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學諮商室】褚士瑩:不知道要吃什麼的時候,先吃「一點」麥當勞,這樣好嗎?

2017/04/23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引言]你有一直不知道如何解決的人生難題嗎?獨立評論邀請到師事法國奧斯卡.伯尼菲哲學諮商的褚士瑩開設哲學諮商專欄。哲學諮商(Philosophical Counseling或稱為Philosophical Practices)並非心理諮商,而是一個1980年代開始新興的應用哲學學派,以忠於蘇格拉底傳統的方法,探討個人,社會,心理層次的問題,更多哲學諮商細節可以參考維基百科。歡迎讀者將自己的問題用300字左右描述,寄到opinion.cw@gmail.com,我們將會抽出讀者的問題回答。現在就來舉手發問吧!

上半段的討論裡,對人生未來迷惘的小律師愛麗絲看見自己個性中缺乏信心、害怕衝突、討好別人、不願負責、沒有主見的部分,也意識到或許這樣的性格不完美,但並非完全沒有優點。

▋善用「刪去法」:即使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也可以確定一定不要的

「如果我能夠喜歡上不完美的自己、接受現況,再看看要如何生活,我想會為我們的諮商劃下一個完美的句點。」愛麗絲語氣略帶抱歉地說,「但是,現在的我不喜歡這樣的自己。我覺得這樣的自己好累,外面的世界有太多種聲音,我負荷不了。有人要我努力工作賺錢,有人要我主持社會正義,有人要我繼續深造,有人要我健康快樂,有人要我自我實現,我已經看不懂了。我找不到平衡,也不知道要把自己的重心往哪裡擺。我甚至覺得自己沒有徹底完成個體化,過於不成熟。有太多面鏡子,這樣的我已經不知道要往哪一個方向張望自己的臉,連表情都看不出來了。

「如果只能選一個,我會比較喜歡作為一個『堅持自己興趣,完全不受感情因素左右,可以將人生當成一條直線衝刺』的人。因為世界變得太快,至少我可以和自己長相左右,不斷地前進。而且我始終知道自己在哪裡。做一個像現在的我的人,感覺太過吃虧了,無法為自己累積起什麼,只是不斷地為了別人逞強。因為我這樣彎彎曲曲非直線地過日子,似乎很浪費又不爭氣。怎麼過,大家都不會滿意的。不如爽快點,把該得罪的得罪,當個不那麼在乎別人的人。」

說完之後,愛麗絲帶著抱歉的語氣說:「我這部分可能回答得比較情緒化或混亂,阿北辛苦了。畢竟現在的我比較像是不得不接受這樣的我,而不是真正喜歡上了這樣的我。而那些黑暗中的小小光點,還不足以抵擋黑暗。」

聽完以後我忍不住笑出來:「愛麗絲,你還是那麼關心別人對你的想法,即使明明這節哲學諮商是你的,面對的是自己的問題,你還是考慮、擔心自己的回答會不會讓諮商不順利、不完美。一個口口聲聲要作自己的人,這樣是不行的喔!」

「謹慎,能跟別人合作,會察言觀色,姿態柔軟,想法有彈性」,就像選擇跟父母、媒妁之言介紹的合適對象成婚。而選擇自己的真愛,則是「堅持自己興趣,完全不受感情因素左右,可以將人生當成一條直線衝刺」的人才能做的事。前面一個選擇對於人生來說會比較容易,失敗機率比較低,失敗了也不用自己負責,後者會才有機會讓自己成為一個自己喜歡的人,但是冒著較大的失敗風險,萬一失敗的責任也通通是自己要承擔的。

我在台灣,時常會聽到兩個台灣人討論要吃什麼的對話,通常是這樣進行的:

A :你想吃什麼?

B :隨便。

A :那我們去吃麥當勞。

B :不要!

A :那你要吃什麼?

