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評讀好書

蔡淇華:在品格的鷹架上,向世界提案
沒錯,教育需要鷹架,創業需要鷹架,但別忘了,只有真正有品格的人,才能利用這些鷹架,一步步登高,蓋好自己生命不倒的高樓!這學期開學後,惠文高中學生的兩個提案獲得了初步的成功。一是直升同學的「聖食計畫」:學生成功組成了「聖食志工團」,將學校10個班級的午餐剩食,轉變為火車站附近80位街友的晚餐;二是校刊社「《十年》香港採訪計畫」:校刊社學生成功募得款項,四位社員將在10月21日飛到香港訪問《十年》導演... 閱讀更多
守衛你的情緒界線:你想要做什麼樣的人,不需要別人核准
在我們與自己的對話裡,有兩種帶給生理與心理健康極大的壓力:1.我們受不了自己跟別人不一樣。2.我們受不了別人跟自己不一樣。我們容易受不了自己跟別人不一樣,或別人跟自己不一樣,最主要的原因是因為我們是社群動物。我們當初會選擇群居組成社群,是因為人數多,不易被猛獸獵殺。在野地裡,一般動物如果落單,很容易被獵殺。但是社群形成之後,在社群中落單的動物,不但容易被別的動物獵殺,也很容易被同類攻擊。雖然人類已... 閱讀更多
未來人類:我們先天的擇偶密碼,正在被科技改變?
對於女性而言,體味可能是選擇伴侶的一項重要因素。索恩希爾和岡史達發現,女性不僅喜歡較對稱男性的氣味,她們也能在男性體味中,區分出對方與自身的免疫系統是否相似──這指的是主要組織相容性複合體中的基因,亦即免疫系統中決定體內發現物是否屬於自身的機制。例如,血液中的細菌細胞可能被主要組織相容性複合體識別為外來的,因而觸動警報系統,產生免疫反應。器官移植產生排斥的主要原因,就是人與人之間主要組織相容性複合... 閱讀更多
中國觀光客都沒禮貌?日本旅遊業者這樣想……
「我在機場排隊等候入境審查,結果好幾個中國人就在前面直接插隊,嚇我一跳。」「我走在銀座街上,看到中國人竟然坐在大馬路上。」「他們把裝家電的紙箱全部丟在機場的垃圾桶裡,結果垃圾桶大爆滿。」「他們占用(機場廁所)有熱水的哺乳室幾十分鐘,還在裡面吃泡麵。」若要細數中國觀光客的沒禮貌行為,真的沒完沒了。一個經常出差的朋友預約不到名古屋附近的飯店,只好住到離市區很遠的郊區飯店,結果在大浴場遇到許多中國人。裡... 閱讀更多
示威、公投、請願權:關於政治,德國人這樣教小孩
怎麼讓小孩理解看起來枯燥複雜的公民與法律常識?一位德國記者決定為青少年寫一系列關於哲學、政治和人權民主的簡易讀本,用貼近他們生活的角度舉例,再加上深入淺出的說明,讓青少年在獲得相關知識之後,也能參與社會討論,實踐自己作為這個國家、這個世界一份子的權利。這些作品日前已由麥田出版為《向下扎根!德國教育的公民思辨課》系列,本文節選其中關於請願、公投與示威遊行三則介紹,也呼應台灣近年的公民教育,在紛亂的時... 閱讀更多
一杯水的臨終:與其痛苦活著,不如讓老人安寧的走吧!
從新宿站搭京王線約15分鐘,穿過櫛比鱗次的市中心,電車來到處處可見綠意的恬靜住宅區,天空忽然開闊了起來。我下車的地點是蘆花公園站,距離這個小車站步行約10分鐘的世田谷區立特別照護安養院──蘆花安養院。入住蘆花安養院的居民平均年齡90歲。就大都市來說,這個可以容納103人的大型安養院,有9成居民患有老年失智症,進食和如廁等日常生活都需要專人照護,這些無法在宅生活的人們,就居住在這裡。蘆花安養院成立於... 閱讀更多
「我們把他們像雞一樣殺死」──那些赤柬秘密監獄的故事
金邊的嘟嘟車招攬外國人有一招:車上一塊圖文並茂的招牌,王宮、寺廟、博物館是例行「景點」。長年累月下來,他們知道外國人想看什麼。這個國家聞名於世的,不只是壯麗的高棉石雕與神殿。招牌通常還有兩個「景點」,一張照片滿是成列頭骨,另一張照片,則是一幢呆板的三層舊樓。「Killing Fields?」「Tuol Sleng?」司機的問候,依然歡快而期盼。Killing Fields,是赤柬政權處決「叛徒、內... 閱讀更多
有些話可以這樣說:別管攻擊性語言了,先想想背後的訊息吧!
我們如何「聽話」,不僅決定我們聽到什麼、會有什麼感受,還會決定當下情況的發展。攻擊、防衛、反擊,這樣的惡性循環時常支配我們在衝突中的行為。「不聽攻擊性語言」讓我們跳脫這樣的循環,改變我們聽話的方式,在接收帶有攻擊性的話語時,練習不要聽進去。這不是天真地叫你忽視真正的威脅,而是改變你面對衝突對象的心態,聽見事情的本質,聽見對方真正想講的事,即使他們表達的方式非常惡劣。這項原則談的是你如何接收及解讀對... 閱讀更多
憂鬱的邊界:成為香港人
[編按]作為中國的「南方大門」,在英國統治下長達150年的香港,有著獨特的「邊界」地位。流動在這塊土地上的人群,也編織出一代代對自我認同的追尋。本文節選自記者/人類學家阿潑由八旗文化出版的《憂鬱的邊界》。作者以親身跨界旅行與觀察,帶讀者看見不同身分、國族之下的曖昧糾結,也從中反思台灣與這些地域的關係。香港和深圳之間,只以寬不過30公尺的深圳河為界。這條河在1980年代前,曾浮過許多屍體,見證許多逃... 閱讀更多
香港1996:一個英國記者眼中的香港印象
[編按]1996年的香港是什麼樣子?那時還沒有赤鱲角機場、還沒有中國觀光客、還有女王、還使用著英國護照......那時的香港已經繁忙、嘈雜、充滿97回歸前的不安,卻顯然是大英帝國疆域中,一個最具吸引力卻又最令人難以理解的地方。本文節選自英國記者珍.莫里斯於1996年寫作的《香港:大英帝國的終章》,作者以細膩的觀察,留下1990年代這座華洋雜處城市的種種形象:儘管經過150年的殖民背景,這個大英帝國... 閱讀更多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