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這個週末就是聖誕節了,全世界將有數十億的人歡慶這個溫馨節日。其中最高興的,莫過於小孩子們了。因為傳說中來自北極的聖誕老人,將在聖誕夜中,乘著由馴鹿拉的飛天雪橇派禮物給小孩子。孩子們在聖誕夜會在壁爐上懸掛聖誕襪,好讓聖誕老人從煙囪爬進屋內,將禮物放到襪子裏,並吃掉孩子們為他留下的食物。全世界的孩子們充滿期待……

據說飛天雪橇的這些馴鹿都是具有魔法的,他們不但要會飛,力氣也要相當的大,才能拉得動聖誕老公公和這麼多要送給孩子的禮物。給聖誕老人拉雪橇的馴鹿有9隻,領頭的馴鹿叫魯道夫(Rudolph),長著一個會發光的紅鼻子。除了魯道夫之外,其他的馴鹿分別是:猛衝(Dasher)、跳舞(Dancer)、歡騰(Prancer)、凶婆娘(Vixen)、雷(Donder)、閃電(Blitzen)、丘比特(Cupid)與彗星(Comet)。 

雖然飛天雪橇是虛構出來的,但馴鹿卻是真的。馴鹿大都分佈於北半球的環北極地區,身體上覆蓋著輕盈但極為抗寒冷的毛皮,所以能在寒冷的極地中生存。然而今年的8月26日,在北極圈旁的挪威高原發生了少見的「雷電集體擊斃馴鹿事件」。挪威從來沒有聽過這麼大規模的動物被雷電擊斃事件,這次的原因是馴鹿慣用的集體求生策略所造成。因為在雷雨中,馴鹿常常會成群地縮在一處,這是牠們的慣用的求生方式。但這一次,此一求生策略卻讓牠們付出了生命的代價;屍體全都躺成一片、堆在一起。畫面令人驚悚。


圖片來源:Norwegian Environment Agency

同樣的,挪威馴鹿此種集體求生策略也出現在2016年的台灣社會,這個集體求生策略就是──上街抗爭。520新政府上台後,不到半年間,台灣社會經歷了前所未有的頻繁示威抗爭與街頭遊行。它們包括了:5月20日總統蔡英文就職日國道收費員自救會赴凱道抗議、6月24日的華航空服員罷工抗議、7月12日全台計程車團結大遊行抗議Uber、7月20日開始的「一例一休」勞工團體發動系列抗爭與絕食、9月3日的軍公教上街抗議年金改革抹黑、9月12日旅遊相關從業人員上街抗議陸客銳減重擊國內觀光產業、12月3日與10日的同性婚姻正反雙方的上街遊行等等。

忽然間,走上街頭、爭取權益,變成台灣人民的集體求生策略。在2016年即將結束之前,讓我們從挪威馴鹿的集體求生策略,反思現今的台灣社會。

▋馴鹿是怎麼死的?

先來談談挪威馴鹿的集體求生策略為何會釀成災害。故事是發生在挪威的哈當爾高原(Hardangervidda)……

哈當爾是北歐最大的高山平原,面積約6,500平方公里。而位於當地的哈當爾高原國家公園,更是挪威最大的國家公園,面積約3,422平方公里,以天然山區景觀著稱,深受遊客喜愛。約10,000隻野生馴鹿棲息於該區,並根據季節變化及生理需求,遊走於高原各處。然而,2016年8月下旬的一場暴風雨,卻造成挪威南部哈當爾高原上屍橫遍野。這些不幸被雷電擊斃的「死者」,是323隻野生馴鹿,其中包括70隻幼鹿。這與高原平日的怡人景致形成強烈對比。

馴鹿在雷雨中會成群地縮在一處的慣用求生策略,是導致這個災難的主因。對哈當爾高原的這宗馴鹿集體死亡事件,網路媒體The Verge訪問了美國國家海洋和大氣管理局的閃電安全專家John Jensenius。Jensenius解釋,暴風雨來臨時,動物傾向群聚在樹下,倘若閃電擊中樹木或是附近地面,整群動物就會集體被殺死。一般情況下,這種集體死亡事件的傷亡數目,大約介乎10至20隻。然而,大部分的屍體不會有明顯的雷擊傷痕,當中可能只有一具屍體呈現被燒焦的痕跡,因此要從牠們的屍體判定是否曾受雷擊並不容易。

科學家發現,由於閃電會從動物的一隻腳傳上來,再從另一隻腳離開,這使得其他動物比人類更易因觸電而死,因為牠們的腿往往張得更開,令電流在牠們的身上流通得更順暢。Jensenius表示,哈當爾高原這次雷擊災難與馴鹿彼此是否有接觸、靠得多近無關,只要牠們身處被電擊的區域,接地電流就會造成傷亡。換言之,馴鹿因為習慣在雷雨中成群地縮在一處,反而遭來集體的殺身之禍。

事實上,我們都知道在下雨打雷時,儘量不要靠近孤立的高樓、鐵塔、電桿、煙囪等,更不可站在空曠的高地上或大樹下,因為這些孤立而突出的目標物最易遭到雷擊。另外也知道高樓建築物可以裝置避雷針,好免除雷擊。透過避雷針連接銅線和埋在地下的銅板,使雷電電荷藉由避雷針將電釋放到地下,這樣就可避免劇烈放電所造成的危害。但很可惜的是,馴鹿並不知道不可以在大樹下,大樹也沒有避雷針,才造成這起集體觸電的災難。

▋台灣社會也會走上大型雷擊的命運嗎?

