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吳英傑:打破族裔政治天花板 雅加達省長鍾萬學用科技對貪瀆宣戰(下)

2016/08/27

photo credit: Jon Frank / Shutterstock.com

(上篇請見:打破族裔政治天花板 雅加達省長鍾萬學用科技對貪瀆宣戰(上)

2017年,雅加達將舉行省長選舉,鍾萬學讓不願多交稅金的印尼人捐款贊助他參選,他利用社群媒體和戰情中心來提高公民參與公共事務的參與感,在公務車上安裝GPS定位系統,到會議全程錄影和實況轉播,再到陽光透明的電子預算系統,招標投標完全電子化,一項一項向國民公開以前看不到的地方,讓陽光照進以前照不到的地方。因為他堅信,陽光照的到的地方就不會發霉和腐敗,而他也一直朝這個方向前進。

他不斷對民眾強調:「你們都是我的老闆,我只是一個公僕。」他利用科技提醒這個國家的主人,誰才是真正的老闆。

蘇哈托1998年才下台,其實2000年過後,印尼才算真正開始民主時代,到現在也不過十幾年時間,在民主的輩分上,算是新生兒,還在學習階段。

▋即時轉播  所有會議全都存證

當過父母的人都知道,對小孩子講話不能用模擬兩可的語句,尤其是政治的世界裡,灰色地帶會把你吞噬掉。面對印尼,在政治上或打擊貪污上最有效率和最正確的道路,就是停留在黑和白的選擇,不要給灰色地帶留下任何空間。鍾萬學採取的就是透明和公開,沒有灰色地帶,只有對錯和黑白。

此外,他還開創了一個新典範,只要他參加主持的會議,一定錄影錄音然後公佈上網,這讓政敵無法斷章取義攻擊或造謠。每當他到議會質詢時,印尼的頻寬總是不夠,成千上萬的人連線上YouTube看鍾萬學的即時轉播,看看今天他又讓那個議員現形、講出了什麼名言。很多民眾都會收看轉播,也有不少老闆乾脆打開電視讓員工即時參與,他引起民眾關心政治的風潮,在印尼算是第一人。

光是雅加達一個城市,就控制著印尼80%的金錢,許多人擠入雅加達尋找更好的生活,雅加達也被稱為罪惡之都,最富裕、最貧窮的印尼人和外國人,將近2千萬人口全部擠在一個比台北市大2.5倍的城市,而貧民是最難解決的社會問題。印尼沒有限制人民居住和遷徙的自由,因而都市貧民是建國71年來的難題。

為貧民興建的社會住宅。作者提供。

▋社會住宅電子貨幣卡 為貧民打造有尊嚴的生活

因為負擔不起住屋,許多貧民長期佔據河川,造成河川淤塞、垃圾堆積,讓市容和首都風貌長期停留在髒亂惡臭的形象中。之前的首長,每年都會固定做一次秀,找軍人和警察用催淚瓦斯驅離貧民,打包丟在大街上,這場秀完了之後,貧民又回到原來的地方,無法解決問題。

鍾萬學建立了社會住宅,比私人住宅更便宜,而且離市區更近。裡面包含家具,有兩個房間、獨立浴廁,還有美國規格才有的垃圾孔設計,丟垃圾不需下樓,直接從家裡往收集垃圾孔往下丟就集中在大垃圾桶了,而且租金一個月才30萬印尼盾,約新台幣750元;而離市區更遠的非社會住宅的私人單人房租金就要一個月50萬印尼盾,約新台幣快要1,300元。

社會住宅不是免費的,因為之前發現提供免費住宅後,有人當二房東,有人直接賣掉換取金錢,政府卻沒有法條可追回。所以他寧願提供給貧民很低的租金,由政府控制,居民也不能出租給別人,若有的話,永久列入黑名單,而且不能再拿到其他的社會福利。

一樓的商店。作者提供。

此外,他提供免費巴士給社會住宅的貧民,方便他們到市區工作。社會住宅的貧民抱怨他們不能在住宅區做生意,他於是重新設計一樓成為商業店面,讓居民販售食物,收費一個月4萬盾印尼幣,不到新台幣100元。

