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站在東南亞,你會看到兩個華人開展的經濟圈正在競合:左邊的圈是由中國推動的「一帶一路」,運用大陸豐沛的資源外溢到左緣的海陸各國,藉著由強帶弱,驅動資源外溢,以延伸運籌綜效;另一個右邊的圈則是由台商歷經數十年所形成的「環太平洋」聚落,在北太平洋強強相連的國家態勢中,台商鏈結沿太平洋環狀經濟圈,扮演散佈各集散地的節點,也產生了借力使力的槓桿效應。

而東南亞正位處這兩圈的交界處。左右兩圈互動變化多端、分分合合,各集散地之間此消彼長,波濤效應就在此地交會、衝擊。

在東南亞,雖然有大國藉著豐沛資源提供超值商品給各地市場,帶來物超所值的享受,但這些國家在享有商品紅利的同時,仍存在著自我性、在地性、安全性的深層顧慮。加上近年來經濟保護主義日益興起,強烈衝擊以往的自由貿易主義,所以中小型國家與大國之間常存在著腳踏多條船、精明善變、欲迎還拒的矛盾心理。

東南亞已成兵家必爭之地,大國想在此形成鎖鏈,中小國想在鎖鏈中左右得利,形成利害交疊的國際關係。台灣在經濟發展及生活型態上有成功經驗,又具有善意、精實、可信賴的特質,可以成為各國不具威脅性的朋友。雖然新南向政策所面對的國家涵蓋很廣,各國風土民情及產經狀況也有所差異,但是如果就產業網絡的觀點來看新南向的推動,可採行以下的辦法:

▋特色突破,以小搏大

台商要在南向市場開拓一片天,很難和國際大廠去比規模,必須運用巧實力特色突破,將已有小而精、小而美的台灣特有能力,包裝成可在南向市場具體操作的商轉模式,尋求利基切入點。

從能源、交通、建築、工業、民生、資訊等各個面向來看,台商有很多可以運用特色突破的地方。例如東南亞的城鄉街道,甚至雅加達、吉隆坡市郊,晚上大都相當昏暗。我們能不能提供太陽能路燈,結合供應鏈及ESCO能源商轉模式,同時運用設計思考,將路燈與日常生活連結?譬如可以同時提供手機充電或休憩,甚至與社區儲能、島嶼用電結合,也能與在地營運、維修、服務等廠商合作,共同提升產業價值鏈。這就是一個可能的切入點,讓大家一看到這個路燈就想到台灣。

▋有形先行,無形加值

觀諸歷史,所有海外擴張者都是先建立灘頭堡,再集結資源逐步向內地屯墾,所以必須先建立有形據點,再運用無形資源予以加值、拓展影響力,就能產生綜效。

例如我們參訪了泰金寶、台達電、南僑等許多知名台商,發現有一些已深植當地的企業,一路披荊斬棘,在東南亞建立了許多座工廠,具有很強的建廠運作能力,擁有很豐富的在地經驗。可以透過他們,在新的地點先蓋好廠房等基礎設施,讓中小型台商可以群聚進駐,並逐步加值形成產業供應鏈。發揮產業軟硬相乘的效果,就容易在當地茁壯成長。


印尼街景,作者提供。

▋海洋戰略,跳島戰術

海洋是一大寶藏,台灣過去以海島模式發展產業的實務經驗,可以複製到東南亞的海島上,並將已經熟悉的海島經濟轉換為島鏈經濟,運用跳島戰術來鏈結海洋資源,構築出新一代的海洋資本。 

東南亞有成千上萬的島嶼,這些島嶼住民也有食、衣、住、行、育、樂、美的需求。島嶼經濟有其發散性及收斂性,經由資源流動以產生新的價值,有「人物進出」的貿易及運輸需求,也有建置「自主能源」之需要。這些需求的解決方案就是一套島嶼產業發展模式,也是台灣過去經濟發展具體而微的展現。台商可以組成一個協力合作的「國家隊」,先建立示範點,再運用跳島策略,藉由連鎖方式,形成島鏈產業,將台商縱橫運籌的能力展現於島嶼經濟之間。

▋產業分工,遠交近合

整合是最大的利潤來源,分工則是維持利潤的基礎。在東南亞各國產業競合關係中,可先釐清相關的產業地圖,再以產業發展進程來看彼此的分工。比如在供應鏈上可以採行垂直分工,在價值鏈上可以運用水平分工,關係較遠者保持交往,關係較近者實質合作,才能在產業網絡中彼此互補,也才能發揮台商在產業縱橫中的經理機能。

比如說,在供應鏈中的關鍵零組件,像是電子業的晶片、車輛業的變速器、紡織業的機能材料等仍能由台灣供應,那台灣就可以在南向供應鏈中扮演關鍵的利基角色。而在價值鏈中,台商也可能扮演產業經理人的角色,在產業經營的大環境中提供資源整合、分工互補的功能,則影響力將會與日俱增。


泰國湄南河風光。作者提供。

▋新游牧族,落地開花

現代的人才已是新游牧族,介於獵人與農夫之間,會運用新的戰略、新的工具以及新的生存模式去開疆闢土。台灣擁有豐沛的新住民加上僑生,結合了海外台商下一代或華僑新世代,可以織成綿密的人脈網絡,加上既有的台商連結,南向接軌新一代社群企業,讓新游牧族在新的領地,運用新的方式開創新的價值,進而落地開花,在大地上建立一座座盛開的花園。

以往台灣電子業的興起仰賴「環太平洋」聚落的人脈網絡,我們可以複製以往經驗,在台商、僑生、新住民等所形成的人脈網絡上找出節點所在,以創新的社群運作,集結人力、資金、知識等各項資源,鼓勵這些年輕人回東南亞創業或就業。而在台灣的大學也應該有這類特色型的科系,甚至轉型特定大學為「南向大學」,與東南亞的大學深入合作培訓,產學更緊密接軌。讓曾在台受教育者樂為台商所用,僑商下一代樂與台商合作,也讓更多新住民第二代回家鄉創業,形成新一代的台商網絡。

▋連點成線,網網相連

當我們鏈結了以上各個節點,所形成的新南向產業網絡上,已具有多元性、多層次、多向度的特性,是一個蘊藏豐富有形與無形資源的立體網絡。空間、時間、流動、節點、關係,都是網絡運轉的要素,彼此間互動演化。其中台商扮演著產業經理人的角色,也是最密切的利害關係人,未來崛起的機會也將由此而生,透過產業網絡將形成很強的競合實力。

現代的產業網絡講究虛實整合,我們應該在台商聚落節點間鏈結即時的資訊,讓流動成為可掌握、可預測的,閒置的機器設備、工廠產能、原物料、人力資源都可調配。經濟資源是能經由網實系統來加值的,所以台灣應該成為這樣的Hub,並且依產業特性的不同,形成新的產業OEM,ODM,OBM金三角。或許未來南洋風格紡織品的金三角可能是胡志明市、曼谷、台北,發揮分工互補功能來開創國際市場。

新南向政策要在「一帶一路」、「環太平洋」左右兩圈的交會處激盪出新的生機,在這充滿機會的廣大海洋島嶼上,期待能再創出一片台商產業的新天空。我們相信有志者事竟成,海角之南的豐盛環境將會滋養出嶄新契機,新一代的英雄們將由此崛起,讓我們大家拭目以待!

(作者為中衛發展中心執行副總)

瀏覽次數:99+

編輯推薦

「新南向」還缺一套經濟戰略論述

要談新南向政策,請先重塑台灣品牌!

台商海外投資的政治風險策略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