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薪的盛世:一年只賺12萬?在清代北京當官,比現在的22k還慘!

2017/10/15

在我們的想像中,古代官員都很富有。然而清代京官,大部分生活都很「窮」。

我們翻開史料,隨處可見京官生活貧困的記載。比如晚清著名文人李慈銘在做京官時,有時候甚至吃不起飯。他還記載他見到的另一個京官,刑部主事,因為經常饑餓,甚至面有菜色。京官之窮在當時的大清帝國,是眾所周知的事實,並且成為人們調侃的一個話題。有〈都門竹枝詞.京官〉描寫一品大員的窮狀云:「轎破簾幃馬破鞍,熬來白髮亦誠難。糞車當道從旁過,便是當朝一品官。」

京官為什麼這麼窮呢?我們可以以晚清名臣曾國藩為例,具體分析一下。

▍小地主出身,還是窮人家

曾國藩是中國近代最重要的人物之一,他是一位著名的政治家、軍事家、理學家,還是一個標準的傳統官僚。他科舉出身,經歷了傳統官場低、中、高三個級別,又經歷過京官和地方官兩種類型。同時,曾國藩還是一個心很細的人。學生書局出版的《湘鄉曾氏文獻》中還保留有曾國藩親手記的日常生活帳簿,其中從買了一棵大白菜、剃了一次頭、雇了一次車到收了別人10兩「炭敬」、給某大學士送了3兩「節禮」,事無巨細,悉數記載。

所以我們可以幫曾國藩算算帳,看看曾國藩做官,賺了多少錢,他基本薪資多少?補助和津貼多少?他這些收入都花到哪去了?

嘉慶16年(1811)曾國藩出生的時候,家裡頭是8口人,一共有田地「百餘畝」,人均12畝半,按後來土改的標準,正好是小地主。

不過和我們想像中的大魚大肉的地主生活不同,晚清的小地主,其實也只不過是能吃飽糙米飯,頂多說家裡的大家長晚飯的時候,可以拿半個鹹鴨蛋來下酒而已。曾國藩參加過兩次會試,第二次去北京,家裡就已經拿不出幾十兩銀子的路費,是親戚們東拼西湊才把他送上路。所以曾國藩也可以說是一個典型的「鳳凰男」,一家人從小拚命供他讀書,希望他通過考學,改變整個家族的命運。

曾國藩科舉成功,成了從七品的翰林院檢討。那麼他是否馬上從一個鳳凰男變成富家,家裡人是不是都沾光了呢?那倒沒有。曾國藩在北京做了13年京官,13年當中,他的經濟生活的主旋律就是一個字──窮。

▍月入1萬元,這樣的京官你要當嗎?

清襲明制,官員俸祿水準很低。清代一品官員正俸全年不過180兩,二品155兩,三品130兩,四品105兩,五品80兩,六品60兩,七品45兩,八品40兩,正九品33兩,從九品及未入流只有31兩。除此之外,每正俸1兩,還有1石祿米。

雍正年間,考慮到這個收入水準太低,根本不夠花,所以對地方官進行了養廉銀制度改革。改革完之後,地方官的薪俸水準幾十上百倍地增長。比如總督的收入增長了100倍左右,知府增長了10至30倍,知縣也增長了9至50倍。但是京官只是在乾隆年間改開雙俸,正俸之外再開一份「恩俸」,就是薪資大約增加一倍。

所以按這個標準,曾國藩這樣的從七品京官薪俸內容是正俸45兩,加上45兩「恩俸」,此外還有45斛(22.5石)「祿米」。一般祿米每石值銀1兩3錢,所以曾國藩的祿米值銀29.25兩。加上雙俸,曾國藩的薪俸總數為119.25兩。

除此之外,京官還有數目不等的「公費」,也就是辦公經費。不過朝廷核定的公費銀水準極低,一品大員每月公費不過5兩,曾國藩這樣從七品翰林的公費標準是1兩半,但是國家還要苛刻一點,全年實發不過10.71兩。將薪俸與公費兩項相加,曾國藩全年正式收入為合計129.95兩。這就是曾國藩的全部收入。

