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英傑:教育,改變印尼的大計劃

2017/03/07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曾經有一個有智慧的猶太長老這樣說過:讓我看一個人怎麼花錢,我就可以告訴你,在他心目中什麼是最重要的。同樣的道理,我們看一個國家怎麼編預算,也可以看得出來什麼對他們最重要。

印尼憲法規定,教育預算必須達到總預算的20%,而在2017年的預算計劃書中,關於教育的預算總金額達到了印尼盾400兆,也就是大概9,200億台幣,成為印尼一直到2030年所有施政的重中之重,比例甚至高過總統佐科威(Jokowi)念茲在茲的基礎建設項目,其重要性可見一斑。

2017年2月7日的內閣會議中,總統就宣示了今年的重點:提升印尼人力資源和教育平等。如果現在不做,到了2030年,進入職場的印尼年輕人將會面臨競爭力嚴重不足的困境。現有工作人口中,印尼大學畢業的比例只有7.2%,而馬來西亞是20.3%、其他國家則是40.3%;每100萬工作人口中,印尼工程師的的數目是2,671名,相對而言馬來西亞有3,333名,越南則有9,037名,南韓更有25,309名。改善人力資源的重要性不言可喻。

▋為了在全世界看到印尼學生

2010年印尼的全國人口普查,讓當時的財政部長穆里亞妮(Sri Mulyani Indrawati)就看到了這個問題。她向當時的總統尤多約諾(SBY)報告,爭取到了一筆設立獎學金的預算。當年得到的第一筆預算約是23億台幣,之後每年由財政部編列預算,由專責機構LPDP處理,多出的金額則進行投資。截至今天為止,金額總數已經累計到了約台幣530億,而且還在繼續成長。

穆里亞妮和總統佐科威一樣,都是印尼愛國主義者。她是美國名校伊利諾大學香檳分校(UIUC)的博士,以強悍和能力超群著稱,加上世界銀行執行總裁的經歷,讓她也有了生意人的精明和偉大格局。除了執行獎學金的案子之外,她還經手了史上最大的稅務特赦案和成立獨立金管會,每一個案子對印尼的影響都是深遠而巨大。

人家問她,同時間執行這麼多這麼大的案子,留學生獎金的事情相對來講是很小的一件事,怎麼還會關心呢?她回答:我有一個夢想,我希望在我有生之年,無論在世界哪裡旅行,都可以看到在全球名校的校園裡看到印尼學生!就是這個夢想,加上前後任總統的支持,讓這個偉大的計劃成真。

▋印尼財政部的獎學金系統

印尼政府及私人企業,其實提供不少獎學金,這個財政部的獎學金有什麼特別的呢?我認為,它最大的特色就是有遠見和永續完整的系統。

現在總數530億台幣的獎學金中,給印尼本國博碩士的獎學金約每人190萬和70萬台幣;海外留學博士班和碩士班的獎學金額約每人500萬和250萬台幣。發放名額原本以5,000名為上限,在總統的要求下已改為下限,而且每一年還會增加名額。從2011年實施到現在,已經發放給16,295名學生,其中51%選擇在印尼就讀,49%選擇出國留學,出國學習的科目則以印尼所需的科學和工程為最多。

根據統計,留學國家人數排行分別是:英國,荷蘭,美國,澳洲和日本。英國成為榜首除了形象好之外,部分碩士只需一年也是原因;而德國因為免學費所以沒有進入排行。留學生也包含了現任的大學講師,例如2016年就有2,160位大學講師獲得獎學金

在穆里亞妮眼中,每一筆錢出去都是投資。財政部獎學金施放的標準,是把資源給最適合的人使用,不是教育部的有教無類,而是明確的因材施教。她引用甘迺迪總統的名言說:「你真的應該問你為國家做了什麼,因為國家已經給了你人民流血流汗而來的稅金!」

