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深靖:蔡英文就職週年回顧──轉型正義或精緻的利己主義?

2017/05/20

天下資料,劉國泰攝。

蔡英文就任一週年,要說有什麼政績,唯一具體的大概就是「轉型正義」。2016年6月22日,蔡英文上台才一個月,民進黨就挾其席位優勢,在立法院初審通過「促進轉型正義草案」。草案規定,將在行政院以任務型獨立機關的名義,設置「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全面調查威權統治時期的不義事端,予以司法平復。草案第一條規定:「為促進轉型正義,落實自由民主憲政,特制定本條例。威權統治時期違反自由民主憲政秩序之不法行為與結果,其轉型正義相關處理事宜,依本條例規劃之。本條例未規定者,適用其他相關法律之規定。」

條例中「威權統治時期」設定為1945年8月15日到1991年4月30日止,也就是從日本投降,國民黨接管台灣到「動員戡亂時期」正式宣告終止之日。由於「促進轉型正義草案」未列入原住民受害受損之特殊狀況,蔡英文又於當年8月1日親自「代表政府向原住民道歉」,並宣布將在最高層級的總統府設置「原住民族歷史正義與轉型正義委員會」。

▋銅像所在之處菜刀電鋸橫行

由於促轉條例內容爭議甚大,迄今尚未三讀定案。即使如此,原來羅列在促轉條例中要處理的「不當黨產」部分,民進黨卻已急急將其抽出,於2016年7月25日強行以「特別法」形式,三讀通過「政黨及其附隨組織不當取得財產處理條例」,規定條例適用對象是「1987年7月15日前成立,並依《動員戡亂時期人民團體法》規定備案」之政黨。也就是說,單一鎖定國民黨。

不當黨產處理條例一通過,8月31日,「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立即在行政院掛牌成立,民進黨不分區立委顧立雄轉來擔任主任委員。

自此,追查國民黨黨產如火如荼進行,顧立雄和國民黨之間相互叫陣,官司不斷,糾紛四起,「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成為蔡英文政府中最活躍,最占媒體版面的機構。

只不過,不當黨產處理條例既已成功立法,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也火力十足,國民黨陷入抄家滅黨的危機,內鬨頻傳,士氣低落,再起之契機幾乎蕩然無存。

短短一年之間,民進黨一黨獨大之架構,大致已經完成。原先風風火火的「促進轉型正義草案」,一讀之後,自此躺在立法院中,少有聞問。

只不過,一年當中,打壓國民黨的成就即使斐然,台灣社會卻自此陷入仇怨深淵,藍綠撕裂,尋隙洩恨之事端四起,網路上惡毒叫罵廝殺,多處銅像人頭落地,台灣幾乎已成為一個另類的IS國度。即使不至於像伊斯蘭國,因信仰、族群之差異而相互屠戮,綁架殺頭之恐怖主義如病毒般擴散,蔡英文上台之後的這一年當中,公民彼此仇恨,怨毒語言網路洗版,銅像所在之處菜刀電鋸橫行,民進黨的「轉型正義」竟爾成為台灣社會騷動不安的源頭。

何以致此?我們還是要回到前面所說的,蔡英文與她所領導的民進黨那種對於真實毫不在乎的態度。

他們掌握權力之後,首先想到的是如何鞏固權力,如何讓權力永續;而最簡易最直接的方法,就是壓制異己,讓其喪失與我為敵的能力。

「轉型正義」不是民進黨所獨創,世界上許多經歷過內戰、威權統治的國家,都有推動轉型正義的政策,非洲、拉丁美洲、東歐,都有鮮明具體的經驗和案例。甚至歐盟,在其外交政策和共同安全的政策上,也積極在歐盟委員會和歐洲議會推動轉型正義概念的伸張。他們很清楚,要「預防衝突、管理危機,以及衝突之後之回復穩定」,轉型正義是必經之途徑。歐洲議會就曾經多次舉辦轉型正義的公聽會,邀請世界各地推動轉型正義的國家代表,到史特勞斯堡陳述案例,分享經驗。

