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眼:香港警察變形記──從「皇家公僕」到「中國公安」

2017/06/29

《警察故事》劇照。圖片取自網路。

由於警匪片自80年代起就是港產片的主流片種,在電影世界中,香港警察的形象也總是伴隨著香港歷史的步伐而有所演變,畢竟不少政治大事,都與警察有關。譬如說,廉政公署成立,警隊罷工;97回歸,警察頭上換了徽章;到雨傘革命,警察則成為官民間的「磨心」。

雖然在回歸20年後的今日,經歷了社運沖刷、黑警打人、司法不公和濫用公款等負面事件影響,香港警察的聲望可謂跌至近年低點。不過,若以香港開埠以來的整體歷史來說,警察形象有高有低,甚至有忠有奸,也盡見於電影鏡頭。得公平一點說,目前並不是一個史無前例的低位。

▋殖民前期的「皇家公僕」

應該說,香港警察過去予人那種正直不阿、除暴安良的美好形象,才是苦心經營而來的短暫假想。

「古語」有云:「好仔不當差」,是上兩代香港人的金石良言,在殖民時期,皇家香港警察可以用兩個字概括:貪污。現在香港人常批評警察是黑警,但歷史告訴我們,最初的香港警察就是黑的,而且更加黑。當年洋鬼子上司來港任職,仗著山高皇帝遠,黑吃黑大貪,本地警探則小貪四出收保護費,不然後來都不會有《五億探長雷洛傳》的出現。

劉德華在片中飾演的雷洛,原型就是70年代臭名遠播的四大警探呂洛。1974年廉政公署成立,嚴格打貪,呂洛從雷老虎變成過街老鼠通緝犯,而當年的皇家香港警察也逐漸受到法律制衡,皇家公僕的形象才開始朝公義之師的方向有所轉變。

至於電影中的皇家香港警察形象,又是什麼時候扭轉呢?60、70年代的黑白電影,警察形象在俗稱的「粵語長片」中仍然十分負面,主流的調子是百姓情願靠近女飛賊、黑玫瑰這些民間英雄,而不願依靠警察。貪污嚴重,欺善怕惡的警察,永遠是普羅百姓的敵人。而成龍的出現卻是刷亮「香港警察」這四個字的關鍵。

▋站在小市民身邊的新警察形象

成龍在香港電影史中舉足輕重,其最大價值就是開創了警匪片和好警察的先河。本在70年代繼李小龍之風,承一「龍」字拍武打片的成龍,到80年代,以其視覺元素豐富的南派拳腳功夫,作出頗為新穎的嘗試,飾演了一系列更為現代摩登的功夫警察,當中以《A計劃》、《龍的心》以及最為經典的《警察故事》為代表。

成龍在這些作品中建立了新警察的典範,即見義勇為、熱血果敢,而另一方面又是草根出身,非精英貴族,性格火爆不守紀律,同時不怕受到警隊懲罰。他既是斗升市民的同伴,敵人亦往往是城中的權貴富豪。其親平民而遠商賈的立場,對照了香港急速發展、巨大貧富差距下產生的社會結構。有錢人總是聲大夾惡,有高官、律師等上流人士撐腰,而成龍則是公義的代言人,為百姓出一口氣,同時也為「香港警察」塑造了滅罪之星的新風。

與成龍「警察系列」同期的,還有李修賢的《公僕》和《霹靂先鋒》等作品。較不同的是,年輕時的李修賢帥氣威武,形象討好得多,他不似成龍在片中賣弄滑稽雜耍的功夫,而更傾向警隊中不受制度支配,具有自我操守的勇悍精英。不過,李修賢作品不多,很快就從演員轉型成監制,而當中必須提到的人,就是因為李修賢而自電視圈跳進電影世界的周星馳。

▋回歸前期:善良的槍

李修賢是周星馳的伯樂,但大家都知道,真正令周星馳成名的,其實是擅長拍商業片的導演王晶。周星馳是成龍之後最能見證皇家香港警察形象轉變的人物,也就是90年代初眾所周知重播了20年的《逃學威龍》系列。這系列票房稱霸港產片,王晶的套路,周星馳的風格,作為商業片而大賣之外,當中的警察形象很有趣——儘管說到港產片中的香港警察,大家很容易想到成龍、劉德華,卻跳過這著名警隊臥底周星星。

一反過去警察的精英、勇敢、能幹形象,周星星潛入學校當臥底,但一心只想追女仔,最後誤打誤撞完成任務兼抱得美人歸。由周星馳飾演的警察,盡是無厘頭、賴皮和縮骨的表現,個人形象跌到落底,卻又更為親近了普羅百姓。

回到香港的歷史脈絡,在當時面臨回歸大限的前題,加上經濟和治安都甚穩健的客觀條件,香港人確是較其他時期齊心的,也是警民關係最好的日子,有周星星這樣的草根無賴警察角色,很符合那時候風雨欲來,卻水平浪靜的香港。

在90年代初,關於警察題材的港產片,其實不多不少都會涉及97回歸恐懼,皆因當時經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是警察將要換「事頭婆」,從皇家公僕變成中國公安。記憶較深,近年常被翻出來討論的,就有張堅庭拍的《表姐,妳好嘢!》,講述大陸女公安來港執行任務,看似荒謬,但胡鬧中其實比周星馳式搞笑來得嚴肅。事實上,同是喜鬧劇的《逃學威龍》,也不是沒有回歸大限的恐懼,卻只是輕輕帶過。應該還記得其華人上司黃局長總是馱著一把「善良的槍」吧?他最能代表那一代中產階級的想法,做警察是不用跟賊人駁火的,大家都只想安然等回歸退休,或者移民海外。

97前的香港,普遍人對前景都不明朗,這類市井無厘頭的喜鬧作品,比正正經經的說教更受觀眾歡迎。誠然,大家都怕97,但既然大家都怕97了,輕輕帶過就好,千萬不要認真討論。而且90年代的香港,得天獨厚經濟向好,不少人生活富裕,而距離回歸尚有幾年,都充滿著這種氛圍。誰會想到回歸之後一年,會有金融風暴捲走了昔日的美好呢?

     

【獨立評論專題:香港回歸20年,他們看到了什麼?

回歸20年的香港警匪片──到底誰是好警察?

震撼中國的《十年》

杜琪峯導演專訪──「作為電影人,有責任留下這個時代的痕跡」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