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評讀好書

伊斯蘭化的歐洲:為什麼這些年輕人志願加入極端組織?
[編按]二次大戰之後,歐洲接納了大量的伊斯蘭移民。他們一方面成為當地的基礎勞動力,另一方面卻始終受到隱微的歧視與文化隔閡影響。在伊斯蘭極端主義開始騷動的當代,形成一股不能不面對的壓力。日本記者三井美奈曾任職《讀賣新聞》,長期在歐洲、中東各地採訪,特別關注所謂的「聖戰士」家庭,並思考這些年輕人之所以脫離原生環境、選擇進入激進組織的背景原因。本文節選自她由光現文化翻譯出版的《伊斯蘭化的歐洲》一書。20... 閱讀更多
母親的重擔 Mutterkreuz:德意志文化中的母親形象
早在德國納粹頒發生育勳章(Gebär-Orden)給德國母親的數百年前,宗教改革家馬丁.路德便已呼籲當時的日耳曼婦女,要勇於承擔生兒育女的辛勞,因為:「真正的女人並不是為上帝守貞的處女(如天主教的修女),而是生養孩童的女性。」這位孜孜不倦從事著作與傳道的新教神學家深信,基督徒並無法透過個人作為而獲得上帝的恩典。然而,在基督徒的許多行為領域中,他卻特別強調至少有一個領域可能讓男女教徒蒙受神的恩寵,即... 閱讀更多
劉定綱:《唯妖論》與台灣的「妖怪熱」
[編按]這兩年,台灣出版市場上,開始出現不少以妖怪為主題的書籍,2015 年行人出版社率先出版《臺灣妖怪研究室報告》、2016 年奇異果文創則出版《唯妖論:臺灣神怪本事》,今年一月,聯經出版更接力出了《妖怪台灣:三百年島嶼奇幻志.妖鬼神遊卷》。一時之間,妖怪文學開始在市場上嶄露頭角。為何妖怪話題會開始在台灣社會中繚繞呢?「獨立評論@天下」邀請到奇異果文創總監劉定綱,為讀者介紹《唯妖論:臺灣神怪本事... 閱讀更多
「爸爸,我不想跟你玩……」孩子有異狀,需要大人更謹慎的關心
[編按]如何正確的為孩子進行性教育、讓他們理解自己與他人身體的界線,是今日父母的一大課題。而對學校老師而言,如何敏銳意識到孩子的狀況,從而阻止悲劇進一步發生,更是令人戰戰兢兢的任務。本文節選自寫樂文化出版《一個都不能少》,作者「神老師」沈雅琪以多年教育工作者與特殊兒家長的身分,親身實踐「愛的零拒絕教育」,透過真實的案例,看見身邊孩子各式各樣的狀況;也提供面對類似情境的家長、老師與照顧者可能採取的行... 閱讀更多
人生本來就是塗塗改改:爛工作或許能磨練,但別待太久!
小說家雪倫.波莫蘭茲(Sharon Pomerantz)說,「我爸媽曾說:『只要能養活自己,想做什麼都行』。」畢業後,波莫蘭茲想當作家,她選擇在生活昂貴的城市落腳,嘗試實現自己的夢想。剛踏出校門、生活拮据的波莫蘭茲所兼的工作──也是她後來最有收穫的工作──就是在華爾街幫人擦鞋,這個經驗成了她的靈感來源,寫出第一本小說《富家男孩》(Rich Boy,暫譯)。《富家男孩》獲得猶太文化基金會「高柏傑出小... 閱讀更多
自由主義之都:宅男林布蘭與17世紀荷蘭人的家
林布蘭雖然野心勃勃,但他也是個宅男。據知,他從萊登搬到阿姆斯特丹後,餘生幾乎不曾離開過。不僅如此,他的許多畫作交易都侷限在市中心一個非常小的區域,實際上不過幾個街區。他最初住在布里街上的范尤倫堡學院(Academy of Van Uylenburgh),第一個大型委託案是在幾分鐘路程外的解剖教室進行。與他家大門只有幾步之遙的是阿姆斯特丹一支公民守衛隊的集會廳(Kloveniersdoelen)。這... 閱讀更多
B級文化:柳橙族、江南Style、庸俗風是怎麼來的?
我是神經病。我是三流。包含我在內,韓國人都是三流。人類的外在與內在沒有差別。不因學歷或地緣關係受到排擠。也沒有偽善與矯飾,神經病是對這種世界的精神性「失常」。得用神經病的視線,才能看清這個世界。──PSY,《東亞日報》,2001年4月1日採訪2001年1月PSY推出第一張專輯《PSY from psycho world》後,韓國歌壇瞬間引起轟動,在這之前不僅沒有新人歌手自稱「小混混、路人甲、B級」... 閱讀更多
二二八的那些冤魂:那天,父親還請來抓他的人吃了早餐
苗栗縣通霄鎮首屆民選鎮長邱乾耀(1910~1953),1950至1952年間被查獲多次在家藏匿叛徒曾永賢(1924~)、林元枝(1910~1982)、陳福星,提供食宿,卻知情不報,並辯稱「不知是匪黨」,「曾永賢是親戚不好拒絕」。後來,邱乾耀被判處死刑,於1953年遭槍決,得年43歲,成為地方自治史上第一位遭槍決的鎮長。▋那天,父親還請來抓他的人吃了早餐1953年1月14日凌晨,邱乾耀在鎮長宿舍突被... 閱讀更多
美好生活的自由:從小圈圈走向大圈圈的社區合作社
如果要為每種類型的合作社挑主題曲,〈快樂天堂〉一定是屬於勞動合作社……如同歌詞裡的「有哭有笑當然也會有悲傷,我們擁有同樣的陽光」。但是,這個神祕的地方,真的有願意舉起希望的大象,如逗貓棒開屏的孔雀撐起絢爛不應該永遠沮喪的時光,願意吃掉煩惱的河馬,一起飛得更高更遠的老鷹。分工合作、互助扶持,一切都是存在的!合作社不是另闢一個烏托邦,而是嘗試用更平等、與每個人更靠近的方式面對且解決組織運作時最惱人的人... 閱讀更多
宋美齡的禮物政治學:第一夫人送給張學良什麼?
宋美齡贈禮最多、持續時間最長、跨越地域最廣的人,便是張學良,這期間長達76年,縱橫跨越萬里之遙。張學良與宋美齡初識於1925年6月,那時,張學良出席美國駐上海領事館舉行的雞尾酒會,第一次見到宋美齡,並應宋美齡的邀請,參觀她所供職的上海兒童勞工委員會。據坊間私傳,兩人曾有幾次約會,事後張曾對人說:「若不是當時已有太太,我會猛追宋美齡。」1930年11月12日,張學良赴南京列席國民黨三屆中央執委會四中... 閱讀更多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