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眼:有味道的港片,不一定需要港味──看《指甲刀人魔》

2017/06/22

《指甲刀人魔》劇照。海樂影業提供。

中港合拍片大行其道,其弊時有提及,倒是牽扯而來的反作用力,也很值得擔憂。就是近年多了拒絕北上,以本土口味為題材的港產片。當然,其中自有水準之作,如《十年》、《一念無明》、《樹大招風》、《全力扣殺》和《選老頂》,低成本但不輸質素,亦成功帶起本土電影話題。

只不過,由於本土元素變成抗衡合拍片大陸味濃郁的有效殺著,逐漸拍得太濫,反導致電影以本土先行,從劇本到宣傳行銷都消費了本土特色,更變成拍攝粗糙、劇本簡陋、作品整體欠佳都可以被原諒的理由。而在觀眾層面,也同樣因為非合拍片有其成本限制,並打著「香港製造」、「香港人的電影」的旗幟,以對抗大陸電影公司的重金製作為任務,大家都接受了將觀影指標降低,予以寬待。

其實這些都是偽命題,中港合拍片難道就不是香港人的電影嗎?一直很想重申,一部出色的港產片,其實並不需要真的很有香港味。而一部出色的合拍片,都可以不是很大陸味。只可惜近年都難找到有好例子。直到《指甲刀人魔》的出現。

▋不提本土元素,隔開大陸味道

常有論及,怎樣才算是一部香港電影?關於香港的故事?用上香港演員?還是香港場景?《指甲刀人魔》剛好三者都不是,電影中也感受不到香港味。而《指甲刀人魔》作為合拍片也甚另類,有著九唔搭八濃濃的異國風情。我覺得極可能是出於彭浩翔貪玩又愛滑浪的個人喜好,所以劇組才會移師到夏威夷拍攝,而且更找來鄭伊健客串。鄭伊健已經不是第一次客串彭浩翔的作品了,這一次更是作為《指甲刀人魔》唯一的香港演員。

完全不提本土元素,又隔開了大陸味道,《指甲刀人魔》整部電影有著極為乾淨清爽的觀感,焦點一直落在故事的主題之上,一段撲朔迷離的愛情故事。相比同期上映的《春嬌救志明》流露了彭浩翔過多的自我沉溺,以及對白中對本地元素過量的操弄,《指甲刀人魔》則更為純粹,得見其創作靈光。

電影拍得簡潔,故事卻份外真摯,沒有挪用任何集體回憶、本土情懷和社會議題,與夏威夷當然無關,甚至換在任何地方都可以,香港廟街小混混的愛情故事可以,紙醉金迷的澳門可以,以上海吳儂軟語來演繹也可以。最直接的原因就是,故事本身出色。

▋再度改編的遺珠

此片源於彭浩翔多年前短篇小說集《破事兒》的遺珠,後來小說集被彭浩翔拍成同名電影,唯獨就欠了〈指甲刀人魔〉這篇摸不著頭腦的「都市奇談」。一直不了解彭浩翔為何自己不拍,有一次在訪問中確實問過,他的回答耐人尋味,說這個故事自己已經寫完了,不想重做同一件事,還是就留給別人拍,自己不打算拍出來。

要知道彭氏是編劇出身,執導的電影作品不少都是自己的劇本,怎麼唯獨這篇甚是奇情和留白最多的短篇小說,在他心目中是不需重做的「完成式」呢?但無論如何,《指甲刀人魔》後來被曾國祥獨立拍成內地微電影,由幾頁紙變成20分鐘的片子,繼而今年由彭浩翔合作無間的攝影師關智耀執導,拍成完整電影。

上一回的「指甲刀人魔」是周迅,這一次就是近年人氣急升的周冬雨。能夠超越周迅的人,事隔多年,終於有了周冬雨。周迅版本的「指甲刀人魔」,冷淡神秘,有鬼魅女子的味道,至於周冬雨的新版「指甲刀人魔」,就跟《七月與安生》和《喜歡你》的周冬雨一樣,一時顛喪失控,一時可愛感性,也著實符合這不可思議的故事情節。天馬行空的故事設定背後,《指甲刀人魔》是非常單純的愛情故事。甚至乎,放在原著小說集《破事兒》當中,與其他光怪陸離的故事相比,也是有點另類的,在彭浩翔一貫的聰明機智式冷笑話之上,擊中了大多數人的愛情死穴。

▋愛情悖論翻轉就是真愛

由關智耀拍成電影的《指甲刀人魔》,與原著和舊版微電影最大的差別,就是篇幅上的增加,而且是相當成功的,既沒扭曲原著,亦展示了自己的新意。根據彭浩翔的同名短篇小說〈指甲刀人魔〉來改編,本來的小說只有幾頁紙,是彭氏當年在蘋果日報的專欄小說,講述情侶間一場不著邊際的對話,女主角聲稱自己是專吃指甲刀的指甲刀人魔,從原文故事來看,只可能想像到要解釋為什麼女生外出都吃得這麼少(因為都偷偷在吃指甲刀),以及為什麼廚藝那麼差(因為除了指甲刀什麼都沒吃過)。不過,當變成長篇電影時,更似是拿了其中的核心元素,發展成另一個更耐人尋味的新故事。

電影大抵跟從了曾國祥版《指甲刀人魔》微電影的佈局,發展成90分鐘的完整故事,不同之處是故事後段的結構,基本上是全新的。原著就像引子,舊版微電影是開筆,而新版電影就是它延伸下去的作品。電影試圖把這場胡鬧的戀人絮語,變成不能推倒的愛情悖論。故事中,周冬雨對張孝全說,我是只吃指甲刀的怪人。張孝全和舊版微電影的男主角周俊偉一樣不信。這時周冬雨說出了其乖張的愛情悖論之一:

你無法證實我不是指甲刀人魔,就正如你無法證明你真心愛我。

電影的補筆把「指甲刀人魔」這回事變成一場愛情辯證,隨著故事發展,周冬雨突然消失,讓張孝全血本無歸人財兩空,這赫然是一場人人都看得出來的騙局,但男主角反而寧死都不相信這個事實。他把當初的悖論,反過來變成自己的信條。

你可能真的是指甲刀人魔,就正如這可能真的不是一場騙局。

▋彌補彭浩翔的弱點

當局者迷,但悖論反轉,就成了真愛,也是《指甲刀人魔》真正想說的愛情故事。由別人去將故事繼續發展,好處就是彌補了彭浩翔作為編劇多年來的弱點。彭氏作品往往有驚人的點子,然而,或因為本人缺乏耐性,總是無法鋪出完整的情節,好好道出真正想說的故事。從早期的《買兇拍人》、《AV》到近年《志明與春嬌》都有這個問題,鬼才的點子難以支撐一部電影的長度,結果需要找大量的支線來填補。《指甲刀人魔》電影版的延伸卻十分精彩,甚至明顯超越了彭氏近年的水準。

張志明與余春嬌的感情談了8年,橫跨3部作品,其實都不夠《指甲刀人魔》裡張孝全的一念之間叫人深刻。甚至乎,志明與春嬌愛來愛去亦言之無物,卻在《指甲刀人魔》裡得到填補。余春嬌不是說自己愛張志明久了,愛到自己都變成張志明嗎?其實在電影中不察覺。反而在周冬雨和張孝全身上,我想我懂春嬌的意思了。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