▋完整的畢業追蹤與協助

相較於其他政府單位和私人企業的獎學金得主,領了財政部獎學金唸書的學生,畢業一定要回國工作,而且是有後續的追蹤和跟進。如果要進入政府機關實習,政府也會協助

穆里雅妮表示,她的責任不是拿印尼的稅金,去替其他國家培養人才。如果不想回來,就把獎學金歸還政府。唯一可以允許不回印尼的條件是:你貢獻自己來服務這世界,替印尼爭取國家形象,例如加入聯合國到其他國家從事人道救援服務,或其他能夠改善印尼國家形象的工作。這也是穆里亞妮大國思維下的決定和判斷。

對於這些領了獎學金畢業回國的學生,政府每年會安排一個「貢獻日」(Contribution Day),包含一個人脈擴展活動和三個論壇,讓這個同學會的力量更加強大。人脈擴展活動(Welcoming)是由新舊生一起參加, 擴展獎學金得主之間的人脈,還會邀請出國留學成功的人來演講,形成一股知識力量的廣大人脈族群。

而三個論壇中,第一個是新創點子展會(Idea Exhibition),撮合畢業生、企業家、投資者、創投基金及金融機構,讓新創主直接面對金主,有商業頭腦的留學生可以拿到資金的挹注,利用知識的力量帶打造印尼新的知識經濟,也直接改善自己的生活並提供廣大的人民工作,進而改善整個國家經濟。

第二個是畢業生成果展示(Talent Expo),所有校友會聚在一起,邀請全印尼最成功的企業家來直接對談,由成功人士來啟發畢業生,提供建議,激發出新的點子和商業計劃,甚至和學生合作新的企劃案。

第三個是印尼改變者論壇(Indonesia Changemakers Forum) ,這是延續前一年畢業生發表的迷你研究報告後續追蹤,去年約有30位畢業生,從事5項不同領域的研究,而今年會持續發表研究結果,並邀請學界和業界的人來參與發表會,讓產學兩界能夠直接對話,也讓產業見到優秀的學生實力,甚至進一步僱用或投資 。

對這些學生來說,政府給了他們豐富的交流機會,他們可以擁有廣大的人脈圈,有機會直接和印尼大企業對談,提出商業計劃、獲得資金,如果想進入政府體系,也能獲得相關協助。比起留在國外當上班族,回國有更好的機會。這就是這個生態系統的威力和吸引力。

▋讓這些人來改善國家

除此之外,穆里亞妮也要求所有的獎學金得主盡力爭取最好的學校。對於印尼國內的學校,她要求學校不能對獎學金得主有特別待遇或降低入學標準;對於國外的學校,她則以國際排名為參考。換句話說,你不努力申請到最好的學校,你就拿不到獎學金。

為什麼印尼不將這些錢拿來投資國內的大學發展,而決定以獨立獎學金的形式發放?那是因為印尼的時間有限,投資在碩博士生身上,1~5年之內就可以看到成千上萬個全球名校歸國的留學生,可是同樣的預算,可能短期之內無法提升印尼任何一所大學到全球前200名。

穆里亞妮的思維,其中包含著一個更大的目標,那就是成為東南亞,甚至東亞最先進的國家。自己國家或學校做不到,那就用外國名校的力量和資源直接提升學生的素質,讓學生進到名校,再回來印尼改善國家。自從這個政策公布後,全國各大城市的說明會總是排滿學生,也吸引了其他國家的注意,而積極來印尼吸引學生就讀,例如現在就有英國和澳洲的大學來巡迴舉辦說明會。

▋台灣看到這群印尼學生了嗎?

這個獎學金的影響,有幾點值得台灣仔細思考。

獎學金成立的目的,就是直接把錢撥給學生,使他們透過教育進步,再由這些人帶領其他印尼人向前邁進。而我們是否也要參與?

依照台灣教育部的網站公告,2017年台灣釋出的公費留學生人數為101名,台灣在全球的留學生人數則為57,956名。而印尼2016年,光是財政部獎學金的人數就有8,906名,還不包括其他印尼政府部門和國營私營企業派出去的人。

根據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2014年的資料,印尼在全球約有40,000名留學生,總數和台灣相差約17,000名。而他們每一個人回國後,都可能是未來印尼社會的主幹。這些人對台灣重不重要?當他們有朝一日成長茁壯,我們是否可以搭上印尼經濟和人脈的順風車?還是要花很多精力來對打?