譬如,2006年的一次歐洲議會公聽會上,就請到盧安達、南非、波斯尼亞、摩洛哥、巴林等國的代表,前來報告轉型正義推行的狀況。值得注意的是,盧安達和波斯尼亞的代表都提到受害者人數統計的問題,即使經歷過那麼慘烈的種族屠殺的歷史教訓,受害者數目的統計,還是會淪為個別政黨、政客的「數字遊戲」。

▋受害統計淪為數字遊戲

這不禁讓我們想起,作為台灣轉型正義關鍵起點的二二八事件,受害人數的說法,從登記有案領取《二二八事件處理及賠償條例》的死亡680人、失蹤176人,到2千、2萬,乃至10萬以上都有。由於此一事件牽涉到國民黨來台之後的功過,藍營傾向報少,綠營傾向報多,譬如藍營軍頭郝柏村堅持以領取賠償者為依據,少於千人;獨派王育德《苦悶的台灣》一書,則說是至少10萬人。

做為轉型正義之起源的二二八事件都已經如此眾說紛紜,受害者之統計淪為黨派之間的「數字遊戲」,可見事實真相之探討,何其不易!

值得關注的是,南非、秘魯等遭受過重大歷史苦難的國度,它們是以國家之力推動轉型正義的先行者。但是,這些國家推動轉型正義,都有一個關鍵的程序,那就是「真相與和解委員會」的成立。他們很清楚,轉型正義要有公信力,真相的調查探索是先決的條件;而轉型正義的目的,不是冤冤相報,而是促進社會的和解,這既符合國家發展的利益,也是人性、道德的指標。

「南非真相與和解委員會」副主席博蘭尼(Alex Boraine)在歐洲議會的轉型正義公聽會上指出,轉型正義有五個根基:1.國家必須堅定承擔責任,往法治國邁進,執行正義要有正當合法的程序;2.揭示事實,重建真相,同時也要重視受害者個人的陳述,追求正義的方法要與往昔的政治宣傳徹底決裂;3.和解不能只是消極的宣示,不能只是簡單的道歉,而是用心的介入和必要的犧牲;4.要致力於體制的改革,舊日壓制性的系統必須轉變,不能只是滿足於換了政府,換了頂頭的官員;5.對於受害者的補償必須切實到位,必須讓受害者有感。

蔡英文政府執行轉型正義,夠高調,夠急切,夠犀利,然則,就上述這五個轉型正義的基本工作而言,民進黨究竟做到了多少?

▋真實是邁向正義的的一步

「祕魯真相與和解委員會」主席雷爾奈(Salomon Lerner)是一位知名的哲學家,他說,轉型正義從真相的調查追索出發,並不只是要揭發濫權暴行,而是要更進一步去探究這些暴行的動機、決策的過程、倫理的抉擇,也就是讓我們切切實實地面對善與惡。從這個觀點來看,真相委員會的角色要追索的不僅只是科學上的真實,雖然這是基本的,而是還要更進一步探討那些惡行背後的意義,探討人性,探討那些人的道德觀是如何形成的。

也因此,委員會不能只是關注到個人的命運遭遇,而必須深入探討,一個社會的道德法則是如何被侵害,如何被背叛的;也唯其如此,才能夠完整理解一個社會的體質,對症下藥,促成一個社會往健全和諧的方向發展。

他更進一步指出,真實與正義是緊密相連的,真實是邁向正義的的一步。在真實的基礎之上,不僅是受害者有獲得補償的權利,施害者也要有獲得懲罰的權利,唯其正當的懲罰,才能夠給予他獲得救贖的機會。沒有真實,正義不可能!

換句話說,不在乎真實的正義,不是正義!

