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吳英傑:打破族裔政治天花板 雅加達省長鍾萬學用科技對貪瀆宣戰(上)

2016/08/26

photo credit: Sanofi Pasteur@flickr, CC BY-NC-ND 2.0

前不久,雅加達省長鍾萬學收到聯合國的邀請,請他到紐約演講10分鐘,提供雅加達城市治理的經驗給其他國家參考。他明確拒絕了,他說,我來回要飛3天,只為了10分鐘的演講?那我要留在雅加達,因為我有太多事情要做,不想為了10分鐘放棄這麼多天該做的事。

印尼網民大加讚揚他的決定。畢竟換成其他首長,一定是全家大小一起用公款到紐約購物,玩個十天半月才會回來,而他竟然拒絕?

他是誰?他做了什麼?

▋佐科威副手 雅加達華裔政治新星

鍾萬學的印尼名字是Basuki Tjahaja Purnama,印尼人習慣叫他客家話的名字,Ahok,發音就是閩南語的阿福。

他生於1966年的勿里洞省,是從蘇門答臘島獨立出來的省份,他是新一代的印尼政治新星,和一般印尼政治傳統人物不一樣的是,鍾萬學身為華人,而華人傳統上是很少參政,擔任軍警工作的。他的信仰也是屬於少數的基督教,而非印尼最多數的伊斯蘭教;此外,他還是華裔裡的少數廣東客家人──印尼的多數華人,都是福建移民。

高中畢業後,鍾萬學到雅加達念大學,擁有碩士學位,回鄉參選縣長成功,可惜連任時,因為對手賄選而落敗。選委會告訴他,要當選就拿出50萬美金,他拒絕。後來,他和現任總統佐科威競選雅加達省長副省長成功。佐科威擔任省長一年後,投入競選印尼總統並順利當選,於是,鍾萬學於2014年底真除成為雅加達省長,至今不到2年,就讓雅加達改頭換面。

▋公務車裝GPS 抓出貪小便宜的官員

2016年的齋戒月7月份剛結束,之後是全國慶祝的開齋節。回鄉就像中國新年,殺牛殺雞殺羊殺魚大宴賓客,穆斯林婦女拿出壓箱絕活,務必要讓賓客吃好吃飽,整個國家沉浸在團聚的慶典氛圍中,今年的開齋節遇到週末,假期延長了2倍,更讓過節氣氛達到了高峰。

而今年,雅加達的官員有點不同,所有公務車都還在政府停車格上,不像之前的每一年,所有公務車都會和官員一起消失放假。

鍾萬學在所有公務車上安裝了GPS衛星定位系統,表明若有人在放假期間使用司機和公務車輛返鄉,就要付司機的加班費和油錢,這些費用會直接從薪資裡面扣除,而標準就是GPS。

他強調,公務車不是私人座車,不該用於私人事務。印尼官員很常把公家座車當做私人座車使用,接太太購物洗頭髮、接小孩上下課。三令五申無效之後,他鐵了心在公務車上安裝GPS,公務員私人行程無所遁形。當記者訪問公務司機的時候,他們一致表示,從現在開始,可以正常上下班,除非公務加班,否則他們時間一到就準時離開。

▋印尼的貪污文化來自小費文化

要了解雅加達,乃至於整個印尼的改變,就要從貪污文化談起。

印尼的貪污文化來自小費文化,規格變大了,就變成了貪污。小費在印尼很常見,貧窮人家替你服務,獲取微薄的報酬,例如你請人幫你送個文件、買飲料、提行李,路邊停車等,基本上請人做任何事情,對方都會期待你的小費,這是印尼的文化,你去政府機關辦事,找對門路的話,事情很快就辦好了。

很多官員,警察,法官,海關,軍官,就是等著你拿錢來才決定辦多少事。貪污,絕對不會是一個人的行為;貪污,是整個家庭、村莊、縣市政府、省政府、國家的系統性行為,一個人絕對不可能形成文化,一個人貪污也絕對辦不了事。

所以印尼有一句話,翻成英文就是「It takes a whole family to corrupt」,貪污是整個家庭的事。官員老婆要買新的愛馬仕包包,兒子要出國留學,女兒要買新的iphone,所以官員要努力找錢,就是這個意思。

雅加達有全國最高的預算,全國最豐富的人力資源和注意力。雅加達的一舉一動,牽動整個印尼的變化,雅加達有什麼成功的地方,馬上就會被其他省份拷貝和學習,進而成為印尼的標準。面對著這麼龐大的負擔,鍾萬學知道自己一個人無法完成打擊貪污和建設雅加達的任務。貪污是有系統的,他就必須用有系統的方式來打擊貪污;於是,他選擇利用了科技,來打擊貪污和管理首都,而成效,更是讓人刮目相看。

▋與總統同步公開手機號碼 11支手機號碼隨時候教

他的第一步就傳遍了全印尼街頭巷尾,因為從來沒有一個首長這樣做:他和總統幾乎同步公佈了個人手機號碼。而他,更一次公佈了11支公務手機號碼,歡迎雅加達市民隨時聯繫他,提出市政問題和建議,他坦承不可能隨時接電話或回簡訊,希望民眾多利用簡訊,至少記錄會留下,也一定會處理。

