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俊偉:如果川普對中國出手,對台灣出口影響很大嗎?

2017/04/11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川普就任美國總統之後,外界紛紛關注川普政府會否進一步落實大選時所提出的貿易保護主義競選主張,包括對中國進口商品課徵最高45%的懲罰性關稅?國內也高度關注美中之間可能到來的貿易保護大戰,到底會對台灣出口帶來多大影響?此次川習會後,雖然中國提出了一個百日計畫,未來要促進中國自美國進口金額的擴大,以平衡目前美中貿易失衡的問題,但未來如果中國單方的縮減美中貿易逆差作為無法有所成效,那麼也不能排除川普將兌現其競選承諾的可能,亦即真的對中國進口商品課徵高額關稅!那麼如果屆時情況真的發生,在台、美、中的三角貿易結構下,會否對台灣出口掀起巨大海嘯?

▋川普「創造就業」政見要能達成,製造業振興是關鍵

之前筆者曾在〈川普經濟學,能成嗎?〉一文中指出,川普的重要經濟政見之一,是要在未來10年為美國創造出2,500萬個就業機會,如果扣除川普提出的供給面及需求面政策主張的總就業創造效果(可因此增加1,284萬個就業機會)之後,剩下要再創造出的237萬個就業機會,就必須透過貿易政策調整來承擔。

貿易雖然包含商品貿易及服務貿易項目,但誠如前述,美國目前就業問題的核心面向之一,即如何扭轉製造業部門相對成長緩慢的就業情況,因此貿易政策的調整重點,預估將以商品貿易政策為主。川普若要透過貿易政策調整,為未來10年新增創造237萬個就業機會,則首先必須先扭轉製造部門2024年將較2014年減少81.41萬個就業機會的趨勢。

川普的經濟智囊之一David H. Autor曾於2013年《American Economic Review》發表一篇論文,指陳來自中國進口的大量成長已對美國製造部門就業產生負面影響;川普在競選中也大力抨擊中國與墨西哥對美國的不公平貿易關係,並表示當選之後將對中國和墨西哥進口商品分別課徵最高45%和35%的懲罰性關稅。

如今川普當選美國新任總統,雖然目前上任初期,尚未對中國立即採取嚴厲的貿易保護措施,也並未升高對中國操縱匯率的指控,主要用意之一即是先行觀察中國會否在美國壓力下,採取自我節制措施,例如自動出口設限(Voluntary Export Restraints,VER),或採取其他有效改善美中貿易不公的政策做法。如若中國政策做法不如預期,則預期川普政府將進一步採取較嚴格的貿易保護主義措施,包括在大選期間提出的大幅調高中國產品進口關稅。

▋台、美、中之間的跨國產業分工貿易結構

過去在海外投資帶動我國出口貿易的趨勢下,台、美、中之間已形成跨國的產業分工貿易關係。同樣以美國為最終出口市場,隨著台商生產基地的全球佈局,台、美、中之間的產業鏈分工貿易關係可以拆解成兩大部份,一是「台灣出口→中國出口→美國市場」,另一則是「台灣出口→第四國出口→中國出口→美國市場」,而台、美、中之間的跨國產業分工貿易結構,又以前者為最主要。也就是「台灣出口中間財(半成品及零組件)至中國完成最終財或成品的加工工序後,直接出口至美國等最終消費市場」的模式。

在此模式之下,我國出口結構已是以中間財為主力,該類產品占出口比重逐年攀升,2015年出口占比已達74.6%。主要出口國也從過去1990年代的美國,在2000年後逐漸轉變為中國,所佔比重自2001年的4.0%躍升至2016年的26.4%。

不過,近幾年來台、美、中之間的跨國三角貿易關係有所質變。Cristina Constantinescu等人(2015)的一項研究指出,近十幾年來中國出口產品中使用國外進口中間財的比例已連年降低,近年已降至3成左右,其餘6成多的中間財則是由中國境內的內外資企業所供給(如下圖)。目前中國出口至美國市場的產品中,已多數採用中國本地紅色供應鏈所製造的半成品及零組件。


中國出口產品中使用進口中間財的比重。資料來源:Cristina Constantinescu, Aaditya Mattoo, and Michele Ruta (2015). "The Global Trade Slowdown: Cyclical or Structural?" IMF working paper.

