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景榮

東南亞裔台灣人

從小享受著跟媽媽公開用印尼話道人是非,旁人卻一頭霧水的快感。用中文寫作是為了回應外界「新住民二代中文不好」的質疑,留美是為了用洋博士的頭銜,來矯正主流社會對東南亞的刻板印象。目前擔任有行無市的流浪教授,興趣是冷眼看待產官學界一窩蜂的南向熱潮,想想他們當年看人低的嘴臉,再笑笑他們現在的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