關於白銀的幣值,我們可以用購買力換算,也就是晚清的1兩白銀能夠買今天多少大米來進行換算,結果是1兩白銀約相當於今天的900元台幣。

那麼曾國藩一年的薪資是多少錢呢?12萬台幣,平均一個月1萬台幣。一個月賺1萬台幣,在北京能生活嗎?不可能。何況清代婦女是不工作的,所以這是曾國藩全家的收入,曾國藩老婆孩子好幾口人,這樣的收入當然不夠花。

▍曾國藩的房租,可能比他的年薪還高!

曾國藩這樣級別的京官,他一年大約要花掉多少錢呢?

我們先來看住。清代京官在住房問題上不享有任何福利,不但沒有宿舍,也沒有住房津貼之類。所以或者自己買房,或者租房。清代北京房價就已經很高,剛到北京就買得起房的人很少,曾國藩的選擇自然是租房。

在傳統時代,等級觀念很嚴重,一個官員必須要保持他的尊嚴和體面。不管朝廷給他的薪資多麼低,他也要維持一個官員的體統。比如說住房,作為一個京官,他就不可能採取合租的方式,和那些拉洋車的、賣白菜的、賣煤的擠在一個大雜院裡,他必須租一個像樣的四合院,獨門獨院,門口還得掛塊牌子,某某官宅。那麼一個像樣的四合院那時候在北京租金就不低。

曾國藩到了北京之後不久,在騾馬市大街北的棉花六條胡同租了一處很小的四合院,全年租金67兩白銀,相當於他全年收入的一半。第二年曾國藩又搬到了菜市口的繩匠胡同,租了一個有18間房的四合院。這個四合院很漂亮,不過租金更高,160兩白銀。所以僅房租一項,就比他全年的薪資還要高了。

曾國藩的第二大支出,是社交應酬,婚喪喜慶的紅白包、請客吃飯的錢。京官生活很清閑,很多人只需要初一十五去兩次衙門就可以了,剩下大量的時間是彼此交往,彼此唱和、請客吃飯。

清代有一本筆記叫《平圃遺稿》,其中說,京官劇院,習以為常,若不赴席、不宴客,即不列入人數。就是說,別人請客你不能不去,別人請了之後,你也不能不回請,否則時間長了,你就會被大家排除在圈子之外,沒有自己的人際關係網絡。所以當時北京城的各大著名飯莊門口,每天晚上,都停滿了官員的車馬。當然,京官吃喝不能報銷,要自己花錢。

曾國藩很愛交往,人很熱心,朋友非常多,社交開支也不少。在道光21年,曾國藩給朋友的婚喪嫁娶、朋友父母的生日送的壽禮,加起來是70多兩白銀。他自己請客吃飯用了40多兩。這兩項加一起就是110多兩。這可以列為第二項,食。

▍當官養家,赤字可以高達43萬

第三項開支大的就是買衣服。很多人對曾國藩的感覺是一個比較簡樸的人,由此引出後世的種種渲染,比如說他最好的衣服是一件天青緞馬褂,只在新年和重大慶典時才拿出來用,平素便放在衣櫥裡,因此用了30年依然猶如新衣云云。

但是他在京官期間可不是這樣,在京官期間,曾國藩有很多很好的衣服。僅帽子這一項,在道光21年他就買了大呢冬帽、小呢小帽、大毛冬帽、小毛冬帽、皮縫帽等,大概有11頂,這些帽子便宜的7、8兩,貴的有10、20兩。

曾國藩為什麼要買這麼多的帽子、衣服呢?這和清代的官場體制也有關係。因為清代對官服的要求非常嚴格、又非常瑣碎。春夏秋冬,一個官員的帽子、衣服、鞋都有嚴格的要求。然而又沒有公款採購制度,官服要自己買。你進京當官,這一套都置辦齊了,至少得500兩到800兩。所以很多官員買不起官服,怎麼辦呢?租,向官服店租官服穿。