當一個國家每年增加幾千名全球名校的博士和碩士,這項人力資源的提升和改善,未來在國際的競爭上,對台灣的衝擊會有多大?而這每年幾千人的留學生,同樣也會反過來對印尼現有大學的師資、教學方式、學校排行,甚至政府,造成天翻地覆的轉變。尤其是親身看見印尼的缺點、經歷外國的優點後,印尼國內的學校水準很可能逐漸提升,也讓未來的留學生出國前就受到更好的教育,之後能夠申請到更頂尖的大學。這些正向的連鎖反應,會不斷加速印尼邁向現代化。

在可預見的未來,高學識,人脈廣,能力強的這一群人,會是引領印尼未來風潮的族群,幾乎涵蓋了印尼的各個層面,要投資和獲得印尼這張未來通行證,我們政府單位是否已經有對策?

▋以自身強項吸引未來菁英

基本上,台灣的學校,一般不在印尼人民的雷達上,主要的原因就是曝光度實在太少,台灣華碩的電子產品知名度還比台灣大學高出許多!尤其是台灣長久以來認為只需要提供獎學金才可以吸引人來就讀,其實這對大部分印尼人來說並不是絕對重要。

掌管財政部獎學金的艾克(Eko Prasetyo)主席也指出,印尼學生偏好歐洲學校,是因為歐洲學校爭取印尼學生非常積極,所以他希望學生能夠多選擇美國和亞洲學校來做平衡,符合印尼未來的需求。不曉得知道了人家的希望和想法,台灣可否提出方法或作出回應?

而印尼總統更在內閣會議中,明白提出印尼需要的人才項目,也正是台灣的強項,包含能源產業、海洋科學、食物產業、製造業和文創產業。我們又可否整合教育資源來吸引印尼未來可能的官員或企業家?

印尼的政策是碩士和博士班,而且已經替台灣列出了符合資格的5間大學(台大、清大、交大、成大與台科大)。這5所大學內部,都有很多國際行銷整合等高學歷人才,都可以主動出擊,整合自己最好的資源,介紹給廣大的印尼大學生。印尼最好的幾所大學,包括印尼大學(UI)、萬隆理工學院(ITB)和泗水理工學院(ITS),每年產出不少理工人才,更是台灣學校應該主動爭取的目標。台北的長庚大學就已經主動和中爪哇的大學簽訂醫學院合作備忘錄,台科大和師大也來拜訪過印尼的學校,最近又有雪梨大學、墨爾本大學甚至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等主動來印尼招生,這些都是已經有人做,而且證明可行的。

大學主動出擊的花費並不太高,成效也會比單單參加教育展更顯著,因為選擇學校的是留學生自己。從短期眼光來看,這不就是新南向政策要做的?這些學生不花台灣經費,更不需要擔心是否要給獎學金;而且依照印尼政府的規定,他們畢業就要回國,也沒有台灣人擔心害怕的搶工作事情會發生。從長遠來看,這更可以改善台印關係。

▋讓教育成為我們的未來

長久以來,到台灣唸書的學生都是大學部居多,而且大部分是華僑,然而要改善台印關係,我們就不能忽略佔了人口95%以上的非華人族群。依照雅加達代表處李世屏秘書的資料顯示,從他上任以來至今,印尼留台學生總數(學位生,僑生,交換生,華文,短期研習及海青班總數)已經從3,455名上升到5,074名,目前學生人數僅次於馬來西亞的15,000名。學位生(大部分是大學部)從1,374名上升到1,923名,增加了近550名,拿印尼財政部獎學金的有8名,拿印尼其他單位的公費獎學金來台灣念書的有170名,獲得台灣獎學金來台灣念書的則有40名。可以看到,台灣是有潛力吸引印尼學生的,有有極大的成長空間,不只符合新南向政策,更是台灣投資的未來。

2016年5月2日,印尼國家教育日,佐科威總統在他的推特帳號上發出了這則訊息:一個國家的良窳和教育有絕對緊密的關係。教育不只是讓印尼人更聰明,而是讓每一個人,成為真正的人。

而這,也是我們該同時謹記在心的。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