍾萬學副手,也是去過麥加朝聖的穆斯林爪哇人加洛特(Djarot Saiful Hidayat),進入大清真寺參加禱告,反而讓華人基督徒陳明立(Hary Tanoe,印尼企業家)在不同的清真寺裡面對穆斯林發表演說

而選舉前後,大印尼運動黨(Gerindra)的主席普拉伯沃(Prabowo Subianto)旁邊和背後站的,除了極端團體的人之外,就是基督教華人陳明立和天主教華人郭建義(Kwik Kian Gie,前任財經工業統籌部長)。勝選當天晚上他們還與這些華人基督徒天主教徒吃飯喝酒慶祝,可見並非單純以宗教和種族劃分你我。

如果再把格局拉大一點,印尼政府除了剛才提到的前部長郭建義之外,曾經擔任內閣的還有天主教華人馮慧蘭(Mari Elka Pengestu,前任旅遊與創意經濟部長)、基督教華人呂有恩(Enggartiasto Lukita,貿易部長),天主教華人湯連旺(Thomas Lembong,投資協調局主席)、天主教華人楊賢靈(Ignasius Jonan,礦業及能源部長)……。這些傑出的華人部長上任的時候,並沒有任何團體用宗教及種族的名義發起抗議或遊行。

另一方面,勝選的候選人也沒有提出要實施宗教律法(Sharia)、禁酒或禁止所有娛樂場所等宗教性的政見。之前來訪的沙烏地沙爾曼國王,不但縮減在宗教上與自己更接近的印尼的投資,反而加大了在無神論的中國投資金額。中東難民冒險要到達的地點也不是同種族、同宗教的國家,而是富裕自由的歐洲和美國。這一個個例子都可以證明,宗教在印尼、阿拉伯甚至全球,都不見得是最重要的考量因素。

▋真正的問題,在於貧窮者的易受操弄

那這次選舉爆冷門最主要的原因到底是什麼?我認為其實就是一個全球同樣面對的大問題:貧富不均!

全球最幸福的兩個國家──丹麥和挪威,吉尼係數(Gini Ratio)大約是0.25左右。台灣在2016年的係數是0.338。而依據印尼國家統計局的資料,印尼在2016年的吉尼係數是0.397,前一年則是0.40,正在警戒線上。而且這還是全國平均數字,若在雅加達,吉尼係數其實更大,也就是貧富差距的範圍更顯著。

中產階級要的就是安定的生活,享受努力工作和金錢可以帶來的樂趣,而不是嚴格清教徒的生活模式,因為和宗教相比,現世生活的快樂的確有吸引力多了。佐科威在2014年擊敗另一位同宗教、同種族,而且有軍方背景的強人,不就是因為佐科威本人是一個成功的生意人,加上治理梭羅市有成,印尼人民希望他能帶領印尼經濟發展,改善人民生活?前幾天完全沒有執政經驗、年僅39歲的馬克宏當選了法國總統,也是因為他是一個成功的商業人士。大家內心最深處的考量都不是種族和宗教,而是改善經濟和生活。

依據著名的波士頓顧問集團(BCG)統計,2017年的印尼中產階級人口大約是1億1千萬人口左右,約佔了總人口數的42.65%,也就是約等同於鍾萬學的得票率。而巧合的是,鍾萬學勝選的地區在西雅加達和北雅加達,都是雅加達相對比較富裕的地區。

在中產階級和少數的富裕族群之外,佔過半數的群眾都是貧窮和弱勢。而在任何一個地區,貧窮和弱勢的草根選民常傾向怨恨政府,而且也最容易被政客操弄。印尼的狀況更是如此,因為在這裡,越貧窮的人往往越虔誠,生命中除了宗教別無一物,一般知識和意見也從具有宗教身分的人員得知。

▋不問背景,只問你能不能讓我的生活變好?

印尼經濟一直在發展,然而不患寡而患不均,弱勢還是一樣貧窮,依然沒有分享到經濟成長的果實,有時甚至會成為政策的受害者。把希望寄託在另外一個人身上,期待讓自己的經濟狀況變好,也是必然的現象。這道理其實不難懂,當手中握有可能改變什麼的投票權,人們心底最大的疑問就是:你能不能幫助我改善生活?你可以是基督徒,可以是天主教徒,可以是華人,可以是阿拉伯人,種族和宗教在面對人性最基本需求的時候,並不是排在第一位的。

這次選舉其實很明顯的就是所謂的舊勢力集結反撲,貧富落差加上利用宗教理由刻意挑弄情緒,讓雅加達弱勢找到機會發洩憤怒,極端宗教團體便藉此伸出奪權之手。佐科威總統在今年的內閣會議提出:2017年的目標之一,就是縮短印尼的貧富差距。只有讓人民富裕起來,才能改善自身的教育、努力維持社會安定,消弭那些對多元文化與種族的挑撥。

在印尼,權力的最終目的,通常是獲得分配金錢資源的機會,而不是以傷害少數族群為目標。印尼人常說的一句話,沒有錢的權力一點都不性感(Power is not sexy without money!)明白講出了選舉的目的。

佐科威和鍾萬學會成為這麼多政治人物的目標,最主要原因就是在預算上完全不願意妥協,讓人無法上下其手。雅加達政府也因為鍾萬學建立的陽光電子預算系統,得罪了很多人。打擊貪污的「缺點」在這次選舉其實也表現出來,那就是雖然國家政府省了錢,可是大部分民眾還是一樣貧窮,還是被人利用宗教和種族的外衣來挑撥。這一點值得我們參考,因為對窮人來說,他們要問的還是一樣:打貪能不能改善我的生活?

▋鍾萬學的落選,不見得是壞事

有不少人把這次雅加達的選舉類推到2019年的總統選舉,我個人認為不太適合。首先,這一次的選舉沒有人做出正確的預測,在一個同樣的預測基礎上再做出另外一個範圍更大、牽涉人員更多的預測,結果通常會失真。其次,這一次雅加達的選舉,不管是過程還是結果,很多都是印尼建國以來「第一次」。這也代表著印尼的民主正在尋找自己的腳步和方向,打破過去的框架,找出屬於印尼自己的民主風格和節奏,也會造成之後的每一次選舉都會充滿不可預期性,這是民主逐漸深化之前的好現象。

而鍾萬學落選,未必不是好事。他的這次參選不只創造了歷史,也改變了華人參政的印象。最重要的是,他打破了華人都是商人,也只能做商人的刻板印象也鼓勵了很多年輕華人投入政治,因為他讓很多華人看到,自己的權益一定要自己爭取。他在訪問中也說,自己最大的成就感,就是看到一般大眾對政治關心,不再像以前一樣冷漠,這是印尼最大的進步,他感到非常欣慰。

從宗教和種族角度來看,鍾萬學打開了潘朵拉的盒子,讓所有意見都攤開在陽光下公開討論。雖然引起不少對立,可是卻也強化了不少人的意念,就是印尼不能這樣對待少數族群和宗教。多元文化、多元種族與多元宗教的概念第一次在印尼歷史上引起如此熱烈的討論,也在很多小孩和青少年心裡扎根,相信這種籽會持續長大,成為未來印尼穩定的基石。

     

延伸閱讀:

打破族裔政治天花板 雅加達省長鍾萬學用科技對貪瀆宣戰(上)

打破族裔政治天花板 雅加達省長鍾萬學用科技對貪瀆宣戰(下)

雅加達新首長出爐,台灣的新南向請準備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