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深靖:學生扮裝納粹──傷害的是道德或是面子?

2016/12/29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新竹光復高中學生於校慶活動中扮裝納粹,黨衛軍服飾、黨之鷹旗號、納粹卍字旗、戰車、希特勒手勢,一應俱全。就cosplay的水平而言,是認真用心的角色扮演。不幸的是,學生或許認為好玩,社會卻為之震盪。

▋學生扮裝,誠實展演台灣整體精神面貌

此一事件觸及兩條界線。其一是無知的界線,其二是道德的界線。所謂界線,就是一旦越過,即是懸崖,即是無止盡的墮落或是粉身碎骨。

然則,對歷史無知,對邪惡無感,對公民道德與政治倫理輕慢無視,又豈僅是一個學校,一班學生的問題!

學生扮裝納粹新聞一出,立刻有來自德國在台協會和以色列駐台代表處的厲聲譴責,總統府當局也隨即致歉並指示教育部門嚴懲校方。這看似懸崖勒馬,不致於讓未來的台灣社會在萬丈深淵尋找歷史和道德的屍骨。然則,站在懸崖邊緣的,又豈僅是一群好玩耍酷的高中生?

光復高中校方的初始回應被斥為避重就輕,不過,細看其內容,卻是相當貼近當今台灣的現實。「社會與政治的影響太大了,孩子在不知不覺中,模仿了這個社會、這個政治下的無知,孩子們覺得好玩,只是不知道這種好玩會傷害別人……」這是校方的說法,最後,他們期許道:「希望這個社會、這個國家的大人們,也要給孩子們好的示範」。

如果學生無知,那只不過是對台灣社會、政治無知的仿效,學生的扮裝,誠實地展演了台灣整體的精神面貌。

不必說得太遠,且看執政當局高度讚許並完美收割的太陽花運動。2014年3月,挺太陽花的遊行隊伍中醒目出現「支那賤畜,外來種滾」的標語牌時,團體中沒有人阻止,背後的政治勢力或視若無睹,或似乎完全沒有覺得不舒服。閃靈樂團歌手出身的立委林昶佐,以MV搖滾高亢頌揚日本皇軍之征戰。今年11月5日,蔡英文以總統之尊到高雄悼祭台籍日本兵之「英靈」,現場不乏穿著日本軍裝的與祭者,這是成人世界的cosplay,日帝法西斯皇軍在台灣社會留下的深重傷痕,在亞洲諸多國家的掠奪殺戮,透過蔡英文「多元史觀」的倡議,完全被抹平。

▋我們所在意的「道德」,會不會只是某種小心與偽善?

種種的畫面,孩子們看在眼裡,記在心裡。於是,在某個節慶的日子,他們以嘉年華會的方式,呈現了他們活潑而「多元」的史觀。只不過,內容涉及納粹,觸痛他國歷史傷痕,於是外交掀波,傷損台灣顏面,無辜學生遭逢來自政府高層所引導的道德譴責。

關於道德,柏拉圖在《理想國》第二卷中有一則故事:牧羊人居杰斯從一個無意中發現的大地洞找到一枚指環,這其實是一個「魔戒」,只要將指環上的寶石座台轉向自己,就可以隱形,座台外轉,又可以現身。於是他藉由魔戒的隱身法力,逐步高昇,最後勾誘皇后,幹掉國王,奪取王位。

這個「居杰斯指環」(The Ring of Gyges)的故事告訴我們,道德,其實不是那麼容易的事。譬如,你走進一家電子商店,心癢癢地想要摸走一台新款炫目的手機,但是店裡有保全虎視眈眈,頭上有監視器,於是你有疑慮,怕被逮到,怕受罰,怕判刑坐牢,於是你乖乖地,沒有下手。這不是誠實,不是道德的約束,而是經過計算利害之後的畏懼。想想,如果你有隱形指環,你果你所做所為不會被發現,那麼,你會做何選擇?我們所在意的「道德」,會不會只是假象,只是某種小心與偽善,會不會是一種裝扮成道德的畏怯或謊言?

或者,換一個說法,如果不是德國和以色列的疾言厲色,如果不是外交上的壓力,台灣社會對於納粹的傷痛歷史是否真有如此高度的警醒與自覺?對於日愈瀰漫的極右法西斯,我們心中是否真有道德之量尺?這是光復高中的學生給我們留下的一個課題,一個即使是「多元史觀」或「自由記憶」的主流論述都難以答覆的課題。

     

延伸閱讀:

納粹事件的反思──無感比無知更可怕

扮演納粹,錯在哪裡?

他們學到的,是對敏感議題的退縮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