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大象、獅子與水牛重生──荒蕪的國家公園,需要什麼才能復活?

2017/10/08

很早之前,就有人從世界各地搭飛機前來哥隆戈薩國家公園(Gorongosa National Park),讚賞園內成群的獅子、大象和水牛。1970年代的報紙宣稱:莫三比克的目標是把這個「鮮為人知的珍地」,變成非洲最大的野生動物保護區。

1972年,南非的生態學家提里(Ken Tinley)對這個面積約4,000平方公里的國家公園進行了首次的空中調查,他估計其中有14,000頭水牛、5,500頭牛羚、3,500頭水羚、3,000頭斑馬、3,000頭河馬,以及2,200頭大象。哥隆戈薩地區大約有500頭獅子。這些數字足以說明報紙為何有信心說:「遠見加上計畫,將使得莫三比克有一個非洲其他地區都比不上的自然保留區。」

然而,17年後,提里和一群科學家前往哥隆戈薩國家公園,進行另一項調查工作。在40天的調查行程中,他們沒見到水牛、牛羚或是河馬,水羚則估計不會超過129頭,斑馬不超過65頭,大象不超過103頭。國家公園的標誌是獅子,但園內現在已經沒有獅子了。調查團中某位科學家的報告名稱是〈夢想變成夢魘〉。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1960年代的哥隆戈薩國家公園。Photo courtesy of Jorge Ribeiro Lume.

▍被戰爭破壞的失樂園

原因是莫三比克的內戰。在15年(1977~1995年)之間,有100萬人死於戰事,數千人慘遭折磨,500萬人流離失所。反抗馬克斯主義統治者的雷納摩黨(RENAMO)總部設在哥隆戈薩國家公園附近,因為這地區位於國家的地理中心,並且能提供反抗軍藏身之處與食物。在1983到1992年之間,這座公園成為砲火激烈的戰場。敵對的雙方都射殺野生動物為食。就算在1992年簽訂了和平協議,園中的盜獵行為依然猖獗,因為園中沒有任何巡守員。

1995年,歐盟出資重建公園內的一些建築。一個小型團隊進入公園,受到強大的震撼。他們走進反抗軍之前的總部,發現裡面一片荒蕪,毀壞的建築和廢棄的車輛上滿是彈痕和塗鴉。公園內充滿危機,並非因為有大型猛獸,牠們幾乎絕跡了,而是因為園中埋著地雷。

沒有動物,也沒有基礎設施,觀光客就不會來,哥隆戈薩國家公園的未來一片黯淡。這種狀況持續著,直到萬里之外的美國麻州劍橋有位商人知道了公園的狀況。他大膽推想:有可能扭轉哥隆戈薩國家公園的命運,重現昔日光彩嗎?


哥隆戈薩國家公園主要營區一景,攝於1995年。Photo courtesy of Ian Convery.

▍尋找新計畫

2002年,43歲的美國企業家卡爾(Greg Carr)正在思考自己未來要做的事情。他是土生土長的愛達荷州人,畢業於哈佛大學,從事通訊事業而大獲成功。卡爾熱心於慈善事業,致力於人權、藝術與環境工作。不過,他正在尋找一個能投入得更深入的計畫,讓他能夠發揮管理技術,讓自己的精力與財富有用武之地,從而幫助人群。

在一連串的因緣際會下,卡爾被引薦給莫三比克聯合國大使山度士(Carlos dos Santos)與總統希薩諾(Joaquim Chissano),並首次前往莫三比克旅行。親眼見到非洲自然環境之美以及當地人的赤貧,他返國後想法整個轉變了。他之前認為他的錢可以用在興建亟需的學校、診所或是飲用水井,但是他後來發現,就算非洲年輕人能夠完成學業,也沒有工作可做。他想到如果要讓莫三比克改頭換面,在興建基礎建設之外,也得創造工作機會。

很明顯地,莫三比克應該發展觀光產業,在非洲南部與東部的每個國家都有莽原觀光產業,就只有莫三比克沒有。那就來發展觀光產業吧。卡爾知道內戰之事,以及沒有觀光客的原因。他也知道在1960年代,觀光是當地主要的經濟活動,特別是在哥隆戈薩地區。

