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讓台灣集體貶值!你的cost down,可能害慘孩子的未來

2017/09/14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那天去到台中的咖啡館,是間很精采的陶鍋手捻咖啡。老闆準備了十幾種咖啡豆,用虹吸式的煮法,讓人感受到單純手感的咖啡溫度,和機械是截然不同的感受。而且不需點餐,是由老闆為客人們準備,看當天的咖啡豆種和奇妙的機緣。費用十分合理,對愛咖啡的人而言,是絕無僅有的划算,品質更是高得出奇,幾乎可以說是我心中的咖啡聖地。

那天,我喝了一杯新幾內亞還有一杯肯亞,把午餐時過度地脹膩,一下子咻咻地挪去了,高興得要命,深深為自己感到幸運。

就在我們自在安靜地享有咖啡時光時,突然3、4個家庭湧進來,開心歡樂的聲音占滿整個空間。只是,客人可能有些誤會,以為這裡是那種有各色甜點,也有孩子可以吃的點心,菜單豐富選擇多樣的咖啡館,於是,客人和咖啡館主人間彼此有點落差。

咖啡館主人好禮地請問要幾杯咖啡,結果,將近10位的客人,總共只要3杯咖啡。我在旁一聽,心想,這樣好嗎?因為占了位置、享受了空間,卻不願意付費?

且對於專業的主人,好像也不太禮貌噢?

我正在想著這可該怎麼處理才好時,主人說話了,直接地婉拒客人,語氣和緩但堅定,提醒客人這間咖啡館無法提供服務。客人起身離去時,現場氣氛雖然有些尷尬,但我在一旁,倒是覺得也好,總比勉強了自己硬是要提供服務,卻反而被嫌棄好。

台灣當代認為服務業就是得低聲下氣,就是得滿足各種需求。不過,有時,專業的意思,就是專注於單一領域呀,當你很專業時,當然會有無法服務的時候呀,總是會有太過勉強的時候啊。

我也想起,每次去國外,許多餐廳會掛的一個牌子"We reserve the right to refuse service to anyone."翻譯過來,應該是「我們保留拒絕服務的權利」

當然,在商言商,沒有人會想要隨意地拒絕客人,更沒有人會想要拒絕上門的生意,只是,當這生意已經有點冒犯了,那,到底還要不要做呢?

我也想起,前一天和客戶開的廣告製作會議。

▍你可不可以順便?

會議上,客戶對我們提出的故事構想十分滿意,覺得有創意,解決了他們影像表現上的難題。只是窗口在當面肯定完之後,突然問:「導演,你可不可以『順便』幫我們拍另外兩支片?」

我一聽,嚇了一跳。

之前就聽說,客戶想在不增加預算的前提下,另外把兩個時間點要用的片子一起拍掉。但是,問題是,原本的預算已經不多,加上代言人可以拍攝的時間也有限,製片十分煩惱,也反映給代理商。雙方一起煩惱好一段時間,曾經提醒客戶,卻不敢直接拒絕。沒想到,這問題來到了會議桌,而且,來到我面前。

我很驚訝,因為客戶應該不是第一次拍片,很清楚預算規模和實際可執行的範圍,卻還是故意這樣問,就是想要占便宜。

我先半開玩笑地拒絕,說明實在無法辦到,無法另起爐灶在時間內另外拍兩支劇情、場景不同的片,只有用本片重新剪輯加上訊息的可能。沒想到,對方仍不死心,依舊想要我們「順便」拍。我婉拒後,客戶竟出言說要「殺死」代理商,因為無法如他的意。當然,說殺死是開玩笑的,但,這讓我覺得很不對勁。

我想,代理商當下一定很忐忑,擔心這筆生意要沒了,更擔心之後無法做到這客戶的生意。猶豫了好久,我實在覺得不行,只好更加直接地說明。

我告訴客戶,我們今天雙方可以坐在這個會議上,比起許多人而言,都是相對有選擇的人,而有選擇的人,應該盡量選擇好一點的選擇。

因為,我們的選擇,會成為選擇較少的人的天花板。因為其他人會想,盧建彰都可以用那麼少的預算拍三支片了,那我們一定也可以。那就意味著,會有更多從業人員被剝削,更多工時不被以價值看待,更多人被拗。因為其他人會想,那個大品牌都這樣做了,我們這種小品牌更只能往下修,用更少預算要求協力廠商。

台灣不缺虛應故事,但缺認真故事,更缺勇敢拒絕的故事。

▍別讓台灣集體貶值

這樣說好了,你不會去巴黎的三星級米其林餐廳吃完飯後,當面謝謝主廚肯定他的作品後問他,可不可以「順便」招待另外兩道菜。那,你怎麼會在肯定我的創意後,問我可不可以「順便」免費招待另兩支片呢?只因為,我說的是國語,不是法語嗎?

不是只有在買菜時,人們才會要求買蔥送蔥嗎(很多時候也要不到呢?)會不會,輕易答應了的我們,才是讓我們變廉價的原因呢?

當然,任何人都可以要求我們,有時,對方甚至只是下意識地想說殺個價,說說而已。因此,拒絕的責任便落到我們身上。

或許,其他父母會說,這跟我們的孩子有什麼關係呢?因為,當我們集體這樣做時,我們的晚輩會更慘,他們的工資會更被壓抑,他們的未來會更沒有盼望,而我的孩子,只會是現在這群年輕人的更晚輩,你會更慘。

這樣說好了,當我們很努力地工作,我們真的有資格心平氣和地拒絕不合理的需求,否則,我們會害到別人,而那別人極有可能就是我們努力想保護的下一代。

我待的行業是一個很辛苦的行業,很多時候都是不合理的,為了在窘迫的資源下工作,我常常很無奈,我常常意識到自己的工作成果,某種程度也是在傾軋他人的工作成果、侵占他們的休息時間、奪取他們和家人相處的時間,因此我時常感到自卑。

當我們不斷地Cost down,結果,不會帶來永遠的利潤增加,因為買家不是笨蛋,當你成本降低,對他而言,只表示你的價值降低。當我們不斷地對周遭夥伴Cost down,結果只是讓台灣的每個人集體貶值。

許多時候,我也是這個共犯結構中的一環,我對自己不能良善地對待、保護其他夥伴感到抱歉。只能偶一為之的,假裝我可以對抗。

所以,我想告訴其他的爸媽,請你們幫我,幫我保護我的孩子,還有你們的孩子。當我們一起這樣做,我們才有機會在以後稍稍保護我們的孩子。

你需要在每個時刻,好好地選擇,投票給你自己。你自己覺得對的那邊。

否則,對不起,你說你愛你的孩子,聽起來滿虛的。

     

好書推薦:

書名:世界不會變好,但你可以

作者:盧建彰

出版:三采文化

出版時間:2017/08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