B :除了麥當勞,什麼都好。

我每次聽到這樣的對話,白眼都要翻到腦後面了。

從一開始,B真的那麼「隨便」,覺得自己吃什麼都可以嗎?難道B真的一點都不知道自己要什麼,不要什麼嗎?

就算B一開始真的以為自己吃什麼都好,但聽見A提議麥當勞之後,B雖然還是不知道自己要什麼,卻突然非常確定自己絕對不要吃麥當勞了。

在這裡,愛麗絲就是這個B。繼續當一個「謹慎,能跟別人合作,會察言觀色,姿態柔軟,想法有彈性」的人,就是愛麗絲突然發現絕對不想吃的麥當勞。

重點不在於麥當勞是不是真的那麼不好,而是你真的不想吃麥當勞。所以無論用理性分析找到再多關於麥當勞的好處,對你也是沒有用的。

其實,你在提問之前,本來就知道是這樣了吧?只是聽到A說要吃麥當勞的剎那,讓你突然清楚表態了,因為不這樣的話、就會吃到自己一點都不想吃的麥當勞。

正是「缺乏信心,害怕衝突,討好別人,不願負責,沒有主見」,讓你不敢承擔風險,選擇走向成為自己喜歡的人。

讓我送給你一段臉書創辦人Mark Zuckerberg的話吧!「The biggest risk is not taking any risk... In a world that changing really quickly, the only strategy that is guaranteed to fail is not taking risks. (最大的風險就是不願意冒任何風險。……在這個瞬息萬變的世界,唯一必敗的策略,就是不願承擔風險。)

「既然不吃麥當勞,你真的想要吃的是什麼?」真的是一輩子寫作?還是去日本唸書?或者是別的?你願不願意承擔吃到比麥當勞更難吃的地雷的風險?這是接下來你必須透過思考,慢慢回答自己的問題。你確定不考慮麥當勞嗎?

▋絕對不想要的,可以要一點點嗎?

「我確實很容易想太多別人的事,而忘記自己真正在乎的事。」愛麗絲苦笑說,「一邊想著這都是小事,沒關係的,結果漸漸分不清楚大事和小事了。」

接著愛麗絲說,她自己其實也常常在想關於是否有勇氣選擇真愛的譬喻。

「在選擇要和誰度過人生這件事上面,我就基本上是個『堅持自己興趣,完全不受感情因素左右,可以將人生當成一條直線衝刺』的人,當然會有很多需要自己一個人面對和思考的部分,可是生活也漸漸變得美好。因此越來越意識到,如果在擇偶上這樣的選擇長遠來講才能讓我願意付出、培養,那麼在職業選擇抑或是生涯規劃上面,去做一個傾向於『堅持自己興趣,完全不受感情因素左右,可以將人生當成一條直線衝刺』的人,可能也會讓我過得更好。

「關於考不考慮麥當勞的問題,我想我現在真的還不能夠說出自己想要吃的是什麼,我需要更多時間和空間去嘗試,去迷路,才能知道我真正想要的。而基於人不吃東西太久會死掉,我考慮先把手上的麥當勞吃掉,才有足夠的熱量去找到我真正想要的事物。而且,也不用在還沒有想清楚要甚麼之前就憤而絕食。

「現在想想,我知道我不想要吃麥當勞吃一輩子。但是在還不知道自己真的想吃的東西之前,我還是會一邊吃麥當勞一邊尋找。我可能誤以為,我只要不吃麥當勞或是絕食,就會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是甚麼,但這顯然是個錯誤的推論,所以害自己壓力很大。但我現在冷靜地想,那只會讓我餓死或是過度慌亂,並不會開啟我的潛能。我真正需要的是,給自己時間去想,適量地吃麥當勞,同時找找自己想要的,而不是逼自己給出答案。

「因此我會考慮麥當勞,但和麥當勞保持開放式關係。我也願意承擔風險,但是在依照我原本的性格的前提下,一點點一點點地拉高風險的比例;而不是一下子跳進去絕對的、使我恐慌的風險。」

和麥當勞保持開放性關係,聽起來很有道理,不是嗎?但是請想想,世界上有沒有「適量的吃麥當勞」這件事?