卡爾決定了,重建觀光產業會是最佳策略。他也知道要達成這個目標,需要有完善的國家公園。

2004年,卡爾許諾捐贈50萬美元給莫三比克觀光局,用以重建公園。2005年11月,他又同意在接下來30年,一共捐贈4,000萬美元用於公園的重建。然而,他不只是把支票從美國寄過去而已,他還和基金會與莫三比克人一起實地共同努力。

當卡爾和一群由工程師、觀光開發者、經濟學顧問和科學家組成的團隊回到哥隆戈薩國家公園,準備開始工作時,主要營區依然荒蕪,幾乎沒有自來水可飲用,只有一小台發電機。卡爾晚上睡在卡車的折疊床上,哥隆戈薩的光榮只是失落的記憶。莫三比克人甚至對他說:「別去,老兄,那裡什麼都沒有了。」

為了找尋是否還有什麼留下來,卡爾委任的一項空中調查任務在2004年10月底展開,結果有好有壞。空中觀察員計算出有許多水羚、葦羚(reedbuck)和馬羚(sable antelope),數量比10年前多了,但在他們調查的範圍內,沒看到斑馬、牛羚、大象和水牛,只看到計算數量的網格外有一隻落單的水牛,旁邊還有一頭獅子。

問題是:要從哪裡開始,以何種方式重建公園?這不是搬動一、兩種掠食動物就可以解決的事。全世界很少有像哥隆戈薩這樣嚴重受損的地方,整個食物網中的所有食物鏈幾乎都受到重創。


哥隆戈薩國家公園首批野放的水牛,2006年8月。Photo by Domingos Muala. Courtesy of the Gorongosa Restoration Project.

▍從基礎開始建設

哥隆戈薩以往以獅群聞名,遊客來到這裡就是想看獅子,但是重建工作顯然不是從獅子開始,因為獅子的獵物已經消失殆盡,所以首要之務應該是重建大型草食動物。這些動物的消失,使得公園中的植被產生了很大的變化。沒有大象來嚼食,林地增加了。沒有大型草食動物,草原的草長得很高,乾季時發生的野火特別猛烈。

哥隆戈薩需要動物。最早的動物是克魯格國家公園提供的200頭健康水牛。只是,盜獵的威脅持續存在,要把這些水牛放在哪兒,才能安全地繁衍下去?他們在哥隆戈薩設立禁獵區:一片用圍籬封起來的15,000英畝土地,並且搭配嚴密的巡邏,才能保護新來的動物不受獅子和盜獵者的獵捕。

接著,卡爾很快發現到,取得其他動物,尤其是適當的動物,要比取得第一批水牛困難得多。哥隆戈薩原生的斑馬是特殊的亞種,稱為克氏斑馬(Crawshay’s zebra)。這種斑馬曾遍布非洲東南部,但目前只在少數保留區存活著。卡爾的團隊耐心等待了數年,最終從莫三比克其他省份取得14頭克氏斑馬,也放入禁獵區中。2007年,180頭牛羚放入了禁獵區。2008年,從其他國家公園取得的6頭大象和5頭河馬也被直接放到公園中。2013年,則放養了35頭伊蘭羊羚。


卡爾(Greg Carr):慈善家兼酒保。卡爾在哥隆戈薩公園的「河馬之屋」的臨時吧檯上提供晚餐飲料。「河馬之屋」是一座水泥屋殘骸,面對著一個有河馬的池塘。Photo by author.

▍更重要的是人類發展

卡爾很清楚在哥隆戈薩所有的哺乳動物中,有一種對於重建公園與此處生態系最為重要:智人(Homo sapiens)。公園周邊的人口約有25萬,大部分的人每天收入低於1美元。哥隆戈薩公園如果想要成功重建,就必須證明保留完整的公園要比把它當成農地、林地或是獵場更有價值。

為了提供工作給周圍社區,並為他們提供服務,「哥隆戈薩重建計畫」(Gorongosa Restoration Project, GRP)花在社區的錢和花在園內一樣多。重建計畫直接雇用了數百位當地區民。

讓野生動物數量恢復最重要的工作之一,就是在公園中巡邏,以抑制盜獵、過漁、伐木、耕作,以及違法施放野火。120位武裝巡邏人員幾乎都是從當地召募而來的,他們會同時花上數天,橫越廣大的野地,把細鐵線製成的捕獸陷阱找出來摧毀──這種最常見的陷阱會讓許多種動物殘廢或是死亡。他們也要找出並逮捕設置這些陷阱的盜獵者,這項工作艱難又危險。巡邏人員同時還要排解動物與人類之間的衝突,有的時候工作內容是在晚間保護村民作物,以免大象突然來偷吃。

