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IMF警告:「世界經濟脫軌風險」正在加劇中。2月底,國際貨幣基金(IMF)總裁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在G20財長會中,才剛警告世界經濟並不樂觀,並直言4月可能再次下修全球經濟展望;3月IMF高層又再度示警,2016年將會是艱困的一年。國際組織放出的警訊越來越急迫,IMF罕見地對經濟展望連三降,今年全球景氣還能盼來春燕嗎?

反觀今年台灣的經濟動能弱化,已陷入幾近零成長的經濟困境中,也完全反應出台灣產業結構上的問題,進而影響到台灣需求與經濟發展。台灣主計總處一直在下修GDP年增率,低經濟成長將成為未來的常態。如何走出經濟景氣寒流,解決台灣目前高失業率、低薪、產業及人才外移、政府赤字債務等問題,大家無不引頸企盼,希望新政府能為台灣尋找出新的思路與出路,發展新產業,帶領台灣走出經濟困境。

德國經濟改革與政策推動

目前台灣的經濟困境,讓人聯想到10年前走過谷底的德國。1996-2005年,德國經濟條件處於相當惡劣的困境中,也面臨高失業率、低經濟成長率、人口老化、產業外移、財政赤字居高不下的經濟病徵。但10年後,現在的德國已成為全世界僅次於中國及美國的第三大出口國,在產業發展上提出工業4.0,是引領全球產業發展的典範及方向。

領導人的毅力與執行力

德國做了什麼?在經濟政策方面,德國一向具有長遠的考量。施洛德總理在2003年提出了2010經濟改革方案(Agenda 2010方案),主要的內容,第一是降稅、第二是就業市場法規鬆綁、第三是刪減社福浮濫支出減少財政負擔。降稅的目的是為了刺激消費、帶動經濟成長;改革就業市場與法規的鬆綁則是為了創造更多的就業機會,以降低失業率。雖然當時批評的聲浪不斷,然而施洛德政府看的是10年後的德國,也就是德國未來發展的永續性。

梅克爾總理在執政內實施多項改革,例如加碼改革就業市場、整頓財政收支,此外,更推動政府重大投資。最重要的則是推動德國的高科技戰略。他們雖屬於不同的黨派,然而梅克爾總理考量經濟未來發展,而延續了施洛德經濟改革方案中的主張。借鏡台灣,新舊政府若能跨越立場相互合作,不因政黨差異而彼此批評,共同為台灣的未來考量,那將使台灣的競爭力更提升,政策施行也更能深入民生、產業需求。

德國關注創造價值、改善生活質量的產業政策

2006年梅克爾初掌政權時,德國深受經濟成長動能不足、失業率偏高及業者因成本考量紛紛外移之嚴峻挑戰。在前述背景下,提出跨部會整合的戰略性策略及工具,鼓勵企業強化投入研發與創新活動,並積極推動學研共同開發產業前瞻技術。其中挑選具市場潛力的重點技術領域,例如:健康研究與醫技、安全、植物學、能源、環保、資通訊、汽車和交通技術、航空技術、航太科技、海洋科技、邁向知識經濟道路的服務業、奈米、生技、微系統、光學、材料與生產科技17項高科技領域技術投資計畫。藉由導入高科技創新技術,讓德國高階市場的業者,提供高價值與高品質的產品及服務,強化產品在國際市場的競爭力。

同時,為確保德國創新政策的連貫性,德國又於2010年提出《德國高科技創新戰略2020》,延續之前17項高科技領域再整合聚焦,投入前瞻性解決方案的社會需求領域。重點如:關注氣候變化與能源、健康與營養、移動、安全和通信等五大需求。其中,德國且在2012年提出工業4.0未來計畫,這也是《德國高科技創新戰略2020》的一項規劃。

於2014年,德國又將前瞻性解決方案的社會需求主題再聚焦於六大優先未來需求,也就是永續經濟與能源、數位化經濟與社會、創新的工作環境、健康生活、智慧交通移動、全民安全等並以數位化與智慧化,來帶動德國創新。

以德國而言,在推動高科技戰略時會考量兩個問題,首先,未來經濟繁榮在哪裡?(經濟實力);其次,生活質量如何?(未來生活情境)。可以說,德國政府關注創造未來的價值與改善人民的生活,並不遺餘力地推動,讓德國在科技方面的實力更強勁,並在未來的國際競爭中勝出。例如,德國工業4.0的核心目標不是降低勞動力的數量,而是藉由機器幫助人更有效率的工作,使其有更多的時間陪伴孩子和家人,增加個人的工作幸福感。