我提醒愛麗絲:作為一個律師,你認為老師可以「適量體罰孩子」、上司可以「適量性騷擾部下」、廠商可以「適量摻地溝油」嗎?明明不要的卻可以「適量」,「看情況」,那麼肢體暴力、性騷擾、食安問題會有停止的時候嗎?

「我們說了這麼多,其實你一點都沒有像你自己說的,要下定決心想要面對自己吧?」我非常不客氣地直話直說,「請允許我請問你這節諮商的最後一個問題,答案只能在YES或NO當中選擇一個:

「『適量』背後真正的意思,是願意承擔風險,還是不願意承擔風險?」

愛麗絲給了我她最後的回答:

「謝謝你看見我的自欺欺人。作為一個律師,和作為一個人,我都不同意世界上有『適量的吃麥當勞』這件事。

「確實一直以來,我都是貪圖吃麥當勞帶來的方便和安全感,即使在言語上不滿,在行為上卻依然只吃麥當勞,沒有下定決心面對自己,我的生活方式不斷在欺騙我的心。但這樣下去,我只會越來越不喜歡自己。所以從此以後我願意承擔風險。

謝謝你如此客觀的提問,讓我看見明明不願意改變、選擇,卻也不願意接受現況的自己。半夢半醒是最痛苦的,這次,我想要真正地醒過來,即使不適量的風險,我也願意承擔。不然再過這樣的24年,我無法想像我會成為怎樣扭曲的大人。」

我很高興,愛麗絲也開始看到了我看到的她。要拉出距離,用客觀的角度來評斷自己,其實是一件很難、也很痛的事,但是正因為她願意自己的尾巴被揪出來,願意面對自己,所以她也因此比大多數迷惘的人,更能夠跨越黑暗。

▋關於這節哲學諮商的反饋

哲學諮商的最後,我照例問愛麗絲這三個問題:

1.你喜歡我們這節哲學諮商嗎?

2.這節諮商的過程中,有沒有什麼訝異的發現?

3.你有沒有希望這節諮商可以給你更多什麼?

愛麗絲的回答是:

1.我喜歡我們這節哲學諮商,給了我很多嶄新且明確的想法。自己一個人思考或是和朋友討論,都會有顧及自己尊嚴和感情而不能明白說出來的部分,也容易把很多問題歸因於性格而無法改變,即使偶爾被發現在逃避,朋友也不好意思窮追猛打。但是這節哲學諮商裡,我的手腳都看破,小聰明都落空,所以這樣很好。

2.這節諮商的過程中,有沒有什麼訝異的發現?

我發現我並不是需要一個答案或是方案,那可能隨時都在變,需要的是一種願意承擔風險的責任感。因為我的問題不是我無法找到自己喜歡的事物,而是我因為害怕而不敢放下現在已經有了的麥當勞,因此才需要反覆地自我遊說,尋找各種理由讓自己繼續這樣搖擺下去。

3.你有沒有希望這節諮商可以給你更多什麼?

我覺得已經給了比我期待中還要多了的刺激。讀別人的問題和諮商過程的時候總會覺得軟軟的,但是自己的問題被這樣反覆地詢問下去的時候,會異常地不舒服和痛苦。如果真的有希望給我更多什麼的話,大概是希望可以更兇猛一點吧,有時候,能好好地受傷,才能好好地醒過來。

「你是一面很好的鏡子,我確實地看見了現在的我。」愛麗絲最後說:「能在這樣的歲數,剛剛好讀到你的專欄,鼓起用氣發問也得到諮商,實在是相當幸運的相遇。」

能夠清楚看見自己的全部,包括自己的逃避,自己的尾巴,自已的思考路徑,其實是非常幸運的。衷心祝福愛麗絲能夠找到自己真正想要的人生。

(上篇請見:人生勝利組的狐狸尾巴──那些你沒看見的自我特質

關鍵字: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