一開始,有人不相信是真的,有人嘗試發簡訊提報哪裡的路燈壞了、哪裡的水管破了,都很快得到處理和回覆。有人嘗試打電話,也很幸運的和鍾萬學通上電話,還聊了一陣子。經過社群媒體宣傳,雅加達人才慢慢相信這是真的。令人驚訝的是,雅加達人並沒有濫用這11個號碼發送垃圾簡訊或打電話騷擾,這一點,其實滿讓我這個來自台灣的外國人驚訝,雅加達也沒有人因為政治立場或意見不同,就打電話或發簡訊來騷擾或癱瘓這些公務電話,到目前為止,一切運作正常。

從Qlue app收到的抱怨統計表,包括垃圾、犯罪、公設損毀等等。這是印尼人第一次可以主動與政府溝通。作者提供。

▋開發「抱怨」App  讓民眾當政府報馬仔

除了簡訊之外,他還開發了雅加達專用的手機App,就叫Qlue,就是印尼話的「抱怨」,這個手機介面很容易使用,而且名字讓人印象深刻,目前已有十幾萬人下載,天天向政府報告雅加達哪裡有車禍事故、哪裡需要維護或改善。

另一個手機的App是由雅加達官方開發的,就叫Jakarta Smart City,中文叫「雅加達智慧城市」,這有一萬多人下載,也是向政府抱怨或建議的管道;另外還有Jakarta Portal,中文叫「雅加達入口」,還有網頁Jakarta.gov.id

除了手機號碼,App 和網頁之外,鍾萬學充分利用社群媒體直接和民眾溝通,他有Twitter(推特),Instagram(中國翻譯成圖享)和Facebook(臉書),讓任何人都能和他溝通。

而在專門打擊貪污上,他也下了很大的功夫。

▋電子預算上網 公開政府招標文件

首先,他在全市安裝了4,000多支監視器,數目還在持續增加。這些監視器和雅加達智慧城市系統相連接,除了防止犯罪,還可以當作檢查公務員是否確實工作的工具。

而難度最高和阻力最大的部分,就是把全部預算上網,叫e-Budgeting,電子預算,把所有預算書和政府招標投標文件完全公開在網路上,讓所有民眾可以直接閱覽,看看公帑是如何編列和使用的,看看政府招標工程需要哪些條件,之前都是不公開,讓官員自己決定誰得標。

其實,反對鍾萬學打擊貪污的族群中,華人的反對力道最大,原因有兩個:

一、如果打擊貪污太用力,打擊到了爪哇人,萬一1998年的排華暴動再發生,華人會成為攻擊目標;為了自身安全,華人不希望鍾萬學太出風頭,尤其不要打擊到爪哇人的既得利益團體。

二、華人族群私底下都說,不少華人利用貪污謀取金錢,你把貪污拿掉了,他們要怎麼過活?沒了貪污怎麼做生意?聽起來的確令人心酸,卻是鐵錚錚的事實。

其實就輿論來看,爪哇人對打擊貪污的意見很分歧,大家都認知到,貪污其實是印尼運作的基礎,有人很贊成、有人很反對,但大家都沒想到,鍾萬學不止說了,還真的動手做了,不管贊成或反對,不管華人還是爪哇人,大家都嚇了一大跳,而且從驚嚇中變成佩服,甚至期待成功。最重要的因素就是科技,尤其是社群媒體。

▋YouTube直播國會質詢 議員表現無所遁逃

他在議會質詢安裝攝影機上YouTube直播,一時間,印尼民眾第一次看到官員和民意代表的對話,而且是電視和網路直播,引起了印尼社群媒體的廣泛討論,民眾的意見幾乎都偏向兩個結論。

第一個結論是,鍾萬學準備充足面對備詢,可是議員不是張開嘴巴睡姿難看,就是根本沒來,不然就是用iPad上色情網站被實況轉播抓到,而質詢內容天馬行空不知所云。這就是我們選出來的民意代表嗎?印尼民眾開始質疑自己怎麼會選出這種無知的民意代表。

第二個結論是,公務員和官員備詢的表現,暴露平時高高在上的官員,被質詢時完全不知所云,民眾才發現,原來一件事情要人家跑十幾次,每次要求都不一樣,這問題不是出在官僚態度,而是這些官員根本就不懂法規,不了解自己的業務,只能說少這個少那個,被質詢時,連問題都回答不出來。印尼民眾才發現,原來靠行賄坐上位置的官員這麼無能。這些官員從神壇被拉下來,成為網路上源源不斷的笑話來源。

官員和議員平時高高在上,因為直播,好像被脫光衣服,全身赤裸地站在全國民眾面前接受評論,這當然引起議員不滿,尤其是當他們提出的問題很無知的時候,讓全國民眾從娛樂十足到氣憤填膺;當記者訪問這些議員為何要反對鍾萬學,他那裡做錯了?還是犯法了?議員們竟然結結巴巴地說:「因為他太容易生氣,他太沒有禮貌了。」

這樣的回答,讓更多人生氣,因為你能找到的理由就是他不夠禮貌?省長不是來議會對你的無知問題客氣的,無知的議員在浪費國家資源,不止省長,連民眾都覺得應該氣憤。

而民眾的力量,第一次因為直播,真正顯示在政治上。因為網路科技,把無能而貪污的官員和議員,直接呈現在印尼民眾面前,讓這些人和所有民眾決定,看看到底是誰在管理國家?誰的方法對國家的長遠發展比較有利。

(下篇請見:打破族裔政治天花板 雅加達省長鍾萬學用科技對貪瀆宣戰(下)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