除此之外,交通費壓力也十分沉重。清代北京道路都是土路和石子路,交通不便,特別是下雨颳風天,常難以行走。加上衙門離住地往往有一段距離,所以官員們多選擇乘轎、騎馬或者坐車出行。

當時北京的高級大臣交通費支出是非常昂貴的,何剛德在《春明夢錄》中說,高級大臣一年坐轎,就要費銀800兩。因為必須雇有兩班轎夫,還需前有引馬,後有車輛及跟騾。轎夫8人,每人每月1兩,則薪資一項每年就要96兩。清代不但不配公車,連交通補助都沒有,這些都得自己掏錢。初入官場的曾國藩自然買不起轎子,但有些場合總不能徒步參加,隔三岔五就要租一回馬車,這也是一筆相當大的開銷。道光21年,他在這方面花了30多兩白銀。

除此之外,曾國藩還需要在生活日用,買米買麵,文化生活,買書買紙等方面花錢。道光21年,他林林總總一共花了608兩白銀。

我們前面講過,他全年收入不過是129兩白銀,算下來他一年的赤字是479兩,約合台幣431,100元。

這麼大的赤字是如何彌補的呢?

▍當京官還得自己化緣賺錢

在清代京官彌補赤字的途徑大概有以下幾種:

第一,很多人到北京當官的時候就知道京官是賠錢的買賣,都要從家裡帶一大筆銀子到北京去當官。曾國藩曾從家裡帶過錢嗎?帶了,而且沒少帶,1,500兩。這些錢是哪來的呢?是曾國藩自己化緣來的。

道光18年(1838),曾國藩中了進士,而且點了翰林。這就意味著湘鄉曾氏從一個普通農家,變成官員之家,曾家生活起居的排場,馬上發生了改變。他才剛中進士,還沒有薪資,怎麼曾家就一夜變富了呢?靠的是曾國藩的進士身分。

一個人一旦成了進士,在當時人看來,就成了一支極具投資價值的潛力股。所以進士在社會上會受到與現職官員相同的待遇。

作為新科進士翰林公,曾國藩前途實在不可限量。混得最不濟也是個知縣,那要是混得好的,部堂總督大學士,也都在意料之中。所以雖然還沒什麼薪資收入,但是曾國藩社會地位提升,卻使老曾家有了幾條收入管道:第一是接受饋贈,收受賀禮;第二是借錢,大家都樂意借錢給他家;第三則是作為紳士調解民間的糾紛,也可以獲得報酬。

先說餽贈。點了翰林之後,曾國藩請假回家,在老家待了一年,到各地去拜客,通過收人家的賀禮,為將來進京當官籌集「資本」。

為什麼拜客能籌到錢呢?因為新科進士主動登門拜訪,那麼一般人家都得好吃好喝好招待,臨走還得送上幾兩銀子作賀禮。從道光18年年底回到湖南老家,到道光19年進京,曾國藩在老家一共待了296天,這期間他花了198天,用來拜客。在曾國藩留下的帳本中,每一筆收入都有詳細記載。我一筆筆加起來,細細算了筆帳,最後折算成白銀,收入共為1,489兩1錢2分。

嘉慶道光時期,物價水準很低。豬肉一斤多少錢?50~60文,鴨蛋一個2文,黃瓜每斤2文,蔥每斤5文。至於一畝良田,只要30多兩銀子。這樣說來,曾國藩的拜客收入,可以買50、60畝良田,或者4萬斤豬肉。這筆錢不是小數。

但是有了這些錢,到北京當官可能仍然不夠用。所以曾國藩還曾經主動向他人借錢,比如道光19年4月,他在日記中記載說:「向大啟借錢為進京路費,大啟已諾」。這是他籌資的第二個管道。

第三個管道,就是「干預地方公事」。29歲的新科進士曾國藩此時已經是地方上的重要角色,和官府關係很密切。他幫人打官司調解地方糾紛,一般來說會獲得相當豐厚的酬謝。張仲禮先生說,做調解工作,是許多鄉紳的主要收入來源。我們大致估計,曾國藩調解這類案子,每次可獲得幾十兩銀子。