他還發行三種電子貨幣卡:第一種是低收入電子學生證,裡面有獎學金、公車月票錢和學校營養午餐費用;第二種是低收入健保卡,只要拿卡就可以看病買藥;第三種是低收入食物卡。這些卡和賬戶都是直接由政府撥入帳號,專人專戶,提供持卡人就學、就醫和用餐,無法提領現金,於是可以避免官員中飽私囊,也可以保證接受福利者是真的使用這些資源去上學、看病,而非挪作他用。

新設立的公園。作者提供。

▋建公園蓋公廁  讓身障者與女性安心出門

貧民遷移之後的國有地,鍾萬學把它們變成公園、滯洪池,他在雅加達增加了200多個小孩子的遊樂場,雅加達的河流開始流動,魚和蜥蜴野生動物出現,小孩子可以在河裡面游泳。

除了公園遊樂場之外,他詢問居民,外出最大的困擾是什麼?結果女性最大的困擾都差不多,就是面臨公廁不足和髒亂問題,還有身障人士與老人的如廁問題,都讓人不敢出來太久,享受公共設施。

廁所太髒,沒人會去;太好,衛生紙會不見,所以,他在每個新的公園建造新的洗手間,標準就是城市裡的購物中心洗手間,每間公廁都會有一組清潔人員負責打掃。這個改進,獲得了不分族群、不分宗教的好評。

鍾萬學推行的這些措施,預算和花費都可以在網路上找到,很多人後來才發現,原來做這麼多事,根本不用花很多錢。他不斷以實際動作告訴民眾,雅加達不貪污都可以做到這樣,想一下如果整個印尼都不貪污,國家可以進步到什麼程度?

新加坡的國民生產總額比印尼還少,卻比印尼還進步,這一直是老一輩印尼人心中的痛。從一個和印尼差不多的小漁村,到現在乾淨繁榮,印尼,本來應該是這個樣子的!

▋貪污誤國 癱瘓公務系統

印尼貪污有多嚴重呢?很多人可以給你親身經歷過或親耳聽到的事實。通常貪污伴隨的就是怠惰,基本上就是沒有錢就不辦事,或給多少錢辦多少事。在雅加達的公務員也是一樣,沒有一套完整的監督系統,沒有一套明確的獎懲系統,造成公務員上上下下都在偷懶。

之前有一個部長下台之後,接任的部長搬入官邸之後才發現,所有的家具全部不見了,被前任部長全部打包拿走了,價值大概10萬美金,因為他認為那是他應得的,而他是空手搬進來,打包搬出去。

雅加達前不久向中國購買的公車,不到半年就火燒車或損毀不能使用,花了天價買的新公車,送過來的卻是中國報廢的二手車,而錢,早就進了承辦人員的口袋。最後,雅加達政府只好再花預算購買新的公車,而這次是採取國際標準,找出國際統計上妥善率最高的公車,結果由賓士得標,所以現在雅加達的公車是賓士巴士,而同時,鍾萬學也給公車司機調高薪水,讓大家看得到,預算都是花在民眾身上。

Jakarta Control Room戰情中心。作者提供。

▋Jakarta Control Room 監控市政 新加坡也想學

他在雅加達設立了一間戰情中心,叫Jakarta Control Room,結合全市的監控系統和手機APP,即時監控雅加達現況,可以看到哪部垃圾車正在倒垃圾、哪個路口有車禍、哪個地方淹水、哪條河川正在清理。這系統非常先進,連新加坡都派人來學習怎麼應用這套系統來管理城市。

因為這戰情中心,雅加達政府也鼓勵民眾多多使用手機APP,盡量減少使用手機簡訊,因為手機的APP報案是直接連接到戰情中心的大螢幕和資料中心,不只有現況,還有記錄,若公務單位沒有處理完,那地方的紅點會一直閃,每過了一定時間,就會往上一層級報告,最後會到鍾萬學桌上。若狀況排除或恢復,紅點會消失,還會問報案的人確定或是否滿意,把雙向聯繫做的非常好。