2005年的觀光客還不到1,000人,到了2008年便成長到8,000名了。觀光也提供這些社區工作與收入。他們雇用了60位當地嚮導,帶觀光客攀登哥隆戈薩山。2009年,他們制定政策,觀光收入的2成要回饋給周圍社區,社區居民則把這些錢分派到各個計畫中,例如學校、醫療站與消防設備上。

莫三比克是個貧窮的國家,哥隆戈薩位在該國最貧窮的地區,大部分居民沒有錢接受基礎教育,也無法取得基本的醫療照護。2006年,GRP蓋了一座診所。2009年,一輛巡迴醫療診所開始出發,巡迴周圍社區,提供注射疫苗、產前與家庭計畫服務,以及預防疾病的用具。為了遏止瘧疾,他們提供了25萬頂蚊帳給公園周邊地區的居民。

▍維持完整的生態系

GRP也蓋了當地的第一所小學。2010年,社區教育中心(Community Education Center)成立於哥隆戈薩村(Vila Gorongosa)附近,讓周圍地區數千位兒童學習瞭解當地的植物相、動物相,以及基本的環保原理,同時也讓這裡的農民學習永續農業的方法。GRP提供專業的農業知識,幫助村民採用能提高產量的農耕方式,以及栽種新作物。這個做法的前提很簡單:如果公園外土地利用的效能提高,便能確保食物不虞匱乏,那麼園區所受到的壓力也會減輕。而這項工作其實保護了公園最重要的資源──來自哥隆戈薩山的水。

哥隆戈薩山區的闊葉樹森林縮減得很快,因為村民把林地砍伐殆盡,栽種玉米之類的作物。沒有了這些樹,山區保存的水分減少,土壤也流失了,更會影響公園中的河流與整個哥隆戈薩生態系。為了鼓勵農民改種其他作物,GRP得找出另一種比玉米更有價值的作物,同時也能配合森林的再生。

解決方式就是「蔭下栽種咖啡」(shade-grown coffee)。GRP在哥隆戈薩山坡上設立了一大片苗圃,其中有4萬盆咖啡苗,旁邊還栽種了樹豆(pigeon pea)這種能為咖啡苗遮蔭、同時能讓農民得到收入的主要作物。GRP的目標是希望讓大片山坡地上的森林重新長回來,並且建立繁榮的咖啡產業:讓環境保護的迫切之事,符合經濟與人類發展的迫切之事。

▍讓獸群重生

史塔曼斯(Marc Stalmans)是非洲野生動物專家,也是哥隆戈薩科學部門的主任。在上個乾季結束時,他帶領了最近一次的空中調查。在12天的調查期間,他和一個5人團隊搭乘了直升機,在大裂谷上空來回飛行了29個架次,點數那些體積大到能在空中看到的所有哺乳動物,其中共有19種草食動物。

他們看到的動物全部加起來,總共有71,086頭。

這個數字著實驚人。想想在2000年時,大象、河馬、牛羚、水羚、斑馬、伊蘭羊羚、水牛、彎角羚(sable)和狷羚通通加起來,還不到1,000頭。現在這些動物數量總加起來將近有40,000頭,其中包括了535頭大象以及436頭河馬。史塔曼斯報告說,他們最近調查的每種動物,數量都持續增加,如果與重建計畫開始時調查的數量相比,可說是大幅增加了。在7年之中,水羚的數量增加了4倍,高角羚的數量增加了2倍。彎角羚和水羚的數量都超過1960年代與1970年代的歷史紀錄,其中還沒有算入因盜獵而失去的數量。

對卡爾來說,這個改變非常驚人。10年前,遊客開一整天的車,只能偶爾看到一頭動物,現在到處動物成群。他對於不再需要用卡車載來7萬頭動物,特別感到興奮與寬心。絕大多數的工作由大自然完成。

他說:「你給大自然一點機會,她就會復原。」這個機會是哥隆戈薩公園的巡守員所給予的,他們保護了復甦中的動物族群。

     

好書推薦:

書名:生命的法則──在賽倫蓋蒂草原,看見大自然如何運作

作者:西恩.卡羅爾著,鄧子衿譯

出版:八旗文化

出版時間:2017/10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