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評讀好書

「我們把他們像雞一樣殺死」──那些赤柬秘密監獄的故事
金邊的嘟嘟車招攬外國人有一招:車上一塊圖文並茂的招牌,王宮、寺廟、博物館是例行「景點」。長年累月下來,他們知道外國人想看什麼。這個國家聞名於世的,不只是壯麗的高棉石雕與神殿。招牌通常還有兩個「景點」,一張照片滿是成列頭骨,另一張照片,則是一幢呆板的三層舊樓。「Killing Fields?」「Tuol Sleng?」司機的問候,依然歡快而期盼。Killing Fields,是赤柬政權處決「叛徒、內... 閱讀更多
有些話可以這樣說:別管攻擊性語言了,先想想背後的訊息吧!
我們如何「聽話」,不僅決定我們聽到什麼、會有什麼感受,還會決定當下情況的發展。攻擊、防衛、反擊,這樣的惡性循環時常支配我們在衝突中的行為。「不聽攻擊性語言」讓我們跳脫這樣的循環,改變我們聽話的方式,在接收帶有攻擊性的話語時,練習不要聽進去。這不是天真地叫你忽視真正的威脅,而是改變你面對衝突對象的心態,聽見事情的本質,聽見對方真正想講的事,即使他們表達的方式非常惡劣。這項原則談的是你如何接收及解讀對... 閱讀更多
憂鬱的邊界:成為香港人
[編按]作為中國的「南方大門」,在英國統治下長達150年的香港,有著獨特的「邊界」地位。流動在這塊土地上的人群,也編織出一代代對自我認同的追尋。本文節選自記者/人類學家阿潑由八旗文化出版的《憂鬱的邊界》。作者以親身跨界旅行與觀察,帶讀者看見不同身分、國族之下的曖昧糾結,也從中反思台灣與這些地域的關係。香港和深圳之間,只以寬不過30公尺的深圳河為界。這條河在1980年代前,曾浮過許多屍體,見證許多逃... 閱讀更多
香港1996:一個英國記者眼中的香港印象
[編按]1996年的香港是什麼樣子?那時還沒有赤鱲角機場、還沒有中國觀光客、還有女王、還使用著英國護照......那時的香港已經繁忙、嘈雜、充滿97回歸前的不安,卻顯然是大英帝國疆域中,一個最具吸引力卻又最令人難以理解的地方。本文節選自英國記者珍.莫里斯於1996年寫作的《香港:大英帝國的終章》,作者以細膩的觀察,留下1990年代這座華洋雜處城市的種種形象:儘管經過150年的殖民背景,這個大英帝國... 閱讀更多
伊斯蘭化的歐洲:為什麼這些年輕人志願加入極端組織?
[編按]二次大戰之後,歐洲接納了大量的伊斯蘭移民。他們一方面成為當地的基礎勞動力,另一方面卻始終受到隱微的歧視與文化隔閡影響。在伊斯蘭極端主義開始騷動的當代,形成一股不能不面對的壓力。日本記者三井美奈曾任職《讀賣新聞》,長期在歐洲、中東各地採訪,特別關注所謂的「聖戰士」家庭,並思考這些年輕人之所以脫離原生環境、選擇進入激進組織的背景原因。本文節選自她由光現文化翻譯出版的《伊斯蘭化的歐洲》一書。20... 閱讀更多
母親的重擔 Mutterkreuz:德意志文化中的母親形象
早在德國納粹頒發生育勳章(Gebär-Orden)給德國母親的數百年前,宗教改革家馬丁.路德便已呼籲當時的日耳曼婦女,要勇於承擔生兒育女的辛勞,因為:「真正的女人並不是為上帝守貞的處女(如天主教的修女),而是生養孩童的女性。」這位孜孜不倦從事著作與傳道的新教神學家深信,基督徒並無法透過個人作為而獲得上帝的恩典。然而,在基督徒的許多行為領域中,他卻特別強調至少有一個領域可能讓男女教徒蒙受神的恩寵,即... 閱讀更多
劉定綱:《唯妖論》與台灣的「妖怪熱」
[編按]這兩年,台灣出版市場上,開始出現不少以妖怪為主題的書籍,2015 年行人出版社率先出版《臺灣妖怪研究室報告》、2016 年奇異果文創則出版《唯妖論:臺灣神怪本事》,今年一月,聯經出版更接力出了《妖怪台灣:三百年島嶼奇幻志.妖鬼神遊卷》。一時之間,妖怪文學開始在市場上嶄露頭角。為何妖怪話題會開始在台灣社會中繚繞呢?「獨立評論@天下」邀請到奇異果文創總監劉定綱,為讀者介紹《唯妖論:臺灣神怪本事... 閱讀更多
「爸爸,我不想跟你玩……」孩子有異狀,需要大人更謹慎的關心
[編按]如何正確的為孩子進行性教育、讓他們理解自己與他人身體的界線,是今日父母的一大課題。而對學校老師而言,如何敏銳意識到孩子的狀況,從而阻止悲劇進一步發生,更是令人戰戰兢兢的任務。本文節選自寫樂文化出版《一個都不能少》,作者「神老師」沈雅琪以多年教育工作者與特殊兒家長的身分,親身實踐「愛的零拒絕教育」,透過真實的案例,看見身邊孩子各式各樣的狀況;也提供面對類似情境的家長、老師與照顧者可能採取的行... 閱讀更多
人生本來就是塗塗改改:爛工作或許能磨練,但別待太久!
小說家雪倫.波莫蘭茲(Sharon Pomerantz)說,「我爸媽曾說:『只要能養活自己,想做什麼都行』。」畢業後,波莫蘭茲想當作家,她選擇在生活昂貴的城市落腳,嘗試實現自己的夢想。剛踏出校門、生活拮据的波莫蘭茲所兼的工作──也是她後來最有收穫的工作──就是在華爾街幫人擦鞋,這個經驗成了她的靈感來源,寫出第一本小說《富家男孩》(Rich Boy,暫譯)。《富家男孩》獲得猶太文化基金會「高柏傑出小... 閱讀更多
自由主義之都:宅男林布蘭與17世紀荷蘭人的家
林布蘭雖然野心勃勃,但他也是個宅男。據知,他從萊登搬到阿姆斯特丹後,餘生幾乎不曾離開過。不僅如此,他的許多畫作交易都侷限在市中心一個非常小的區域,實際上不過幾個街區。他最初住在布里街上的范尤倫堡學院(Academy of Van Uylenburgh),第一個大型委託案是在幾分鐘路程外的解剖教室進行。與他家大門只有幾步之遙的是阿姆斯特丹一支公民守衛隊的集會廳(Kloveniersdoelen)。這... 閱讀更多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