從OECD和WTO共同開發的全球貿易附加價值資料庫(TiVA)也可以看出,在中國出口附加價值中使用各國進口中間財的成份中,台灣占比(不論是全產業或製造業產業內貿易)自1990年代以來呈現下滑趨勢(如下圖),顯示台灣中間財在中國出口產品中的附加價值比例已有所降低。


中國出口附加價值之來源國中,台灣和中國所占比重。資料來源:OECD-WTO TiVA

▋美國若對中國下重手,台灣出口有多傷?

在這個台、美、中跨國三角貿易的結構下,如果川普出手對中國進口課徵高額關稅,勢必將會對台灣出口帶來間接衝擊。那麼,這個間接衝擊有多大呢?

川普對中國出手後,當然會對全球貿易帶來一連串的漣漪影響效應,例如如果美國單獨對中國提高進口關稅,而不對其他國家下手,那麼短期之內在美國總進口需求不變的情況下,將會產生一種翹翹板情況,也就是美國原本從中國進口的量將會改由其他國家(包含由美國自己生產)取代,這些後續效應都將波及影響台灣。本文暫時先不談這些複雜動態效應對台灣的衝擊影響,只針對美國若對中國提高進口關稅,會直接立即對台灣出口帶來多大影響進行分析。

去年Morgan Stanley所做的一份研究曾指出,中國出口商因本身利潤不高(5%),所以吸收美國關稅提高衝擊的能力有限,關稅的提高將完全傳到至中國出口商品的價格。假設美國對中國的關稅由當前的2.8%提升至15%、30%、45%,則中國對美國的出口將受到較大打擊,會分別下降21%,46%,72%。以2016年美國自中國進口總金額4,628.13億美元計算,大約分別會減少971.9億美元、2,128.9億美元、3,332.3億美元。

我們以這個估計結果為基礎,進一步來估算對台灣出口的間接影響效果。依全球貿易附加價值資料庫(TiVA)最新資料,2011年在中國出口附加價值中,僅約1.92%來自台灣出口的貢獻,依此可推估上述美國提高中國產品進口關稅對台灣出口的連動影響。

如前文所述,以美國為最終出口市場,台、美、中之間的產業鏈分工貿易關係可以拆解成兩大部份,一是「台灣出口→中國出口→美國市場」(模式A),另一則是「台灣出口→第四國出口→中國出口→美國市場」(模式B)。

上述模式A和B的影響程度相加,以前述美國提高中國進口關稅至15%、30%、45%等三種情況,台灣出口大約分別會減少18.6億美元、40.8億美元、63.9億美元。如果與整體相比,依TiVA 統計,台灣出口附價值中大概只有56.5%是由台灣本地生產活動所創造,以此換算2016年台灣總出口金額2,804億美元中,大約有1,584.3億美元是由台灣本地生產活動創造。上述三個出口減損的金額,分別占1,584.3億美元約1.2%、2.6%、4.0%。

從以上初步概估的結果可以發現,在台、美、中之間的跨國三角貿易關係已出現質變的情勢之下,若川普政府對中國採取貿易保護政策,限制中國產品進口美國市場,則預料短期之內對我國出口中的本地附加價值的立即影響幅度應不至於太大。當然,依目前川普上任後對中國貿易政策的批判已有所放緩來看,川普對中國產品進口最終可能只會採取局部性、針對性的保護措施,例如基於經濟和政治因素判斷,最可能列入貿易保護的產業對象包括:電腦及電子產品製造業、運輸工具製造業、家具及其製品製造業、紡織及其製品製造業、「皮革、毛皮及其製品製造業」、塑膠及橡膠製品製造業等六大產業,如果美國最後是採取這種局部性的貿易保護措施,那對台灣的短期影響就又更小一些了。

不過,我們還是得密切留意,如果美中貿易戰開打,其後續可能引發對於全球貿易活動影響的連鎖效應,這才是對台灣出口的真正殺傷力所在。同時,面對未來可能到來的美中貿易摩擦,積極做好產業技術能力提升和產業創新,還是維持國際競爭力的不二法門!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