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英傑:印尼版的轉型正義,終於要開始了

2017/03/17

印尼1965年開始的清共行動,造成大量人民被殺害。圖片來源:Global Research

1965年到1966年,對印尼是慘痛而且黑暗的一段歷史。1965年蘇哈托將軍發動政變,隔年登上總統大位。那一年,他發動清共,剷除印尼所有無神論的共產黨員,不分種族和地域,不需經過審判,就由軍方或警察處決,推估有上百萬人因此死亡。據我那位也是受難者後代的岳父說,當時河裡都是浮屍,被處決的人就直接丟到河裏,連掩埋都不必。

之後,蘇哈托政府以華人帶進共產主義的理由,將華人直接等於共產黨,全面禁止華文學校和華人傳統。當時大部分在印尼出生長大的華人,若要留在印尼,就要宣誓入籍、去掉華人姓名,全面印尼化;若不願意,就只能去中國。這是所謂「排華」的開始,也是讓印尼華人回歸中國或散居海外各地最大的一股力量。

這些事情對印尼社會有多大影響呢?50年後,今日的印尼語言中還是充滿對共產黨的恐懼。印尼人會開玩笑的說,要陷害一個人,就說他是共產黨;而上了年紀的華人被問到1965年事件時,很多人還是欲言又止,不想也不敢公開提到那段歷史。蘇哈托政府刻意打壓30多年下,現在60~80歲的受難者第二代多數不敢談論這件事,也不願意提到受難家庭的過往,深怕哪一天,荷槍實彈的軍人又出現在門口。我妻子的姑姑現在住在洛杉磯,她當年才8歲,目睹父親被軍人押上軍車,從此沒再回過家。她今年60歲了,即使拿著美國護照、住在美國快40年了,看到印尼軍人還是害怕發抖,可以想見影響的程度。

這件事,其實讓很多華人和爪哇人害怕卻又期待。害怕的是政府傷害的幽靈一直在心中盤旋,期待的是一定要讓施暴者和受害者得到公平的評價。即使施暴者已經離世,還是有很多人期待真相能夠大白。

▋公開美方文件,至少復原當時真相

去年,總統佐科威被提問,政府何時要替1965年的受難者平反?他一言不發的離開,讓許多媒體揣測,印尼政府並無意解決冤案,甚至還嘲笑佐科威是傀儡,無法撼動蘇哈托強人政治留下來的勢力。一時之間,許多媒體對佐科威的軟弱態度失望而且大加撻伐。

為何蘇哈托已過世,政府還不能還受害者清白?原因就是政變之後,文件不是被竄改,就是已經「被消失」,佐科威政府即使想要還原事實真相,也苦無實際證據,只能讓媒體和個人各說各話,也無法澄清或否認。但,這並不表示佐科威政府沒有在進行轉型正義的程序。

前幾天的新聞報導終於揭露,因為在國內的證據沒有線索,佐科威從兩年前上任後,就下令轉向國外尋求證據。印尼政府政府發函給美國中央情報局,請求解密並提供1965年到1966年美國外交官在印尼收集的第一手情報資料。這項正式請求,已經獲得美國正面的回應,文件現在正由印尼政府分類和翻譯中,完成之後會公諸於世。讓這些資料呈現在印尼國民的面前,也算是政府能做的最大努力。

蘇哈托當年就是得到了美國中情局的支持,而推翻親社會主義又反美的國父蘇卡諾。那時的美國有權可以到處觀察印尼社會狀況,記錄的水準也比剛建國不久的印尼官員高出許多。當年涉入的許多人都已死亡,對印尼政局不會造成太劇烈的影響,政府整理、公布這些文件的行為,讓人看到他們對轉型正義的努力。

▋在未來,能不能還給更多人公義?

可以想見,文件公布後必定會在社會上掀起一陣平反波瀾,強大的民意壓力,也可能逼迫政府再開放1998年黑色五月暴動的文件。被懷疑涉及暴動的前軍事將領普拉伯沃(Prabowo Subianto)是否真的與整個排華行動有關,也將真相大白。若元兇是他,那政府勢必要採取法律行動;若不是他,也應該還他清白,不讓他背上屠殺華人的罪名。最重要的,也是給印尼華族一個安慰,畢竟快20年了,許多受害者還在療養院中或遠走他鄉,他們要的,就是得到應得的道歉與補償,這才是轉型為現代法治國家的最重要的必要程序。

而在印尼被歸類為華族的我,其實也很想知道印尼政府的轉型正義是如何執行的。尤其是1998年,那是我對真相最好奇的一段歷史。到底誰是屠殺和暴動事件的真兇?到底誰發動要蘇哈托下台?為何普拉伯沃被美國國務院用違反人權紀錄的原因拒絕入境?為何一些富裕的華商反而逃過一劫?當時的暴動目的到底是什麼?我也很想知道,印尼政府到底要如何處理這一連串沉重的歷史,做哪些後續處理?無論如何,都期待印尼的轉型正義,能真正撫平華族的傷痛。

     

延伸閱讀:

殺人一舉──勝者為王的屠殺者正義

從壓抑中爆發的衝突才恐怖──印尼華裔作家的族群視野

一幅印尼的肖像──幻滅的獨立大夢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