蔡英文和她所領導的民進黨,最大的問題即是:不在乎真實。也因為不在乎真實,他們高調聲張的轉型正義,善惡難辨,道德基礎薄弱。

民進黨不在乎真實,也沒有和解的想像。世界各地推行轉型正義的先行者,無不以「真相與和解委員會」起步,從真實的調查探索出發,以社會和解做為目標。民進黨的轉型正義,卻是以自利做為基礎,以擴權做為目標。台灣民間不是沒有建議當局先從設置「真相與和解委員會」做起,但是,他們聽不進去。蔡英文的轉型正義,是精算過的程序,先清算異己,而後壟斷歷史詮釋,清理雜音,去除永續執政的障礙。

中國大陸2017年火紅的連續劇「人民的名義」,以反貪反腐做為主題,其中,主角以「精緻的利己主義者」批評那些躲在貪官權力背後作威享福的家屬,貪官出事,他們卻像事不干己,避居異地,繼續享受。

蔡英文政府的轉型正義,拒絕以「真相與和解委員會」做為基礎,不在乎真實,沒有和解的想像。立法過程中,卻又充滿了各種機巧算計,擴權牟利。唉!這個政府,有太多精於算計又不願承擔後果的菁英,有太多「精緻的利己主義者」。

且以二二八事件為例。二二八事件是民進黨詮釋「台灣人悲情」的歷史源頭。當局官方版本的歷史定論:元兇蔣介石。如是詮釋二二八,一方面有利於瓦解國民黨的統治正當性,另一方面,可以召喚仇恨情緒,作為社會動員的發電機。果然,民進黨的詮釋很快在民間獲得呼應:全台各地的蔣介石塑像被潑灑紅漆、斬首、塗裝、移除。這樣的官方論述與緊隨其後的行動邏輯,為當局大力宣傳的「轉型正義」做出示範。

然則,粗暴、化約的歷史詮釋只能帶來流氓無賴般的洩憤報復,這其中,既看不到「轉型」,也沒有任何「正義」的成份。二二八事件的起因與過程何其複雜,其中牽涉到後殖民的政經問題,牽涉到台灣人日本兵的皇民意識殘餘,還有美、日代理人以及中共地下黨的組織與動員,再加上文化衝突、物資匱乏、官貪民貧等等個別的因素……捲入二二八的人士當中,有戰場失意者,有理想主義者,有趁火打劫者,有革命者,有反動者,有密告者,有挾怨報復者,有莫名其妙成為當事人者……在事件過程中,舉足輕重的人物,有帶領游擊隊伍輾轉山林的地下黨女豪傑謝雪紅,有純漢人血統的卑南族大頭目馬智禮……這樣一個大時代中的悲劇,淘洗過多少英雄豪傑,也蘊藏著多少鮮活而深刻的小人物小故事。

▋粗暴簡化歷史事件,絕對危害「正義」

若是台灣有如同南非、祕魯那樣審慎設立的「真相與和解委員會」,這麼複雜的一個事件,其真相的追索將是一種永恆的探險,正是在這種歷史探險的過程中,我們可以發現人類社會宿命與意志的辨證,深入人性的高貴與卑微,從而在歷史的教誨中獲得開展未來的智慧。

對歷史事件的粗暴簡化絕對是危害「正義」的行為。不管是在非洲或是拉丁美洲,「轉型正義」的訴求必然伴隨對真相的追尋、對受害者的補償、對個別案件事實細節的檢視,以及,最後,深化體制改革,促成被撕裂的社會真正的和解。

在這些曾經受過獨裁軍事政權、強權殖民統治或是族群集體屠戮的國家,「轉型正義」的實踐,必然伴隨著「真相與和解委員會」的設置。道理很簡單,沒有「真相」,就不會有「正義」;同時,真相的追索若不是以未來的「和解」為目標,「正義」也不會出現。在台灣,我們所看到的,當權者對於二二八的種種操作,只要求於己有利的結論,以官方的化約版本掩蓋歷史的複雜性,蔑視真相,激化對立,社會的和解更加遙遙無期。甚至,就體制改革作為轉型正義的必要工具而言,昔日的扁政府全然交了白卷,今日的蔡英文政府也看不出反思不義體制的努力。昔日做為美國附庸的反共體制,從二二八事件延續到白色恐怖時代,造成多少人含冤莫白。就政府的體制而言,從意識形態到政治信眾動員的模式,難道不是「反共體制」的延續?

