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2016年8月下旬,在䁔䁔的仲夏季末,隨同科技部人文司管理一學門的北歐學術考察團,由台大國企系陳厚銘教授率團,走訪了芬蘭、瑞典與丹麥三國,深度瞭解北歐小國的產業競爭力與高等教育創新。接續上篇文章談芬蘭的小國創新之後,本文再來談談我們對瑞典的觀察。

本文主要探討瑞典國家創新亮麗表現下的社會深層信任結構。瑞典有句諺語:「無論你轉身多少次,你的屁股還是在你後面」,意思就是無論你怎麼做,都會有人對你不滿意。若能明白這一點,那我們對不同的聲音與反對意見,就不會沮喪、惱怒,而會覺得正常,並用正面的態度來尋求各方的合作與支持。長期以來,瑞典社會的發展就是在這樣的不同轉身過程中,尋求各方的支持、信任與整合。如今,瑞典除了兼容了左派的社會福利體系優點,另一方面也發展出富特色的右派經濟成長與競爭實力,躋身世界科技強國之林。

瑞典是一個沒有高山的平原國家,首都斯德哥爾摩是全國的科技重鎮。作者提供。

全球創新國家指數亞軍的小國模範生

先來介紹瑞典這個國家。瑞典面積45萬平方公里,土地約為台灣的12倍;其中70%以上的土地是森林,全國的可耕地面積不到6%,更有近1/6的國土係在北極圈內。若用人口數來看,瑞典的人口數約920 萬,約莫為台灣人口的4成左右,人口密度十分低。相較於其他北歐國家以貿易見長,瑞典是一個以科技發展為主的工業國家,國家創新程度高。以2016年8月15日剛剛公佈的「2016年全球創新指數報告」為例,瑞典是全球第二名(第一是瑞士、第三是英國,歐洲國家包辦了前三名)。

全球創新指數報告係評估全球128個經濟體的創新程度報告。主要針對四個指標進行計算來評比,分別是「創新投入次指標」(包括制度、人力資本與研究,及基礎建設等五個要素)、「創新產出次指標」(包含知識與技術產出、與創意產出等兩要素),及「創新效率比率」(產出次指標分數除以投入次指標分數),最後再以產出次指標與投入次指標的平均數,算出全球創新指數總得分。由此可見,瑞典這個國家創新實力之強勁。

▋強調多數公民的集體成就,而非少數資本家的個別利益

但是,在這樣的國家創新體制之下,政府推動的不是強調「科技領先」的競爭硬實力;相反的,卻是強調「以人為本」的合作軟實力。

很多人常說,瑞典的社會形態很像是社會主義國家,因為政府提供民眾十分完善的社會福利。瑞典非常強調平等至上的精神,這與我們台灣所熟悉的強調人權、希望扮演世界警察的美國牛仔精神十分不同。瑞典的平等是奠基於照顧弱勢、尊重環境與永續平衡的基礎之上,故社會大多數民眾願意限縮個人慾望並力行簡約生活。北歐此種強調社會公平與永續共好思維,迴異於美國以市場競爭驅動的創新創業精神,強調個人的物質慾望的滿足與財富追逐。

是的,北歐瑞典的確和我們所熟乏的美洲強國十分不一樣,因為她很尊重社會不同的聲音,強調人民的社會福祉與生活權利。但是,有趣的是,社會主義理想如此濃厚的瑞典小國,她非但不反商,反而更有重商主義的務實精神。瑞典的經濟數據會說話。這個位處北極圈的歐洲小國,卻能創造全球2%的貿易額,誕生了6%強的全球跨國公司。

