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濤:文在寅當選後的朝鮮半島情勢發展

2017/05/14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文在寅在不出外界預測的情況下當選韓國新總統,為撲朔迷離的朝鮮半島情勢增添新的不確定性。這場結合軍事嚇阻、外交斡旋、經濟制裁、軟硬策略的賽局,原本由美國總統川普、北朝鮮領袖金正恩、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主導,日本首相安倍和俄羅斯總統普亭在旁伺機介入,韓國受到朴槿惠遭彈劾下台、新總統尚未選出的內部因素,幾無參與的機會。

但隨著文在寅的就任,他延續過去進步陣營對北朝鮮採取和解對話的「陽光政策」、競選期間對美國在韓國部署「薩德」飛彈系統態度搖擺、還誓言首爾在朝鮮半島議題上需有主導權,甚至表態上任後將訪問平壤與金正恩會面,都帶來新的變數。文在寅面對好整以暇的金正恩、來勢洶洶的川普、態度曖昧的習近平,真的有本錢向美國說不、和平壤直接對話、甚而拉攏北京居中斡旋嗎?

金正恩在這場賽局中,再次證明他非等閒之輩,因為他成功爭取到時間,也對外展示北朝鮮的軍力,更鞏固內部的領導。最重要的是,他遊走在外交「邊緣主義」的界線、拿捏華府與北京之間的爾虞我詐、拉抬未來與川普或文在寅重回談判桌的籌碼。他有技巧地利用美中、美韓、韓中各造之間的矛盾情結,為自己在賽局中找到最有利的定位。

新手上任的川普,在這場最具挑戰性的外交危機中,使出混身解數,採取軍事威嚇、外交結盟、對中施壓、國際制裁等多種手段,但最終目標仍是希望將金正恩拉回談判桌。從最近川普對金正恩的軟性訴求,甚至稱讚他是「聰明的傢伙」(smart cookie),再到美方釋出有條件雙邊對話的訊息,強調不會推翻金氏政權等舉措和言論,在在顯示華府有意與平壤直接對話的策略。當然,川普未排除單邊對北朝鮮動武,是同時傳達給平壤和北京的強硬訊息。

事實上,美國和北朝鮮之間早就透過非官方的「二軌」對話機制進行互動多時,只不過多在美國本土以外舉行。今年3月紐約一個智庫嚐試首度邀請北朝鮮官員赴美參加「二軌」對話,簽證卻在最後一刻被川普政府打了回票,因為當時正處於平壤數度發射飛彈挑釁之際,但雙方的對話仍在其他國家進行。

對文在寅而言,挾著最新民意授權,延續過往盧武鉉政府較「反美」的立場,他在競選期間表明過去一致對北朝鮮的態度,但在處理「薩德」以及川普要韓國負擔費用等議題上,卻是謹慎小心。就任之後,文在寅的第一要務,就是面對川普有意主導美國與北朝鮮的雙邊對話企圖下,不讓首爾在這場賽局中遭到邊緣化。至於平壤和北京自然樂見文在寅加入這場賽局,一來金正恩又多了項籌碼,可以拉長戰線。二來習近平的壓力也可略獲紓解,去年年底北京就兩度邀請文在寅所屬進步陣營人物訪中,試圖強化韓國內部反對「薩德」的力量。

但文在寅如此的戰略思考也有風險。畢竟現今平壤對首爾的軍事威脅,較之十年前文在寅陪同前總統盧武鉉訪問平壤會見金正日時已不可同日而語。北朝鮮多次威脅進行第六次核試爆,也快速發展長程的洲際彈道飛彈,對東北亞安全的威脅與日俱增。其次,韓國民意對於是否應該對平壤採取較強硬的政策也出現較為支持的聲浪。三是中國用「薩德」事件對韓國企業進行杯葛和抵制引發韓國「反中」的情緒。最重要的,如果文在寅採取有違現階段川普政府正積極運作對平壤的新制裁措施,例如重新開放開城工業區和金剛山旅遊,恐將得罪川普。

面對強勢的川普,原本宣稱會先訪北朝鮮、再訪美國的文在寅也改稱將先與川普會面,更重申美韓軍事同盟的重要性。至於和金正恩見面,文在寅也加上必須承諾解決北韓核武問題這項前提。至於「薩德」,文在寅若是拒絕美國,恐將打亂川普的佈局,危及美韓關係。

對文在寅來說,雙贏的策略應該是與川普站在同一陣線,同時扮演側翼角色,作為促成金正恩願意走上談判桌的推手。如此一來可協助川普暫時解決心頭大患,也不會讓首爾被排除在華府與平壤的雙邊對話,或是華府、北京與平壤的三方賽局之外,又可關照目前韓國內部多數民意的期待。

(本文授權轉載自《民報》)

     

延伸閱讀:

性侵害案件的定罪困境

獨台案發生滿26周年!那些年讀台灣史就會被調查局逮捕的日子

吃米不知米價,50億的AI研究中心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