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這幾天新聞提供了一份可能倒閉的大學名單,讓我覺得實在很可惜。大學校園裡面的教授,其實都是台灣的人才,每一個都是國內外的博士,要是真的倒閉了,那又是台灣高級人力的浪費了。

而另一方面,最近台灣一直瘋南向,網路上也有很多人提出意見。對我而言,內心雖然高興政府終於看到了台灣可能的出路,卻對做法擔心。台灣商人放任其他人進來這市場已經很久,現在突然看到人家成長了,就開始一窩蜂的跑來這裡,看起來也沒有策略和方法,只是一味趕流行。

這兩件事情令我想起:台灣的高等教育,是不是可以跟新南向結合?台灣又應該用什麼角度看待這個可能?

▋賺錢無可厚非 但只知道賺錢卻很危險

台灣想要南向的動機很簡單,就是去東南亞找商機和獲利,讓台灣的企業能夠分攤風險,繼續成長,不受到中國經濟遲緩的因素而連帶影響生計。而基於雞蛋不放在同一個籃子裡的觀念,其實這也是正確的做法。

以東南亞領頭羊印尼來講,媒體報導的「南向」,也大約就是台灣民間或官方的貿易代表團,到印尼尋找合作夥伴代理或當地買家,或者是投資設廠。而這兩種做法其實目的都是一樣,就是我們是要去賺錢的。東南亞有廣大的市場和低廉的勞工,更有加入東協十一國(東協十國加中國)免稅區的優惠,讓我們的貨品能夠在這個區域通行無阻。

而其實兩種做法要面對的問題也差不多,找合作夥伴代理可能無法了解市場,而到東南亞設廠也可能面臨自己中年要面對文化、官僚、區域、語言、法律等的障礙,兩種方法都有好有壞,需要依據自身的狀況來重新評估並且制定策略實施。

賺人家的錢,無可厚非,這是商業行為。而在人家還沒辦法做出你能做的東西時,即使他們知道我們是去賺他們錢的,他們也沒辦法不接受。這種純粹功利主義的思維和出發點,其實就是今天政府和民間貿易團的弱點。

▋利益拱手讓人 只因為彼此不了解

仔細想一下,當我們賣東西的時候,是拿我們的貨品去交換人家手上的錢,除了殺價,中間可能很少有其他互動或了解,只是一種純粹的交換行為。我們的東西可能很貴、可能有很好的評價,可是對台灣和東協的關係,其實沒有多大幫助。因為買你商品的同一批人,可以飛機票一買,飛到中國看廣交會,然後找到更廉價的東西,再用中國的價格來砍你台灣的報價。這是一個常見的手法,也是印尼一貫的思維。

台灣和東南亞的關係,可以說遠,也可以說近。近的是地理環境,遠的卻是心理距離。雖然只有幾個小時的飛機,甚至家裡還有印傭,可是只知道他們可能不吃豬肉,要戴頭巾,還要禱告好幾次,卻說不上了解人家。

過去幾十年來,台灣的眼睛只聚焦在美國,東南亞彷彿是外勞和落後的代名詞,想到今天要和我心中落後的地區打交道,很多人還是覺得不舒服,甚至鄙視。鄙視的原因可以有一長串,可是結果就是不了解這地方,白白把這麼大的市場拱手讓給了別人。

▋因為熟悉產生感情 因為感情所以靠近

台灣在歷史文化上,都有親美的傾向。當美國在中東地區實施軍事行動轟炸,台灣人譴責的大部分是回教徒;看看美國流行的東西,台灣很快就有人宣揚;當美國用超高價賣給我們武器的時候,不僅政府官員無法批評,一般民眾也只能聳聳肩,沒有多大的反對力量。台灣那一家媒體沒有報導美國總統大選的辯論會?沒有分析辯論結果和美國選舉預測?美國選舉,台灣人沒有投票權,熱鬧程度卻不下於台灣自己的總統選舉。然而,媒體有花同樣的資源、時間、人力,來報導泰國、印尼、馬來西亞的選舉嗎?問一下台灣人這些國家的總理或總統是誰,可能還會被反問,干我什麼事?