儘管瑞典是小國,但她卻是許多國際企業的母國市場。而且比其他國家的全球化企業,瑞典企業更善長建立綿密的國際營運網絡,海外國際化程度十分高。因為本次科技部參訪團的考察重點在一般管理領域,所以我們特別走訪了位於斯德歌爾摩西北方約78公里的烏普薩拉(Uppsala)大學,因為這所大學是國際企業領域的研究重鎮。烏普薩拉是北歐最古老的大學,建立於1477年,也是瑞典諾貝爾獎得主最多的大學(至今共有8位),歷代國王都畢業於此。這所大學在經濟與管理領域頗具影響力,該校的Johanson和Vahlne二位教授,在分析瑞典企業國際化過程的基礎上,提出的漸進式企業國際化理論,即所謂的烏普薩拉模型。Uppsala模型認為企業開展國際化是一個漸進歷程,強調企業國際化是由出口、技術授權、合資以及獨資經營等循序漸進方式進行。這樣的漸進式國際化觀察反映出瑞典人從商的務實與謹慎。國內民眾所熟悉的瑞典品牌:IKEA歐風傢俱、H&M流行服飾、Volvo/SAAB汽車、易利信電信、Scania卡車、ABB機器人與工業自動化等,大多都是在此種漸進化歷程,逐步擴大它們在世界的版圖。

此外,在網際網路主導的知識經濟世代,瑞典的科技創新也不惶多讓。首都斯德哥爾摩市政府多年前便藉由所屬的公營Stokab公司傾全力鋪設國家高速網路,並提供各式投資誘因給新創公司,打造友善的科技創業環境。如今,斯德哥爾摩己成為新一批「獨角獸」(身價超過10億美元的新創科技公司)的創新基地,幾乎可以說是歐洲的矽谷。這些公司包括:音樂串流服務Spotify、影音通訊服務Skype、熱門手機遊戲Candy Crush的開發商King、線上支付服務Klarna,以及Minecraft的創始者Mojang等。

瑞典斯德哥爾摩市內的每一個捷運站,處處充滿不同的人文藝術氣息。作者提供。

▋不強調競爭,反而縮短了權力距離、促進了社會合作

「無論你轉身多少次,你的屁股還是在你後面」這句話充份反應了瑞典是一個尊重少數、包容性十分強的社會。瑞典的整個社會氛圍,人們不太喜歡強調競爭,事實上瑞典是一個權力距離很小的國家。此種以強調平等,縮小社會不同階級間的權力距離,至少可以反映在政治與社會等二個面向。

首先,在政治的參與層面,瑞典屬於多黨政治,通常需由多個政黨組成執政聯盟。目前係由社民黨及綠黨兩黨聯合執政(只佔國會40%的席次),所以政黨間的結盟與合作,是瑞典十分重要的課題,因為沒有一黨可以掌握多數。其次,因為政府力行高稅收的福利補貼(最低所得稅率從25%起跳,最高所得稅率可以達到60%),高收入家庭必需補貼低收入的民眾,故瑞典人的實質收入差距不大。

有人說在瑞典這個國家中,可能沒有真正的窮人,社會表面上也很難看出明顯的階層分化;再加上政府推動社會住宅政策,民眾普遍的生活品質差異不會太大。更令人羡幕的是,瑞典提供人民完全免費的教育補貼和近乎免費的醫療福利。工作權受完善的保障;例如,勞工一年均有至少5周的給付薪資休假,如果上班族因病無法工作,還能獲得至少75%的工資。


瑞典斯德哥爾摩市政廳內的市議員會議廳。作者提供。

教育成就每一個人的機會,大學科技研發領先全球

本次的參訪過程中,我們特別前往瑞典代表處訪問與請益。在我國與駐瑞典廖東周大使對話中,他非常推崇瑞典的教育制度,並推崇瑞典經驗十分值得台灣學習與借鏡。廖大使特別強調,不要只看到瑞典社會發展成功的表面──即「知其然」,更要暸解他們能夠成功的背後原因──「知其所以然」。

依據他的觀察,瑞典人民的教育費用完全由政府負擔,十分強調學生的受教權與學習的公平性,就對社會發展至為重要。例如,小學敎材均由學校準備,學生上學不必帶書包;放學後也不用將帶功課回家做,避免學生因為家庭經濟條件不一,而影響了孩子的學習發展。這充分展現了瑞典人所重視的社會公平。

