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眼:超標的大陸味,錯亂的廣東話──再談《擺渡人》

2017/02/22

《擺渡人》劇照,華納兄弟提供。

聖誕上映的《擺渡人》風評欠佳,(果然)沒撐到農曆新年就被刷下了。心中難以擺渡的事情有三:

第一,是那些無法接受男神老去的人。幾位不怎麼看過王家衛電影的朋友,風聞《擺渡人》掛上王家衛之名,經我一杯咖啡時間的推薦後,都覺得「似乎可以一看」,結果卻「實在看不下去」。原因也簡單,「梁朝偉/金城武不好看」。面對庸俗的觀影者,笑而不語,是誰也不會放在心上的。她們(沒錯,是她們)難以擺渡心裡的男神跟著她們一起老去,正如我也難以擺渡有這樣的一群人出現於我的生活圈子裡。

▋不同的「王家衛印象」?

第二,是「王家衛不好看」。這個原因,也有兩個意思。第一種是字面上的不好看,難看。或是《一代宗師》故事清晰,平易近人──而且金句泛濫,加上王家衛比廿年前的名氣大得多了,於是出現這美麗的誤會。其實王家衛過去的作品也屬於毒藥級別,不是那麼慣常被視為「好看」的。第二種不好看,是俗。五光十色的《擺渡人》,帶著紙醉金迷過於濃艷的俗,俗是王晶的專利,而不襯王家衛的雅名。王家衛從來不落俗套,俗的,過去從來有劉鎮偉。

澤東電影公司最初的故事,不時聽聞,在1991年,劉鎮偉和王家衛成立澤東,第一部作品就是《東邪西毒》。結果王家衛循其慣例,拍太多,用太少,嚴重超支,於是劉鎮偉就用同片班底,極速拍攝另一賀歲片《東成西就》交差。是以,我們慣用《東邪西毒》和《東成西就》來區分王家衛和劉鎮偉,王家衛是藝術片,劉鎮偉是商業片,拿獎找王家衛,賺錢找劉鎮偉。然而,事實上並非如此,至少《東成西就》不會沒有王家衛的參與,只是劉鎮偉做了舵手。

後來,沒有周星馳與王家衛的劉鎮偉,北上發展後不斷翻拍的《大話西遊》和《東成西就》續作都慘不忍睹,一落千丈,或就證明了澤東當年的運作不是大家所想的模樣。墨鏡之下的王家衛,不完全是那一套乾乾淨淨的藝術片悶騷,他本身就能應付一部商業片,有著俗的一面,何況從不掩飾用大牌名星為自己的悶騷墊底,商業手腕怎會在劉鎮偉甚至王晶之下?王晶未必做到王家衛,但王家衛可以比王晶更加王晶,只不過這一面總是在跟別人合作之下得以展現,以前是劉鎮偉,《擺渡人》是張嘉佳。

《擺渡人》就像是王家衛自我擺渡,媚俗地開了自己的悶騷一個玩笑。脫下藝術片的墨鏡,便有人嫌他醜了俗了,是心目中把王家衛設想得太好看。

▋擺渡不了的中港情結

而第三件是我認為最難擺渡的,不是王家衛,而是不少香港觀眾的仇中情緒。上屆香港金像獎,徐克憑著《智取威虎山》摘下最佳導演,結果噓聲四起,已吃過仇中的一棍。實至名歸拍得好,但觀眾看不到,再好的電影作品,在香港觀眾眼中,只要大陸味太重,就是垃圾,蓋棺。從普羅大眾到文藝青年,都有這傾向,政治情緒決定了作品好壞,讓大陸電影成為不少香港影迷的盲點。

比如說,當侯孝賢的《刺客聶隱娘》成為金馬獎大贏家,上至影評人下至大專學生,執筆者眾,影評文章上百篇,但馮小剛同屆憑《老炮兒》奪最佳男主角,很多人連管虎的名字都沒聽過。《擺渡人》風評欠佳,是梁朝偉/金城武不好看抑或王家衛不好看,都是離場後的事情,既屬少數,也非電影敗走的主因,未看就已判定是垃圾的觀眾,為數更多,仇中風潮也更難擺渡。

《一代宗師》的情況並不明顯,儘管內地演員不在少數,但有王家衛,有梁朝偉,故事有香港,有詠春、葉問;《擺渡人》同樣有王家衛和梁朝偉,但「為了大陸市場而拍」因而嗤之以鼻的聲音就明顯了。預告片一出,未上映已可預見,在目前的香港,比起大陸市場的好壞參半評價將更負面。有沒有王家衛的味道,不是人人聞到,但就很多人都聞到大陸片的味道,因為張嘉佳執導,因為故事發生在上海,因為「擺渡人」這個擺明不是廣東話用語的片名,大陸味嚴重超標,梁朝偉乘以十個亦難救。

事實上,《擺渡人》其中一個為人詬病的地方就是香港上映版本的角色對話,居然是廣東話和國語夾雜。尤其梁朝偉、陳奕迅和Angelababy這幾位香港演員,一句說話,廣東話和國語便頻頻轉換好幾次。內地版本的國語對白固然是無法全部直譯作廣東話的,但是否全部改作廣東話配音才是合適的香港版本呢?看到一半,倒別有一番體會,覺得梁朝偉這樣半句廣東話半句國語,再硬湊半句港式英語的混雜語法,恰是當下香港的寫照。若有人覺得突兀,可能是他們看的場次,觀眾都很守規矩,皆因入場時適逢聖誕,院廳裡正是一半人說著廣東話,一半人操內地口音。聖誕時節要安靜看戲甚難,眾人在耳邊從頭到尾都是久不久廣東話三句、國語兩句,跟李璨森戲中惡狠狠的那句「你不擺渡她,我就超渡你」前面國語,後面廣東話,也真有點裡外呼應。

語法混雜,場景也是,《擺渡人》用奇幻誇張的故事舞台隱藏了地域色彩,只呈現一個五光十色介乎在香港與上海之間,又滲雜一點台灣和日本,模稜兩可的座標。然而,當轉換到幾位角色的回憶片段,卻像是連故事地點也隨之改變,清晰描述了管春在打「拳皇」,跟毛毛看《午夜凶鈴》午夜場,而小玉會儲偶像閃卡,會打電話去電台追星,還有馬力剛出道時那個全然倒模了郭富城的中分頭。跟故事表面燈紅酒綠的舞台,那個香港與上海的摩登共同體截然不同,眾人的回憶,都座落於一個時代可辨輪廓分明的舊香港。

其中,最一矢中的的區分,是陳末在酒吧裡總是語法混亂、語無倫次,但在另一邊疑似90年代的時空裡,小玉和馬力卻都說著純正的廣東話。當然,後來就不是了。回歸20年,在商店林立的廣東道,說國語的人比說廣東話的人多,每位店員都像陳末,懂得用國語向你陪笑,再用廣東話問候你祖宗,已不算新聞吧。

很香港吧。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