不論對錯與否,親美的原因很多,很大一部分是因為曾經在那裡留學、生活過的人。對他們來說,那些與美國的回憶是美好的。美國不需要花錢做廣告,這些人就自動成了美國的民間大使,在台灣各階層替美國文化和形象不斷宣傳。

人的心理很奇怪也很簡單,就是特別懷念熟悉的人事物。比如我自己之前在新竹科學園區工作,回到台北也會說,台北的米粉沒有新竹好吃,城隍廟前面的夜市和清大對面的建功夜市,才是最經典的夜市等等。替我們待過的地方推銷,其實都是發自內心,沒有什麼利害關係的。

就像在我們的生活經驗中,最好的朋友不是在孩提時代就是學生時代認識交往的,這種友誼沒有功利的牽連,而是最純真的交往,經常比後來在職場上建立的關係更堅固、更長遠。那不是因為我們進入職場後不認真經營人脈,而是因為出發點不同,關係的純粹性自然不一樣。

為什麼要提這些?因為我認為,這就是台灣透過「教育」與東南亞建立關係的良好契機。

▋現實效益之外 也得到長遠友誼

台灣的教育部也在提南向政策,想吸引更多東南亞的學生,而原因則是擔憂台灣少子化造成大學招生下降,所以想用東南亞學生人數來補足差額,讓學校不虧本的經營下去,而不是為了伸出援手,用自己的強項來補足別人的弱項。這思維不能說不對,可是卻不完全對。

想法決定做法,當我們用功利角度,替學校財務報表求得平衡和挹注的時候,是否也能夠同時以文化的角度思考:例如提升東南亞留學生的教育水平,來到比較先進的國家學習,進而回國改善自己的母國?例如讓東南亞的留學生來到台灣,見識到台灣溫厚的文化力量、增加台灣在東南亞人心中的曝光度和形象?既求得財務平衡,又找到好學生,這兩者絕對是可以同時進行的。

吸引東南亞學生來到台灣讀書,是一件利遠大於弊的投資。從功利角度來看,留學生來台灣學習,其實就是來付錢的。只要他們一入境,就有學費,生活費,交通費……只要人在台灣,就必須花錢維持生活,這不是也提供了台灣人工作和賺錢的機會嗎?

而他們來台灣,不是貧窮的弱勢團體,或者「混文憑」,而是經過台灣的大學入學申請審核許可、通過中文能力鑑定、正式來學習的。這些外籍生可以為台灣人打開更大的視野,增加台灣人和外國人(外國人不是只有歐美白人!)的交往,更可以增加彼此的了解。他們回去之後可以改善自己的社會和經濟地位,更長遠的,還能進而改善兩國政治和經貿關係。

▋讓東南亞留學生也成為台灣「民間大使」

人都是一樣的,要獲得就要先願意付出。當你提供資源給東南亞留學生,讓他們與台灣當地學生一起生活、學習,建立友誼。而他們的年紀,念完大學之後,很多人是要回去接班的。到時需要購買材料、需要借重高階人力、需要任何資源……大家可以想像一下,他們會向熟悉的地方伸手?還是陌生的地方?

台灣很多地方已經競爭不過中國,尤其是製造業。可是台灣其實還有很多好的產品,好的資源,只是因為國際能見度下降而少有人知。例如台灣優秀的紡織設計和製造能力,例如台灣后里的薩克斯風產業,例如台灣的精密機具儀器。這些很多連台灣人也不知道,更沒人介紹給東南亞。結果在東南亞大家只會一窩蜂的想到中國,想到廣交會,而台灣幾乎不存在於東南亞人的日常對話中。

我認為,藉由教育拉近兩地的關係,可以將這個環節連接起來。當我們在對方的考慮名單上能被列在前面,這不就是台灣的成功了嗎?不就是給了台灣產業一線生機嗎?不是比參展、廣告更有效持久嗎?而且,留學回國的人,有哪一個會對因為工作而有機會回到留學國而不興奮的?就像從前台灣的「美國民間大使」,他們也必定會發自內心的向東南亞推銷台灣。

教育,是個很特殊的產業,可以跨越政治和族群的藩籬。如果美國文化能在相似的脈絡下影響台灣,為何我們不按照同樣的做法,來為自己找機會影響東南亞呢?