其次,他也提及瑞典本地居民從小學到大學、甚至研究所博士班完全免學費。政府十分鼓勵高中生畢業後,可以先到職埸去工作一段時間或到國外遊學後再回來決定是否就讀大學。這充份表現出瑞典社會十分強調獨立自主與自我探索。第三,因為完善的社會制度、教育醫療的保障與對人民選擇的尊重,讓瑞典人民相信政府會確保自己生活條件無虞。例如,每位小孩自出生開起到18歲為止,政府每個月都提供約1,000瑞典克朗(折台幣約 4,060元)的成長津貼,所以人民也願意誠實繳交高額稅款。最後,政府與人民間形成正向的信任循環,孕育出堅實的社會資本,促進社會的和諧關係與經濟效率。

除此之外,瑞典傑出的高等教育與科研表現也是建構優質社會的重要原因之一,這也是本次考察團的參訪重點。瑞典全國有44所大學,其中35所大學提供英語授課的學位課程。瑞典的大學競爭力在全球排名第二位,僅次於美國。以本次我們訪問的另一所瑞典大學──隆德大學(瑞典语:Lunds universitet)為例,她建校於1666年,是歐洲最古老的大學之一。隆德大學在全世界大學的排名約位於前60大行列,她同時也是全球Universitas 21聯盟成員。全校共有十個學院,學生人數約4.7萬人,其中约有6,000人是國際學生。近年來,隆德大學與瑞典國家研究學會(Swedish Research Council)共同設立國家同步幅射研究中心MAX IV,致力於加速器物理、同步幅射與核物理的先進技術研究。此外,隆德也歐洲十分重要的科學研究中心,其歐洲散裂中子源中心ESS(European Spallation Source),預計將於2020年完工運轉,是世界重要的研究重鎮。


科技部人文司參訪瑞典隆德大學經濟與管理學院。作者提供。

台灣的隱憂:每次的華麗轉身,屁股就換一次

北歐四小國(瑞典、芬蘭、丹麥、挪威)近年的經濟發展與社會創新都是全球的模範生,其中又以瑞典能兼俱經濟發展與社會福祉間的平衡,表現最佳。有這樣的亮麗成果,雖然部份原因要歸功於瑞典並未加入歐元貨幣系統,沒有被捲入過去幾年的全球金融貨幣危機中。但在本次的考察與訪問中,我們發現背後更關鍵的因素,可能來自瑞典政府在社會制度長期以來的良好設計,讓人民願意相信政府與包容不同意見所累積出的「社會資本」(social capital);建構在這樣的信任基礎之下,才能讓政府與民間共同協力,推動具前瞻性的政策與具特色的產業發展。

這個觀察呼應法國經濟學家阿爾剛(Y. Algan)和葛侯(P. Cahau)在《不信任的社會》(La Societe de Defiance)一書中的發現──瑞典社會中有66%的民眾相信他人;這個比例是法國的三倍,更居全球之冠。就是這樣的信任,成為瑞典推動各式科技發展與社會創新背後的人文支撐。

台灣可以從瑞典身上學到什麼?近十年以來,對比台灣周圍的亞洲四小龍國家,我們國家在全球的科技創新與大學競爭力正在逐漸流失中。從瑞典「無論你轉身多少次,你的屁股還是在你後面」的小國智慧,我們的政治人物與各式團體是否可以更多學習傾聴不同聲音與反對意見,彼此包容、異中求同,以人民福祉為最大公約數來尋求各方合作與國家發展呢?

我們從瑞典身上看到台灣的最大隱憂是典政黨在每次的華麗轉身後,屁股就換一次。不同政黨所提出的政策與國家方向,都在服譍特定的選舉目的,而非全民之需。

曾幾何時,「不信任」成了我們國家創新與社會發展的最大隱憂了!

 (作者:侯勝宗為財團法人中衛發展中心菁英學院院長,逢甲大學公共政策研究所教授兼所長;陳厚銘為國立台灣大學國際企業管理系教授,科技部人文司管理一學門領域召集人;林月雲為國立政治大學企業管理學系教授。)

瀏覽次數:9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