利用科技,符合了現代管理學的標準,有數據、有記錄、有追蹤考核和獎懲,更重要的是,這是即時的資料,任何訪客或主管,都可以隨時查閱雅加達的現況,可以看到任何報案處理的進度。

(而我想在這裡小小抱怨和惋惜一下,這個雅加達戰情中心其實就是一個資料處理中心,結合網路,資料庫,和其他一些基本管理流程的設定,可是我找了一下,台灣在印尼最有名的資訊科技似乎完全沒有貢獻到任何部分,而是印尼自己和其他外國廠商合力完成的系統?要是為真,真的蠻令人失望的。台灣的科技實力竟然沒有做到這個案子,而這包商還是我們政府的座上賓……)

一開始,公務單位的反彈非常大,平常偷懶慣的人,一下子要他們動起來,是很不情願的事情。然而,沒有重大缺失,政府不能無故開除公務員,所以鍾萬學很明白的告訴他們,報案都有記錄,你的底薪受到法律保障,可是從現在開始,不要忘記,你的其他補助津貼都在我手上,我以後就用你處理事情的完成時間和頻率,來決定你的獎金。鍾萬學用的APP等科技應用,全部和公務員的薪水連結在一起,公務員最怕扣薪水,他用這個來讓他們做事。所以,街道水溝有人打掃了,路燈有人修理了,若是報案沒有執行,那就不發績效獎金,只有底薪,所以公務員要更加努力工作、服務市民,才能領到之前的薪資水平。

另外,印尼有一個荷蘭時代留下來的法律,類似台灣的鄰長,而印尼是世襲制度,不必經過任何考試審核,每個月就像公務員一樣得到政府津貼補助,要負責類似維護鄰里建設等事務,可是很多人拿了錢卻根本沒建設鄰里。鍾萬學明白告訴這些世襲的地方鄰長,底薪受保障,可是津貼是他決定的,若是你的單位一直不處理報案和抱怨,就會直接拿他的津貼去補助鄰里,要是做得好的話,那他會發該得的獎金給鄰長。

▋從雅加達影響全印尼  打造信任與希望的國家

他也有不成功的時候,比如雅加達單號雙號的塞車管理系統,抱怨的人也不少,甚至是前不久他宣佈要從獨立參選人,變成代表總統佐科威政黨的候選人,也讓人跌破眼鏡,認為他打破承諾,變成另一個政黨的候選人。

他解釋,現在的政治制度該有的監督審核都有了,只是沒有執行,若是他代表政黨參選,還可以受監督,要是以後有人看到他用獨立參選人來選雅加達省長,當選了卻沒有任何政黨監督,那不是對雅加達傷害更大嗎?

提出自己需要被監督的,他的確是第一人,有人贊同,有人不滿,但支持的人遠多於不滿的人。而他的影響力,更因為社群媒體,而超出雅加達的界限,影響了印尼全國的官員,他打開了民眾的視野,讓貪官污吏無所遁形,這一切,都要拜新科技所賜,從高階白領到販夫走卒,每個人享有的資訊是平等的,而雅加達政府利用新科技走向更開放更透明的政府體系,已經影響了所有的官員和民眾,也讓鍾萬學的貢獻超過省長職務的定義。

印尼的貪污還在,這一定是場長期的持久戰,可是印尼對貪污的容忍度,的確在慢慢降低中,我已經遇過很多年輕和乾淨的官員,不止專業,而且很有禮貌,當然也遇過還是要拿錢的公僕,而且都變得很小心,深怕一個不小心,就被手機偷拍傳上網路,這證明了網路的確對貪污造成了壓力。

我相信很少有人會真的仔細研讀政府電子預算書,甚至很少有人會去看他所有開會的錄影,可是他還是這樣做,因為,他得到了政治人物最希望得到的兩樣東西,那就是民眾對他的信任和希望。

因為信任和希望,我可以不需要把時間花在看你講了什麼;因為信任和希望,我可以放心的把公共事務交給你;因為信任和希望,我可以確定你做的都是為我們好的;因為信任和希望,我們可以原諒不成功的政策和給你機會嘗試;因為信任和希望,我知道,印尼這個國家又往前進步了。

(作者為台灣人,印尼泗水大學講師)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