▋增加資訊管道 吸引更多人才

台灣的大學,其實已經開始招收東南亞學生了,例如台科大,光印尼學生就有300多個,其中很多是印尼政府提供獎學金來台灣唸書,回國後要進印尼政府單位服務。我任教的泗水大學和泗水國際商業貿易大學畢業學生中,有一位就曾在台科大就讀過。她說,她愛死台灣了,台灣人真的很好,台灣是一個好地方,太少人知道實在很可惜。台灣這麼多懂行銷的人,為什麼卻不懂得行銷自己的學校呢?

而在我任教的另一間學校,學生很多都到中國就讀,主要是去北京經貿大學和上海師範大學,原因很簡單,因為他們很容易取得這兩所大學的資料,申請過程也很容易。到北京學的是商業,到上海學的是語言,只要知道了要學語言還是拿學位,決定就只剩下北京或上海。我問他們怎麼不去台灣,他們卻睜大眼睛問我,台灣有哪些大學?他們對台灣的興趣其實很高,可是卻一直苦於資訊不足。

今年夏天台科大、台師大與台大共同舉辦的「印尼台灣高等教育展」吸引了華人和原住民族群熱烈的討論和參與,算是打響了第一炮。不過從招生的名額來看,台灣還是打不開心胸,還是過於謹慎。在已經落後的狀況下,就必須更加開放來追上落後的部分。

▋學中文 其實是強大的吸引力

台灣今天的成就,即使您可能不滿意,可是在許多發展中國家的眼裡,台灣的教育是優於他們的。而教育,也是今天東南亞國家不斷增加預算期望補強的部分之一。畢竟國家未來的發展,一定會需要高階的人力。在印尼,很多當地人大手筆的送小孩去補習,培養他們的競爭力。台灣人在東南亞開的補習班,裡面已經不是清一色的華人族群了。這就是一個明顯的現象。

最近印尼網路上流傳一份《時代雜誌》的全球大學排行,印尼最好的大學,印尼大學(Universitas Indonesia)和萬隆理工學院(Institut Teknologi Bandung)在全球排行800多名,而台灣的台清交成排行在160-240之間。排名較高、又能學中文,對印尼人而言,台灣的大學其實有很大的吸引力。

稍微懂得東南亞歷史的人就知道,1965年,印尼前總統蘇哈托下令全面禁止華語的使用、全面關閉華校、全面禁止使用中文名字。這個禁令長達38年之久,也就是有兩代的華人不會講中文。而不會講中文的歷史因素,直接造成了新加坡的興起。

新加坡仗著印尼人不會講中文、崛起的中國又不會講英文,光是靠著中間人的角色,就遊走於兩個大國之間,賺走了不少錢。對現在的印尼人來說,這還是一個很大的遺憾。所以新一代的印尼人,把學中文當做一件很重要的事,務必讓自己的小孩能夠不再重複這樣的歷史,而台灣和中國就提供了這個絕佳的角色。

▋別再疏遠 建立更長遠的關係

一般台商投資常見的做法,就是一切照法律規定來走,說穿了也就是最低薪資和最低福利。在與當地毫無關聯的情況下,政府只把你看做投資簡報上的一個數字,而對當地勞工來說,反正是最低薪資,在你的工廠上班或在本地人工廠上班其實沒有差別。如果雙方一直用這樣疏遠的態度來往,東南亞的民眾對台灣會有好感嗎?

政府的南向其實可以用更比較長遠的策略來思考,如何能夠更持久,更有效,而不是採取功利主義的眼光和出發點,只是想怎麼從人家身上賺到更多錢,自己卻一毛不拔。看看美國對台灣的做法,看看東南亞人民對台灣學校的渴望,看看印尼人民長久以來歷史的因素,我想,教育,應該是一條能讓南向持久和長遠的道路。

瀏覽次數:9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