魯迅有一篇小說,題名為〈藥〉。這個「藥」指的是蘸血饅頭:一個小孩患了癆病,他的父親買通劊子手,用饅頭去沾死刑犯的鮮血給孩子吃,因為,根據鄉人的說法,這種溫熱的血饅頭就是癆病的特效藥。在台灣,白色恐怖時代的刑場據說也出現這樣的場景:政治犯被處決,在屍體處理之前,常有附近的民眾一擁而上,爭相剝取死刑犯的衣服鞋襪……

這樣的故事,當然都是時代的悲劇。在魯迅小說裡,死刑犯名為夏瑜,其實就是暗指革命女俠秋瑾。在島嶼白色恐怖時期,命喪刑場的無數冤魂,多只不過是好學深思的熱血青年。革命家與思想犯身後的悽涼處境,讓我們一方面看到芸芸眾生的無情冷酷,另一方面也讓我們看到百姓的愚昧與貧困。

2008年的二二八,陳水扁執政,總統大選在即,民進黨聲望因阿扁的貪腐而黯沉,為了拉抬聲勢,民進黨策劃了系列結合「二二八」與「入聯公投」的活動,從行腳、祈福、晚會到「眾神護台灣」的百萬人造勢,既有二二八的悲情,又有公投加入聯合國的激情,一波接續一波的群眾動員,為總統大選加溫,為權力保衛戰而佈陣衝鋒。

2017年2月28日,二二八事件70週年,蔡英文政府擴大紀念的同時,台灣人的「悲情」也被放大。血饅頭、血衣的故事,正以另外一種形式在複製。

年復一年,民進黨大張旗鼓紀念二二八,彷彿他們就是二二八苦難的繼承者,是二二八冤魂的復仇者。透過二二八事件詮釋權的爭奪,他們取得運作族群政治的利器;透過煽情譁眾的選舉語言,從族群的割離與仇恨的延續中挖掘權力的寶庫。於是,我們看到了這樣的景象:有一群人,他們高居權力頂峰,一方面每天在禮券、鑽石、股市內線、浮誇生物科技、凱子軍火交易等賄賂暗盤中打滾,另一方面,他們也常要扮演悲情苦主,將二二八事件的剩餘價值發揮到淋漓盡致。

日本作家宮澤繁在《台灣終戰祕史》一書中談到台灣光復後的省籍隔閡問題,他說:「分析兩者間產生的感情分裂,日本帝國主義的侵略應當是最主要的原因。當然,日本和日本人是使兩者分裂的元兇。在台灣的日本人一想到這個問題,便羞愧得無地自容,真恨不得鑽到地下去。」宮澤繁沉痛指出的帝國殖民統治因素,民進黨人的二二八詮釋中,是完全刻意排除了。因為這樣的詮釋無益於他們選票的經營和權力的捍衛。執政後的民進黨甚至刻意改寫教科書,誇耀日本殖民者對台灣現代化的貢獻。

民進黨剝取二二八事件歷史價值的態度,讓人不能不想起那些血衣、血饅頭的故事。從不斷消費二二八到明知其虛妄空幻的入聯公投宣傳,以迄鼓譟巫法迷信的「眾神護台灣」選舉造勢……豈能不讓人感受到那從悽涼的刑場延續下來的冷血與愚昧?於今「英派」當家,「英派」核心立委陳其邁意圖提案:凡二二八詮釋不符官方版本者,可處5年以下徒刑。蔡英文本人則在2017年二二八的紀念會上,更強調要加緊追索「加害者」,如此精緻地利用二二八,不求真相,無意和解,永遠搶占「受害者」高地,務求一切物質的、心理的、選票的補償回饋,都往自身集中。精緻利己至此,哪來轉型正義的高度?

(本文節錄自作者新書《無德小英》第4章,致知學術出版社)

書名:無德小英

作者:林深靖

出版:致知學術出版社

出版時間:2017/05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