德國是一個典型的創新型國家。德國政府致力於運用政策和法規來建構創新體系,建立完整和完善的法律環境,形成良好的科研運作系統,並將科研成果快速轉移為具有經濟效益的產品和服務。德國政府治理及行政管理上,的確有值得我們學習之處。

台灣產業政策省思

長期以來,一般人習於回顧過去一年,再據此展望未來。這種做法容易流於短期的視野,而忽略長期觀點的重要性。創新工場董事長李開復說:「格局即是別人只見樹,而你卻能見林;當別人著眼當前,你卻預見未來。」

回顧我國的產業發展與產業政策演進歷程,我國過去是以「出口導向」銜接「進口替代」的發展策略,引導「往供應鏈上游走」的產業升級模式,使得目前製造業國內生產和出口集中在「中間財」。之後,政府陸續推出六大新興產業、十大重點服務業和四大新興智慧型產業,目前發展的狀況有些不如預期,有些已有初步成果。當然,台灣經濟表現不佳的原因很多,包括國際景氣衰退、產業競爭力、經濟循環等,不全然是產業政策的問題。但台灣經濟的問題是轉型而非景氣,景氣問題需要的是短期因應措施,但轉型問題要的是長期的政策引導。

對新政府的期許

為健全產業發展環境,可效仿德國法規的鬆綁和完善的法律環境,修改阻礙台灣提升競爭力的法規。新政府為推動創新創業政策,規劃引進國際專業人才彌補國內專業人力缺口、導入國外新技術、促進國內產業轉型與發展,須放寬國際高階專業人才及高階技術人才簽證與移民條件等法規限制;同時為建立一個良好的創業生態;應完善創投資金及IPO的機制。

很多國外廠商想要來台灣投資或來台灣設廠,卻因台灣法治不合時宜、行政程序不夠透明、層層法規限制等,導致無疾而終。期許未來的新政府推動長照政策、食安政策、勞動政策、青年政策、財政改革、年金改革等相關行動,必須與時俱進,檢討現行法規,才能讓更多創新的營運模式有機會發生,這是現行產業環境的缺口。惟有建立完整和完善的法律環境,才能接軌全球經濟,才有機會走出台灣經濟困境。

找回台灣人民的希望,看見景氣的曙光

未來新政府將致力於五項創新研發產業聚落的打造:一是台南沙崙為中心的「綠能研發中心」;二是以台北的資安、台中的航太及高雄的船艦作為基地的「國防產業聚落」;三是以物聯網及智慧產品產業為主,座落在桃園的「亞洲矽谷計畫」;四是從中研院所在的南港園區、竹北生醫園區延伸至台南科學園區,形成線狀聚落的「生技產業聚落」;五是以精密機械產業發展最好的大台中,再加上台灣資通訊產業的能量,發展「智慧精密機械聚落」。這將讓創新的火苗,愈燒愈旺;也能讓北中南達到區域平衡,以「連結未來、連結全球、連結在地」來驅動台灣下一世代產業成長動能,台灣經濟要創新,把台灣帶到國際舞台上。

五大產業的推動,可效仿德國高科技戰略,提出跨部會整合的戰略性策略及工具,鼓勵企業強化投入研發與創新活動,有效整合與集中政府資源,聚焦優勢產業,強化中央與地方的聯繫與溝通。同時盤點政策工具,避免資源重複投入,整合為跨部會合作計畫,透過健全基礎環境、鬆綁制度法規,全力支持核心產業的發展,做出更有感的成績。

從德國推動高科技戰略來看,台灣需要有新觀點和新視野來推動創新與產業的轉型,從「生產需求」延伸到「社會需求」及「未來需求」。面對當下產業發展模式瓶頸,要脫穎而出,我國需要有創意的想像力和整合性政策結合的思考與規劃。

過去台灣致力於推動如兩兆雙星、資通訊產業,以及以六大新興產業(生物科技、綠色能源、精緻農業、觀光旅遊、醫療照護及文化創意)等,且已有初步成果。需考慮的是,有些產業政策的推動或轉型需要時間,未必能夠立竿見影。未來的政策推動,宜審慎思考政策的連貫性,在政策持續與否的過程中,更重要的是與時俱進的檢討調整。

德國梅克爾總理憑藉著毅力與執行力,按部就班的落實政策,未來新政府的產業創新政策能否實踐?就看政府的執行力了。

(作者為中衛發展中心專案經理)

瀏覽次數:9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