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話可以這樣說:別管攻擊性語言了,先想想背後的訊息吧!

2017/06/18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我們如何「聽話」,不僅決定我們聽到什麼、會有什麼感受,還會決定當下情況的發展。

攻擊、防衛、反擊,這樣的惡性循環時常支配我們在衝突中的行為。「不聽攻擊性語言」讓我們跳脫這樣的循環,改變我們聽話的方式,在接收帶有攻擊性的話語時,練習不要聽進去。

這不是天真地叫你忽視真正的威脅,而是改變你面對衝突對象的心態,聽見事情的本質,聽見對方真正想講的事,即使他們表達的方式非常惡劣。這項原則談的是你如何接收及解讀對話中的訊息:我們在衝突中選擇聽到什麼?如何聽別人說的話?如果改用不帶攻擊性的語言表達同一件事,聽起來會怎樣?

這樣的用意無關道德,不是要你當濫好人、忽視自己的需求,或讓自己陷入危險的處境。相反地,它很實際。你來我往的攻擊毫無建設性,「不聽攻擊性語言」讓我們能從事情的本質切入,處理真正的問題。

別人說話帶刺,我們一定會有感覺,但如果把注意力集中在那些帶有攻擊性的話,就等於把時間浪費在次要的問題上。有意識地練習採取不一樣的理解與回應模式,就能不受那些攻擊性語言影響。

▋仔細聽見背後的「原因」

不聽攻擊性語言並不容易,因為那時常違反我們的直覺。不過,如果你想要減少衝突造成的破壞、找到解決的方法,這招非常有效。

擴大你的注意力範圍暫時忽略對方「說什麼」和「怎麼說」,專注在理解對方「為什麼說那些話」。這樣對溝通雙方都有幫助,即使是在你覺得很受傷或憤怒時。

帶有攻擊性的說話方式例如:「說了也沒用!反正你從來不聽我的。」「移民搶了所有的工作和資源。」「如果你真的關心這所學校的孩子,你就不會罷工了。」「媽,我討厭你!你什麼都不讓我做。」

而不帶攻擊性的說話內容則像是:「我有很重要的事想告訴你,希望你能聽我說。」「我很擔心目前的移民政策會讓我更難找到工作。」「我非常擔心這次學校和老師之間的衝突會影響到孩子。」「媽,我需要更多自主權。」

回想過去碰到帶有攻擊性語言的溝通經驗,問自己:「如果我沒有聽到話裡那些攻擊,我會聽到什麼?」

提升這種「轉換」的能力,可以使衝突當下變得不那麼嚇人,讓我們在困難的情境裡更能發揮聽的能力,認知到關鍵問題,而不只是表面上的語句。

▋在忍不住攻擊對方之前,先自我克制一下

即使對方繼續在溝通中攻擊、反擊,只要我們克制反擊的衝動,還是能改變對話的模式。

破壞性模式會讓溝通無效。衝突發生時,各方都急著表達對自己來說重要的事情,而經常使用沒效率、不明確和傷人的方式,導致大家漸漸偏離衝突的核心,沒注意到真正的問題。

發生衝突時,不攻擊也不反擊,聽起來似乎很沒道理,也許還會讓自己陷入窘境或劣勢,甚至根本不可能做得到。但「克制反擊的衝動」不是叫我們不用保護自己或向對方示弱,而是讓我們擺脫互相攻擊的干擾,將對話重點拉回更深層和最重要的事情。

▋不帶攻擊地好好說話

當你發現自己正在生氣或感到害怕,想用言語攻擊對方時,趕快試著轉換。不必攻擊,也不必低聲下氣,只要當機立斷,轉用其他方式。即使身陷衝突的混亂中,也要保持智慧與靈活的心和頭腦,把對你來說重要的事說清楚,而不是用言語攻擊對方。與其維護自身立場,不如試著了解是什麼因素造成大家堅持己見。

言語攻擊的話像是:「你到底有什麼毛病?跟你講了多少次,用完廚房要清理乾淨。我真受不了你,這麼懶惰,完全不尊重其他人!」「你都一直在找跟你一樣的人!你難道不知道公司需要成長嗎?你完全不懂怎麼建立有效率的團隊。你不是在選下一個酒友耶!」「我不懂你怎麼會想把房子賣掉。也許這棟房子對你毫無意義,但我還沒有準備把老爸多年的心血就這樣丟掉。顯然你不懂家人比錢還重要。」

而不用言語攻擊的話可能是:「你用完廚房沒有清理,讓我很生氣和失望,我希望大家都能遵守約定。如果對約定有問題,希望你跟我說。」「我們來談談目前雇用新人的選擇標準,好嗎?我發現新人的技能和觀點跟公司現有的成員非常相像,我希望公司能夠成長,因此需要不同的人才和更多元的想法才能達到目標。」「我非常想念爸爸。一想到連房子也會不見就很難過。我知道不賣房子可能會有困難,但我們先坐下來談,看能不能找到大家都接受的辦法?」

當你發現自己進入攻擊模式時,試著利用這個句型把言語中的攻擊抽掉,再用你覺得自然的方式表達:「當(導火事件)發生,我覺得(我的感覺),因為(我的需求/利益)對我真的很重要。你願不願意(對方做得到的行為)?」

如果言語攻擊還是悄悄溜進你說的話裡,想辦法換句話再說一次。

衝突要能變成機會,你必須願意清楚明確地說出最困難的事情。破壞性的溝通顯然無法經常避免,因為我們反應的習慣很根深柢固。然而,習慣是可以改變的。

▋努力跟對方最好的一面對話

比起挑釁、讓對方露出最壞的一面,不如跟能夠好好傾聽和表達重點的那個對方交談。即使你懷疑對方沒有這部分,也沒準備好或沒能力以有效的方式聽話和說話,還是要嘗試。願意相信人有善意,就有機會扭轉局面。

攻擊對方和自我防衛會造成更多的攻擊和防衛。溝通的另一方往往會以我們應對的方式跟我們溝通,所以我們要跟對方最好的一面對話。

跟對方最壞的一面對話時,你可能說:「我不想談這件事,因為你又會過度反應。」「好吧,反正你不會遵守協定,我看不出還有協商的必要。」「你簡直是控制狂,跟你合作根本不可能。」

而跟對方最好的一面對話時,你則可能會說:「讓我們一起想怎麼討論,這件事對我真的很重要。」「不管最後達成什麼,我想確保結果對我們都是有意義的,這樣協議才能長久。」「讓我們來討論怎麼合作完成這個計畫,我覺得目前好像有點分工不均。」

衝突通常無法從外部解決。有時候,來自外部的幫助也許有用,但衝突最終的結果全看涉入的各方。只有「你」和「對方」有能力讓衝突轉變成長久、有益的結果。假設對方有一部分的自我,可以和你一起尋求正向的解決方法,對話時就要相信對方的這個部分,跟對方最好的一面對話。

不論你喜歡與否,我們需要對方,才能化解衝突。找出對方身上你能交談的部分,就算一時找不到,還是要努力跟對方最好的自我說話。當你這樣做時,那個可以溝通的自我就很有可能出現。

     

好書推薦:

書名:有些話,這樣聽那樣說,更好!

作者:丹娜.卡斯佩森著,蘇采禾譯

出版:天下雜誌

出版時間:2017/05

關鍵字: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