我們將場景拉回台灣。長期以來,「團體就是力量」一直是人類十分重要的集體求生策略之一。然而當這樣的求生策略是用在為了爭取各自權益的社會對抗中,整個國家將付上未知的代價。它除了激起不同立場與主張間的對抗與社會成本之外,並可能進而犧牲國家中最寶貴的社會資本──信任,甚至更有可能帶來仇恨與分化。

2016年的下半年,這樣的分化與對立,不時出現在電視媒體與報章雜誌之中。更可怕的是,在分眾社群媒體的推波助燃之下,不一樣的同溫層群體像是觸電了一般,各自傳播著相同的認同與單方意見,卻聽不見對方的聲音。此種類似放電效應的集體治療(Group Therapy)同儕取䁔與自我增強,更放大了此種求生策略的正當性。而呼朋引伴、走上街頭,示威抗議、對抗另一方,就成為一種必要的集體求生手段。

事實上,我們可以拆解挪威這宗「雷電集體擊斃馴鹿事件」為以下五大元素:(1) 哈當爾高原;(2)馴鹿;(3)雷雨閃電;(4)供馴鹿躲避雷雨的樹,與(5)擊斃集體棲息馴鹿的看不見地下致命電流。如果我們比較挪威馴鹿遭電集體擊斃與台灣社會近半年來的激烈抗爭,可以歸納為以下的對比和隱喻。

哈當爾高原代表台灣社會;不同馴鹿群代表社會中的不同族群;雷雨閃電代表政府所要進行的社會改革與變革行動;馴鹿所賴以躲避雷雨的樹可以比喻為保護不同族群利益的團體或工會;而造成馴鹿集體導電隱喻的是現今的新聞媒體與社群網路。這半年以來,每當新政府決定要推動一項新的變革方案或行動時(例如:年金改革、一例一休、同性婚姻入法等等),台灣社會就像是經歷一次重大的雷雨閃電。然而,因為政府事先缺乏與利害關係人有足夠的溝通與共識形成,這如同改革沒有裝設避雷針,導致利害團體的高強度反彈;再加上缺少接地放電相關的事後政策疏導與配套措施,在社群媒體的傳播渲染之下,導致大家均用走向街頭抗爭的集體求生策略來表達不滿,招致社會面臨極大的動盪與不安。

▋別再讓人民只能以衝撞手段抗爭

曾幾何時,台灣社會中的不同族群竟將對方視為仇敵,勞資雙方間的對立日漸加深,彼此視對方為剝削者或壞人。這讓我想起《末日危途》電影中父子的一幕對話。

《末日危途》係改編自美國小說家考麥克.麥卡錫作品《The Road》一書。它描述一個發生在核武器造成人類大毀滅之後的寓言故事。以敘事詩般的角度記錄一對倖存下來的父子,如何穿過寒冷的城市廢墟,在荒無人煙的沙漠不斷地向南行走,希望到達溫暖的海邊,尋找到活下去的可能。一路上,寒冷、飢餓侵襲著他們,還有為了生存下來的各種殺戮與自相毀滅。所以父親不時警惕兒子要避開所有可能有人的足跡以求自保,但是幼年的兒子卻常常希望能遇上和他們一樣的好人。電影中有一幕是兒子問爸爸說:「任何時候,我們都不該變成壞人,對吧?」爸爸回答說「是的,任何時候」。

是的,曾經是溫良恭儉讓的良善台灣人,我們大多數是不習慣、也不喜歡上街抗爭來表達意見。但當政府愈來愈多的決策不透明,與許多公共政策缺乏對話與溝通,卻強制要以政治力來表決與執行時,這逼著人民不得不走向街頭,化身為抗議者與暴力者,用集體聲音與衝撞行動來表達心中的不滿與不安。當人民愈來愈多採取此種集體求生策略時,勢必導致人心的浮躁,與不同族群間愈來愈大的對立與撕裂。

當人民必需藉由上街示威的求生策略來表達聲音,政府才會聽見,那麼一旦這股不信任的對抗電流在台灣土地接地串聯起來,一個個的發生,則挪威高原馴鹿集體求生策略所釀成的災害,是否也會發生在台灣社會之中?

在迎接2017年到來的這聖誕節前夕,期待新政府如同在馬槽誕生的小小耶穌新生兒,帶給人民的是希望與願景,讓社會充滿平安。切勿讓人民被迫只能用集體求生手段,來讓政府不得不聽見……

在這光輝的聖誕月份,願台灣平安!

瀏覽次數:9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