所以透過這三個管道,曾國藩從家裡帶來了一筆鉅款,讓他能在北京站穩腳步。

▍拒絕灰色收入,就等著欠債

除了從家裡帶錢,京官彌補赤字的第二個經濟來源,是「冰敬」和「炭敬」,就是地方官到北京辦事的時候,都要給他自己認識的這些京官每個人送上10兩、8兩的銀子,數目不多,冬天就讓你拿這點兒錢買點兒炭,夏天就買點兒冰,消消暑。這嚴格來講也是一筆灰色收入,但是在清代幾乎是一個公開的規則。道光21年,曾國藩剛剛到北京當官,收了9次這方面的饋贈,加在一起是97兩白銀。

京官彌補赤字的第三個管道就是借錢,北京的商人比較願意借錢給京官,因為大家知道京官一旦發達了,還錢很容易。所以曾國藩在道光21年年底,家裡帶來的銀子就花光了,借了50兩勉強過了這個年,在以後我們看曾國藩的日記、帳本上借銀的數量逐年增長,最後達到了1,000多兩。

除了前述三種途徑,還有一些京官有一個比較大的來源管道,就是為地方官在北京辦事,謀取一些灰色收入。因為京官雖然收入不多,但很多部門手裡有權,可以影響國家政策的制定。所以很多地方官願意結交京官,讓他們在北京為地方官探路。很多京官透過這種方式獲得巨額的灰色收入。但在曾國藩的資料中,我們找不到任何一筆這樣的記載。

那麼,為什麼別人很多收灰色收入,曾國藩卻不這樣做呢?

因為曾國藩已經發誓要「學做聖人」。道光29年,曾國藩在寫給弟弟們的家信中說:「予自三十歲以來,即以做官發財為可恥,以宦囊積金遺子孫為可羞可恨,故私心立誓,總不靠做官發財,以遺後人。神明鑑臨,予不食言。」

在京官時期,曾國藩立下了「不靠做官發財」的錚錚誓言。但是,做一個清官,其實是很痛苦的。曾國藩進京為官前,他那富有遠見的老祖父就對家裡人說:「寬一(曾國藩乳名)雖點翰林,我家仍靠作田為業,不可靠他吃飯。」這句話一方面說明老人深明大義,不願以家累拖累曾國藩仕途上的發展;另一方面也說明翰林之窮是普及到了窮鄉僻壤的常識。

▍回不起家的大官

曾國藩在京官時期,升遷非常迅速。曾國藩自己在家書中有一句話,說自己是「十年七遷,連躍十級」。在當時,這個升官速度也是創了紀錄的。

做初級、低級京官時曾國藩很窮,做了高官之後,他的經濟狀況如何呢?仍然非常窘迫。清代侍郎級高官,年俸155兩。加以恩俸和祿米等補貼,年收入一共可達620兩,此外還有一些公開的灰色收入。咸豐初年,曾國藩兼屬禮、吏、兵、刑、工五部侍郎,在好幾個部領津貼,收入應該更高。

但是隨著交往等級的提高,開支也隨之增加。比如交通費一年就要400兩,所以清代的侍郎仍是一介窮京官。在升任侍郎後的道光29年,他在家書中提到:「今年我在京用度較大,借帳不少。」咸豐元年他更是說:「但京寓近極艱窘」。

曾國藩任職京官後,從未回過家鄉。道光28年,曾國藩在家書中說:「餘自去歲以來,日日想歸省親。所以不能者,一則京帳將近一千,歸家途費又須數百,甚難措辦。」做了堂堂副部長,居然掏不起回一趟老家的路費,不知今日讀者讀了這段資料,會有何感想?

     

好書推薦:

書名:低薪的盛世──從俸祿窺看中國二千年官場經濟與腐敗人性

作者:張宏杰

出版:麥田出版

出版時間:2017/09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